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69章 969寻死,一哭二闹三上吊

第969章 969寻死,一哭二闹三上吊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69章969寻死,一哭二闹三上吊

    “嘭!”

    纪云开走上前,抬脚一踢,直接把人踹下了台阶。

    “啊……”裘老夫人惨叫一声,直接从台阶上摔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了。

    不仅仅是裘老夫人,就是看到这一幕的众位夫人们,也是惊呆了,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完全不敢相信,纪云开做出当众踢人这种事。

    “王,王妃……”就是徐夫人也傻眼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纪云开彪悍到这个地步了。

    “把嘴巴合拢,不就是踹个人吗?至于大惊小怪吗?”纪云开瞥了徐夫人一眼,神色淡漠,没有一丝打人后的愧疚。

    “王妃,裘老夫人年纪不小了。”徐夫人的声音很小,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

    王妃先前打裘姑娘,她就不觉得有什么。裘姑娘年纪小,打了就是打了,但裘老夫人不一样,咱们要敬老不是?

    “年纪大怎么样?泼妇老了只会变成老泼妇,而不会成老太君。真当旁人不跟她计较,她就把自己当燕北的太皇太后了。”纪云开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她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了。

    哪怕心中怀疑纪云开别有用心,但听到这话燕北的一众夫人还是觉得解气了,张夫人更是忍不住附和了一句:“王妃说的是,裘老夫人这些年还真没有变。”

    这些年裘老夫人撒泼撒赖,她们这些人碍于教养和面子,只能退让,但天知道她们退让的有多憋屈。

    如果可以,她们也想痛快的打过去,痛快的怼过去,偏偏她们要面子,要顾忌公婆的想法,尤其是要顾忌裘老夫人那张嘴。

    裘老夫人那张嘴贱得很,典型的说话不负责任,什么话都说的了出来,要是得罪了她,会被她骂到臭。

    前几年,就有一个大家族的姑娘,受不住裘老夫人给自家父亲送小妾,说了裘老夫人几句,便被裘老夫人天天骂破鞋,与人**一类的话,生生把那个姑娘给逼死,那个小姑娘的母亲也因此郁郁而终……

    之后,裘老夫人出来道歉了,但有什么用?

    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就没有了,而且要不是裘老夫人骂的话,害得那个家族其他姑娘不好出嫁,那家人也不会出来逼裘老夫人,那个小姑娘和她母亲死也不是白死了。

    因这事,燕北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惹裘老夫人,哪怕她管人家家里的事,一般人也只是不搭理她,免得步入那个姑娘和她母亲的后尘。

    裘老夫人身体很好,一日三餐顿顿能吃两碗饭,身体跟牛一样健康,但她毕竟是年纪大了,这一摔好半天才缓过来,等到她缓过来就嚎天嚎地哭了起来:“王爷呀,王爷呀,你可要我做主呀,我一大把年纪,却被一个小姑娘打了,这叫我怎么活呀,王爷呀,你快回来呀,你给我主持公道呀。”

    裘老夫人双手拍打地面,典型的泼妇作风。

    “娘,娘……”

    “母亲……”

    裘姑娘和裘姨娘连忙跑下台阶,围在裘老夫人身旁,悲戚的大喊,一副死了亲娘的样子。

    “王爷呀,你看看……这燕北哪里还是我们的燕北。一个外来的女人对咱们燕北人说打就打,这简直是不把王爷你看在眼里呀。”

    别说,裘老夫人还是有脑子的,说的话也极有煽动力,要是遇到夫妻感情不好,或者王爷与纪云开刚成亲那会,指不定裘老夫人就挑拨成功了。

    “娘,你别这样,王爷要知道了,一定会为你做主的。”裘姑娘说话时,恶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

    就是这个女人,行事完全没有章法可言,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人,偏偏她是燕北王妃,她们裘家人奈何不了她。

    “等到王爷回来,我都要被这个女人作贱死了。王爷呀,我的命好苦呀,这个皇上赐的女人,她这是要逼死我,逼死我裘家呀。”裘老夫人倚老卖老,连王妃都不叫了。

    可见,这就是一个天第一,老子第二,完全不知道规矩,也不知道害怕的主,对付这种人只能打到她怕。

    纪云开简单直白的下令:“把人丢出别院的范围,谁敢反抗,打断双腿丢出去。”

    “王妃,这,这不好吧?”这一次不是裘家人,而是纪云开身后的几位夫人开口了。

    “不好?有什么不好的?”纪云开扭头,看向说话的紫衣夫人,“在燕北,本王妃要做的事就没有不好的,听明白了吗?”

    别说在燕北,就是在天启,她纪云开现在还需要看谁的脸色?

    裘老夫人想撞的她流产,就该承受她的怒火。

    “对,在燕北王妃说的、做的都是好的,都是对的。”徐夫人在震惊的同时,只感觉全身血液沸腾。

    她就知道她没有看错了,燕北王妃值得她投诚,也值得她最大的赌注。

    燕北王妃不是娇弱可欺的,她强势的可怕,如同另一位王爷。

    想来,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让王爷心甘情愿把她带回燕北,并让她孕育子嗣。

    “这,这……”那位夫人一脸尴尬,涨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

    纪云开也没有再理会她,只叫护卫动手。裘老夫人见纪云开来真的,顿时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炸了,扶着裘姨娘的手,站了起来,再次指向纪云开:“你,你这是要逼死我!”

    “我就是逼你死,又如何?”一哭二闹三上吊,裘老夫人真当她是祖宗呀,谁都要让她。

    “好好好,我这就死给你看,我这就死给你看!”裘老夫人挥开裘姨娘的手,朝一旁的石蹲撞去。

    “娘,娘,不要呀……”裘姑娘连滚带爬的抱住了裘老夫人的腿。

    “母亲,母亲……”裘姨娘也死死拉住裘老夫人的手,“你不能死呀。”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敢把我丢出去,叫我去死,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裘老夫人死命的挣开裘姑娘和裘姨娘,就要往石蹲上去撞。

    护卫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去拦,不想……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