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76章 976我去,哪来的奇葩

第976章 976我去,哪来的奇葩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76章976我去,哪来的奇葩

    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母亲,裘老夫人野蛮不讲理,裘将军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张狂样。

    裘将军赶回城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打马来别院求见纪云开。

    说是求见,但态度十分张狂,直接放话:“王妃不见我,我就不走了。”

    “他真这么说?”纪云开听到胖管家的话,差点把嘴里的燕窝给喷了出来。

    她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见过像裘家这样的人家,这样的人家到底是怎么在燕北站住脚的?

    王爷又是怎么容忍他们这么久的?

    胖管家亦是一脸无力:“回王妃的话,裘将军真是这么说的,而且语气很冲。”

    胖管家发誓,他绝对没有趁机踩裘将军,他说的都是实话,甚至为了王妃的心情着想,他还稍稍美化了一二。

    “裘将军一直如此?在王爷面前也是这样?”这样的人,居然能成为王爷信任的将军,纪云开很怀疑。

    胖管家苦笑摇头:“不是的,裘将军在王爷面前十分恭敬,言谈也十分得礼。”

    换言之,裘将军就是一个看人下碟的主,这一点和裘老夫人也像。

    “我明白了,这就是针对我,不把我放在眼里对吧?这人我要是不见,他还真当我怕了他。”纪云开本就没打算拒见裘将军。

    她和裘将军的事还得继续闹,最好让所有人包括裘家人都认为,她因为裘姑娘和裘老夫人的事,在针对裘家,故意找裘家的麻烦。

    如此一来,王爷才能在暗中慢慢查那三家的事。

    至于为何要把金老师扯出来?

    打草惊蛇罢了,那三家藏的那样严实,要是不惊了他们,怎么抓他们的把柄?

    现在,她不仅要惊了他们,还要他们三家提心吊胆,天天在想,时时担心,她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误打误撞,借金家敲打裘家。

    纪云开让胖管家把裘将军请到花厅,但并没有立刻见他,而是把裘将军在花厅晾了半个时辰。

    她发誓,她真不是故意的。

    裘将军来的太不是时候,这时候正是她午休的时间,别说小小一个裘将军,就是王爷来了,也不能打扰她陪儿子午休。

    是以,裘将军只能在花厅等了……

    半个时辰后,纪云开起来,知道裘将军还在花厅等,笑了笑,便让丫鬟扶着,去花厅见人了。

    一到花厅,一股肃杀之气就扑面而来,纪云开抬眸,看了一眼正坐在花厅,像貌英俊的裘将军,暗道一声可惜。

    裘将军能得王爷重用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一身的杀气,不是普通小兵的能有,这位裘将军确实是有本事的人。

    可惜,恃才而傲

    纪云开步入花厅,裘将军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不仅没有起身,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声。

    纪云开扫了他一眼,就不再管他,径直在主位上坐下。

    纪云开坐下没有多久,就有下人为她送来甜汤,也给裘将军送了一杯茶。

    这时纪云开才知道,裘将军在花厅枯坐半个时辰,竟是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胖管家还真是小心眼。

    不过,纪云开不会怪自己人。

    裘老夫人得罪了胖管家,还指望胖管家给裘将军好脸色?

    做梦吧

    裘将军周身煞气不减,一张脸黑沉得吓人,一双虎目死死地瞪着纪云开,好像是把纪云开当成他在战场上的敌人。

    还别说,被裘将军这么盯着,压力还真的不小,好在纪云开习惯了王爷的寒气,并没有把裘将军放在眼里,在裘将军“火辣辣”的注视下,纪云开悠闲的喝着手中的甜汤,半点不受裘将军影响。

    裘将军盯着纪云开看了半晌,不见纪云开有所动作,顿时就气了:“燕北王妃,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这样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也不知他娘在这个女人手上,受了多少委屈。

    原先,他还认为他娘夸大其辞了,现在看来他娘一点也没有说错,这个燕北王妃果然跋扈,仗着身份就不把人看在眼里。

    “客?裘将军是在说自己吗?”纪云开放下甜汤,冷笑。

    看样子,这位裘将军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

    “这里除了本将军外,还有别人吗?”裘将军不怒自威,虽年纪不大,但自有一股气势摆在那里。

    裘将军十五岁上战场,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十三年,大大小小经历不下百场占役,可以说是沙场老将,他周身的气势都是一点点磨练的,他有今天也是靠自己打拼上去的,是以……

    他看不上纪云开这样的女人

    什么本事也没有,不过是命好会投胎,嫁给了他们王爷罢了。

    要不是嫁给了他们王爷,这样的女人什么也不是……

    “燕北王府的别院,什么时候是裘将军随便来坐客的地方?”纪云开刻意咬住了“客”这个字。

    “王爷在,本将军都能来坐客。怎么,换王妃当家,本将军连门都不能登了?”裘将军没把纪云开当回事,自然不会给纪云开面子。

    裘将军心中压根就没有什么当家夫人,正妻一类的,他的正妻从来不露面,在家里就像是隐形人一样。

    常年潜移默化,裘将军也就不觉得正妻一类,需要尊重。

    “还真不能登门,裘将军要是知礼,今天就不该来。”她一个女人在家,裘将军跑上门,执意要求见,知道的人,知晓她和裘家有仇,裘将军是来找她麻烦的,不知道的……

    还以为他们有情,裘将军执意要见她一面呢。

    “你……”裘将军说不过,便直接翻脸了,一拍桌子,怒道:“王妃,你这是执意要跟我裘家过不去了?”

    “哈……”纪云开笑了一声,“裘将军是来赔礼的?”

    “仗势欺人的是王妃你,本将军需要赔什么礼?”这女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堂堂大将军,会跟一个女人赔礼,简直是笑话。

    “不是赔礼,你有什么立场说,本王妃执意与你过意不去?”纪云开觉得有点累了。

    对手太蠢,智商不在一条线上,说的话对方听不懂,真心窝火。

    “本将军是来给你机会,像本将军赔礼。你把我裘家的人放了,给我母亲、妹妹和姨娘道歉,这事就算了了。”裘将军见纪云开揉头,以为她怕了,理直气壮的道。

    纪云开手上的动作一顿,目瞪口呆的看着裘将军……

    我去,哪来的奇葩?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