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2章 新生,王爷很忙

第102章 新生,王爷很忙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02章 102新生,王爷很忙

    外在的东西,在很多人眼中是可有可无的,无需介怀,但是……

    不可否认,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外在的东西很重要,它有时候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气场,提升一个人的自信。(飨)$(cun)$(小)$(说)$(網) >

    就好比一件名贵的衣服,一件奢侈的首饰,就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加的自信、从容,。

    对纪云开来说也是如此,只是让她更加自信、从容的不是华服珠宝,而是她对植物的天赋能力,虽说这能力在纪云开看来实属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是……

    因为重新找回了这个天赋,她又找到了迷失的自己。

    那个不会自哀自怜的纪云开,那个不会把自己的不幸怪到别人身上的纪云开,那个遇到挫折,不会抱怨老天不公,不会怪别人不救她的纪云开。

    萧九安是她丈夫不错,可如果萧九安出事,她会舍命去救吗?

    不会!

    所以,她凭什么要求萧九安对她好,在她遇到危险后去救她呢?

    萧九安虽是她的夫君,可对她没有一丝感情,甚至娶她并非情愿。

    纪帝师是她父亲不错,可她并没有尽到做女儿的责任,没有打从心底的尊敬纪帝师、崇拜纪帝师,她有什么资格要求纪帝师无条件宠她、爱她?

    就因为她是他的女儿吗?

    就因为原主对他孺幕至深,渴望得到纪帝师的喜爱吗?

    她是纪云开,她不是原主,她就算为原主鸣不平,也不需要代入原主的感情,像刺猬一样针对纪帝师,怨恨纪帝师。

    对皇上也是一样的,皇上掌握了天下人的生杀大权,没有直接要她的命已是幸事,她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公平?

    更何况,她确实是把皇家的凤佩弄丢了,皇上拿不到凤佩,会恼恨她再正常不过。

    现在与皇上对着干明显不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积攒力量,尽快找到凤佩,以便有朝一日能不再受人摆布,甚至可以给高高在上的帝王致命一击。

    抛下心中的枷锁,放下对萧九安、纪帝师的怨恨后,纪云开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也对生活有了期待,不再像之前那样浑浑噩噩、迷迷糊糊。

    不知是因为天赋回归,还是女孩儿的天性,纪云开本身是很喜欢花草的,她住的院子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为了改善居住环境,让自己舒心些,纪云开问过管事后,自己掏银子,托王府的人从外面买来许多花草种子,还有种花草的工具。

    没有让人帮忙,纪云开一个人挖坑、填土,把花草移植在院子里。

    纪云开很清楚,她的异常不能让人知晓,在现代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普通人尚且不能接受她的这种不同寻常的能力,更何况这个信息封闭的时代。

    纪云开没有过分的使用自己的能力,只是让移植的花草顺利成活,养得比先前更鲜活而已。

    不知情的人看到,也只当纪云开擅长养花草,会照顾。

    整天摆弄花花草草,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纪云开整个人明朗了许多,府上的下人本来对她多有排斥,可看她从不闹腾,每天只在自己的院子摆弄花草,便再也摆不出冷脸来。

    当然,也只是不摆冷脸罢了,府上的下人依旧不把纪云开当主子看,也不敢与纪云开亲近,毕竟有萧九安那句不用管纪云开死活的话在前,王府的人会尊重纪云开才有鬼。

    不过,下人不敢亲近纪云开,主子却可以。

    被凤祁诊断暂时失了心智的十庆郡主,自那天被皇上送回来后,就一直被萧九安关在屋里,不让她出来,可是……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萧九安不让十庆郡主出屋,十庆郡主就偷偷的翻墙,然后她哪里也不去,就爱来纪云开这里。

    尤其是纪云开的院子种满花草后,十庆郡主就更爱呆在这里了,即使纪云开极少与她说话,她也不在意,一个人也能窝在花草旁玩一整天。

    每天都来打扰纪云开,十庆郡主失了心智,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她身旁的侍女却感觉十分愧疚,是以每每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纪云开做一些事。

    纪云开没有想到,燕北王府率先接纳她的居然是十庆郡主和她身边的人,可就是这样,纪云开也仍旧没有与十庆郡主走近。

    直觉告诉她,十庆郡主是个危险人物,即使她此刻失了心智,也不是她能随便结交的人。

    可是,纪云开越是不理会十庆郡主,十庆郡主越是爱往她身边凑,纪云开又不便赶人,只能放之任之了。

    而这一切,萧九安都不知道。

    因为秦相派系的人弹劾一事,萧九安这几日天天上朝,在大殿上与一干文臣辩驳。

    说辩驳是给萧九安面子,事实是那群御史说一堆,萧九安就只说一句:“本王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拿出证据来!”

    拿不出证据,就一个个给本王闭嘴。

    真能拿出证据?

    好,本王一个个告诉你们,什么叫伪证。

    滥杀无辜百姓?

    本王杀的是侨装打扮的南疆探子。

    滥用私刑?公报私仇?

    本王有开国皇帝特许,可自主处理燕北的事务,不需要朝廷同意。

    欺君罔上?

    本王对皇上忠诚不二,何曾欺骗过?

    你说本王中的是南疆的毒,是自己给自己下的?

    南疆人那么恨本王,怎么可能把他们国家的至毒送给本王?南疆人不毒死本王就是好的,怎么可能会让本王拿毒害人、算计人?

    还要继续闹腾?

    你们一个个以为自己很干净吗?

    你们一个个以为自己都是圣人吗?

    你们一个个以为自己没犯过错吗?

    闻风弹劾是吗?

    本王不闻风,本王实事求是,一个个拿证据去刑部告诉你们!

    本王能告秦相家的小公子,你们这些人算什么?

    这段时间,朝堂上下乱成一锅粥,朝堂上众御史不断的弹劾萧九安,罪名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朝堂下,萧九安的人今天告这位大人家的公子,明天告那位大人的兄弟、叔父,而且个个证据确凿。

    刑部提审犯人不是,不提审也不是,一个个头大如斗,恨不得皇上立刻下旨,把萧九安赶回燕北去……

    作者有话说:新书上架,求支持,明天……应该会爆更5万字。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