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73章 973大案,涉及通敌卖国

第973章 973大案,涉及通敌卖国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73章973大案,涉及通敌卖国

    燕北那些被裘家压制的二、三流世家反应极快,在确定纪云开对裘家不喜后,很快就对裘家发起了全面的狙击……

    首先,与裘家谈好的生意纷纷悔约,且因裘家人行事向来大大咧咧,自认在燕北天老大,他们老二,没有人敢算计他们,也不存在什么契约书一类的,旁人就是毁约,裘家也没有办法去官府告。

    其次,裘家铺子的生意纷纷出现问题,不是货源供给不上,就是供给方要涨价,不涨价就不给供货。

    而后,有关裘家外嫁女与旁枝的丑闻不断暴出来。虽说这些事动不了裘家本家的根基,但连接暴出裘家的丑闻,会大大毁掉裘家在燕北的名声。

    虽然,这几年裘家在燕北也没有什么好名声,但这些事只有上流权贵们知晓,底层姓却是半点不知,在他们眼中裘家还是那个位立于燕北百年不倒的一流家族。

    裘家频频出问题,底下的官员和商人见状,纷纷断了给裘家的孝敬。

    虽说他们的消息不灵通,但他们又不是傻子,只看裘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就知裘家这是犯了众怒,被人联手打压。

    这种情况下,就算裘家命大,有本事逃过此劫,短时间内也难以恢复元气,他们与裘家本就是互惠互利,他们给裘家好处,裘家为他们提供便利,现在裘家出事了,给不了他们便利,他们还要死抱着裘家这棵树,那就是蠢了。

    底下的官员与商人纷纷停止孝敬,商铺又没了收益,裘家当月收益就少了三分之二。

    当裘姨娘拿着账本去向裘老夫人汇报此事时,裘老夫人当场震怒,拍桌子怒吼:“底下的人这是要造反了吗?一个怎么办事的?足足少了几万两的收益,都不想干了是吧?”

    “母亲,这事说起来,跟底下的人办事一点关系也没有。”裘老夫人就是一个只会哭闹的泼妇,并不懂得管家,但是她懂一个道理,那就是……赚银子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你只要能挣到银子,我就用你。反之,你要是赚不到银子,你就是说自己再能干、再忠心也无用。

    在裘老夫人这种不过问细节,只重用“能人”的情况下,裘家近十来年的收益都十分可观,但同样的……

    底下人犯的错也越来越多,犯的错误也越来越大。

    这世间,规规矩矩的赚钱,总没有剑走偏锋,剥削苛扣来得快。

    裘老夫人唯银子论人才,裘家的掌柜、管事,为了保住自己手上的活,为了得到主人的青眼,为了能得到更大的权利,为了赚更多的银子,违法犯罪是必然的……

    最初,也许这些人犯的错不大,也不敢动人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府上和当地的官府都不管,见一报上裘家的名号,什么事都能解决,底下的人胆子自然是越来越大了。

    裘家管事手上没有沾人命,还能留下来的几乎没有。裘家这些管事,霸占田产,逼死佃户,买卖人口,开赌坊、妓楼,放高利贷,与南疆、北辰私下交易……凡是能赚钱的生意,他们都做。

    但裘家人又很聪明,或者说裘老夫人蠢,不懂得官场上的事,他们从来做买官卖官的事,根本参和旁人的官私,顶多就是让官府,给他们裘家行个方便。

    如此一来,他们在底下折腾的那些事,因碍不着各方利益,也就无人去管,王爷更不会去管这种琐碎的事情。

    燕北是燕北王的封地不错,但朝廷对此也不是完全没有管辖权。燕北有朝廷派来的府台,他负责处理燕北的政务。

    只是这府台手上无实权,又是京城来的,在本地毫无根基,平时能管的事实在不多,至少他就不敢与燕北这些兵将出身的人家斗。

    像裘家这种从来不犯明面上大事的人家,府台就是有心管也无力,而且裘老夫人虽然抠门,但底下的人还算聪明,为让府台为他们遮掩一二,每年裘家都会给府台一些好处费。

    拿人手短。府台拿了好处,自然对裘家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纵的裘家越发的张狂了。

    裘家犯的事一抓一大把,只是先前大家碍于裘家高门,王爷重用,无人敢动罢了,现在王妃摆明要动付裘家,他们不趁此时出手,瓜分裘家的产业,更待何时?

    燕北这些人家下手又快又狠,不过短短几日,就将裘家的生意逼的做不下去,然后又煽动一批苦主去官府告状。

    至于府台不接状纸?

    不怕,自有仗义的人管这事,将证据一一摆出来,府台就算私下能偏帮,现在证据确凿,他还能偏帮裘家吗?

    裘家犯事的大多是管事,或者是旁枝的人……想来也是,大户人家,手下多的是办事的奴才,怎么也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

    一天的时间,裘家就有三个管事被官差拿走了,这些都是有证据的,在收罗证据的还有十几个,如果裘家不发力的话,那些人怕是也保不住了。

    裘姨娘刚拿账本跟裘老夫人汇报本月的收益,裘家的管家就连滚带爬的跑了起来:“老夫人,老夫人,不好了……金老爷被带走了。”

    金老爷是老夫人的哥哥,一个地痞流氓,但有裘老夫人这个嫁入高门的妹妹,也一跃成了富贵人家。

    家里良田千倾,宅院无数,算是燕北叫得上名号的富商,可见这么短短十来年的时间,这位金老爷“赚”了多少银子。

    “哥哥,又是怎么了?”裘老夫人脸一沉,看得出来很不高兴。

    “官府的人说……说金老爷通敌卖国,就把人带走了,奴才去官府打听了一番,官府的人守口如瓶,一句也不肯定说。”

    能做到裘家管家自然是有本事的,当然手上沾的脏事也不会少,这会看到裘家的人一个个出事,现在裘老夫人的哥哥都出事了,裘家的管家都要疯了……

    这明显就是有人针对他们裘家,涉及到通敌卖国的事,就绝对不是处置一个金家就够的,他们裘家要是过不了此劫,就完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