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890章 890咬伤,所谓兄弟如手足

第890章 890咬伤,所谓兄弟如手足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0章90咬伤,所谓兄弟如手足

    纪云开从王爷那里知道了,这小孩子战斗力十分强,真要打起来手亲兵都不一定能奈他何。

    纪云开听到这话,有那么一刹那懵逼:“这么危险的一个孩子,你为什么还要把他带回来?还要救他?”

    纪云开可不认为,王爷因为她怀孕,就对天下所有的孩子心软,包括一个杀人如麻的孩子。

    王爷这种人,天生就不知心软为何物。

    王爷把人带回来,让她救治,必有原因。

    王爷一脸严肃,沉默片刻才道:“因为他的眼睛,这个孩子有一双我熟悉的眼睛。”

    “银眸?”纪云开大胆猜到。

    王爷半点不惊讶,纪云开要是猜不出来,他才会惊讶。

    “墨七惜的儿子?”纪云开想起墨七惜问她,银眸会不会遗传,再次猜测道。

    “本王也不能肯定。”想必墨七惜自己也无法肯定,所以才会着了这个孩子的道。

    王爷本不想说墨七惜的私事,但这个孩子的出现,打落了王爷的计划。王爷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几年前,有一个女人怀了墨七惜的孩子,当时墨七惜担心生下的孩子会是银眸,和他一样被世人唾弃,逼的那女人把孩子打了。具体发生了干什么本王不知,只知那女人……半年后突然疯似的去找墨七惜,要杀墨七惜。墨七惜心生愧疚也不敢还手,几次险象还生,后来就躲着那女人不见。”

    “你怀疑当时那个孩子没有被打下来,而是生了下来?”想来不止王爷如此怀疑,墨七惜也是这么怀疑的吧?

    “对。时间太巧了,半年后正是那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墨七惜问过那个女人,那女人却什么也不说。毕竟是墨七惜的事,本王也不好过问太多。”王爷绝不会说,他是懒得管墨七惜的事。

    他先前与墨七惜的关系并不好,就算关系好,依他的性格也不会去管墨七惜的私事。

    关他什么事?

    “知道了,王爷你放心,我会尽心照顾那个孩子的。”纪云开这人……心狠也狠,心软也软。

    对这个孩子,她先前并没有什么同情心,认为他无辜,一定要拯救他什么的……她说过,她就是一个自私的人,除了她自己和她认可的亲人好友,她不会管旁人死活,哪怕是个孩子。

    但现在,知道这孩子可能是墨七惜的儿子,纪云开就自动把他纳入到自己人的范围,既然是自己人,自然要妥善照顾。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王爷摸了摸纪云开仍旧平坦,没有凸出来的肚子,有些心虚地道。

    身为一个男人,保护不好自己怀孕的夫人不说,还要自家夫人挺着个肚子奔波,王爷真正是唾弃自己。

    这也就是纪云开不在意,要换作旁的女人,指不定已经翻天了……

    当然,要换作旁的女人,他萧九安绝对看不上。

    纪云开这几天确实很忙,好不容易把一众亲卫、暗卫需要的药草都备全了,两个不安分的病人又醒了。

    墨七惜还好,毒未解再加上是大人,就算不安份也有限度,那个小孩可就真的难缠了。

    幸亏纪云开提前做了准备,一直绑着他,不然纪云开真有可能被那小孩杀死。

    那小孩在两天后醒了,具体什么时候醒的纪云开不知,她给那小孩喂药的时候,那小孩突然睁开眼,脑袋一动,就咬在她的手上……

    也不知那小孩的牙齿是什么做的,一口咬下去,直接咬下一块肉,血糊了那孩子一脸,纪云开疼狠了,眼泪直接飙了出来。

    她许久,都没有这么惨过了。

    “你……”药碗打在床上,纪云开猛地起身退开,捂着流血不止的手,又气又疼,差点动手打人了。

    这死小孩,太讨厌了。

    王爷听到声响第一时间跑了进来,看到纪云开手上的伤,顿时杀气四溢,一手护住纪云开,一手把那小孩拎了起来:“小鬼,你找死。”

    “放开我。”小孩的声音带着奶味儿,软软的,只是那双眼睛和普通小孩不同,没有天真无伪,他的银眸带着一股狼性的凶悍,如同野兽一样。

    小孩双手双脚被绑了,只有小身板来回晃动,十分有劲,完全不受病痛影响。

    “萧九安,放开他”比小鬼的声音晚一步的是墨七惜。

    墨七惜的毒还未解,唇色发黑,双眼暗淡无关,却死死地看着萧九安,看着他手中的孩子……

    那个孩子,有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眼,有一张和她七分相似的脸。

    “你命令本王?”萧九安拎着小孩没有放手,转头看向另一张床上的墨七惜。

    “他是我的儿子。”墨七惜一直都知道,萧九安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那又如何?他伤了本王的王妃。”看到纪云开手上的血,王爷就想杀人。

    这小鬼要是一个健康的小鬼,看在墨七惜的面子上,看在只是一个小伤的份上,他也就忍了,可这小鬼是什么?

    是染了天花的病人

    敢咬他的云开,简直是找死。

    “他还是个孩子。”墨七惜看了一眼正在清理伤口的纪云开,有点心虚。

    这是一个孩子不错,但却是一个会杀人的孩子。

    “孩子怎么了?我们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杀的人少吗?”王爷真没有想到,这话会从墨七惜的嘴里说出来。

    孩子?

    他们打小见过多少杀人的孩子?

    墨七惜还能这么天真,真叫他……失望。

    墨七惜哑口无言,却又怕孩子受伤,只得放下骄傲请求:“萧九安,算我求你,看在我的份上,你饶过他一回。”

    “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你的儿子,你就护上,就不怕这是一个阴谋吗?”这个银眸的孩子明显是冲着墨七惜来的,萧九安希望他能清醒一点。

    “我……想赌一把。”当年的事,至今仍是他心中的痛。

    “本王不想赔你赌。你烂命一条,输了不可惜,本王不一样。”王爷完全不为所动,手腕一动就要将手中的孩子丢出去……

    “不要”墨七惜大喊,挣扎着要起身,却从床上翻了下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