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19章 919心塞,不是兄弟会如何

第919章 919心塞,不是兄弟会如何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19章919心塞,不是兄弟会如何

    刘渊没有立刻回答王爷的话,而是思索了片刻,才开口:“十方世界每隔百年,各大家族就会派继承人前往各个小国历练。天启、天武、北辰与南疆也是十方世界中的人历练的地方,南疆不过是某个家族继承人无意中留下的血脉,并非纯种血脉,便是拥有一些微末的能力,十方世界也不会认,他们只能在这里自生自灭。你不必把南疆放在心上,想灭便灭了。”

    “你想太多了,本王对灭南疆没有兴趣。”冤有头,债有主,王爷不会对“无辜”的南疆人下手,但南瑾昭与银楼,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这两人不死,怎么对得起云开腹中的胎儿?

    “这些是你的事,我即将将兵权交出来,日后……我能做的有限。”刘渊站了起来,表明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或者说与十方世界有关的谈话,到此结束。

    他是来自十方世界不错,但他在十方世界也不过是最低等的人了,他能做的就是阻止萧九安与十方世界有关联。不然,他真保不住萧九安。

    “你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控纪馨,要娶本王的命?”王爷也站了起来,但却没有让刘渊就这么走了。

    刘渊不说话……

    王爷也没有逼问,只道:“你不想说本王便不追问,只一条:你日后别后悔”

    十方世界的人都找上了他,他逃避还有用吗?

    刘渊此举,着实是……无聊。

    “纪馨的事,我会解决,你且安心。”刘渊沉着脸,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一句:“好好照顾你的王妃,你……王妃腹中孩儿的事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这一次,换王爷不说话……

    实话,他不喜欢刘渊和墨七惜这种打着为你好,默默为你奉献、牺牲的举动。

    虽然,这两人都不求回报,只想默默地为他做点什么,但他仍旧不高兴。

    这两人在付出的时候,可有问过,他需不需要?

    刘渊看着王爷,轻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果然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王爷看着刘渊渐行渐远的身影,气呼呼地跑去找纪云开了。

    “王爷,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见了刘将军吗?怎么?谈得不愉快?”纪云开刚刚用异能,温养了腹中的胎儿一遍,脸色尚可,只是额头微微沁出汗珠,见到王爷情绪不佳的样子,也没空去擦汗,忙上前寻问。

    “本王没事。”王爷努力柔和冷硬的五观,上前抱住云开,和平日一向,弯腰将耳朵贴在纪云开的腹部:“孩子可好?”

    他原先是不在意孩子的,但这几天纪云开每天都会说,要是个女儿如何如何养,要是个儿子如何如何养,害得王爷也期待了起来。

    “很好,不用担心。”纪云开的小腹已微凸起,但并不明显,尤其是从后面看,纪云开仍旧是和没有生育前一样。

    “云开,如果……本王的身世比是北辰皇子还要复杂,你会怎么想?”从刘渊未尽的言语中,王爷也能猜个七八分。

    不得不说,北辰皇帝还真是可悲,自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自以为稳操胜券,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却不想一再被女人玩弄。

    他想,他那个单纯到无知的母亲,恐怕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知,不然她怎么会执意带他离开北辰?并且不许他认北辰皇帝为父?

    他原先以为,他母亲是恨那个男人,现在看来……是他想太多了。女人,尤其是当了母亲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强悍数百倍。

    “啊?还有比你是北辰皇子更复杂的?是什么?谁的私生子?”纪云开还真不想不到,王爷这身世已经够狗血了,怎么?还能更狗血一点?

    “差不多吧。”王爷想了想,真觉得他也就是一个私生子。

    “谁的私生子?”纪云开还真得蛮好奇的。

    “你不觉得意外吗?”王爷抬头看着纪云开,没想到纪云开这么容易就接受了。

    纪云开想了一下,才摇头:“说实话,我不仅不觉得意外,还觉得这才合理。你和墨七惜一点也不像,不仅仅是长相还有气质,行事风格与性格也完全不像。到了北辰后,见识到北辰皇帝的手段,我觉得墨七惜和他挺像的,他们两人……都挺自负,自以为是的,但你完全没有继承到这一点。”

    不仅仅是墨七惜,就是北辰天阙也很自负,自以为是……在这方面,不得不说北辰皇帝的基因还是十分强大的。

    “你这么说,好像挺对的。”王爷心中的郁结,顿时消散了。

    他突然发现,他这是在庸人自扰,纪云开看得都比他明白。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的私生子吗?”纪云开忍不住,再次追问了起来。

    她还蛮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能生出王爷这样的男人。

    她可以肯定,王爷的性子与他母亲一点也不像,就算王爷的性子有后天养成的原因,也必然继承了一点父亲的性格。

    “不知道……本王从刘渊的话中推断,本王可能与十方世界有关。”为了让纪云开更直观的了解十方世界,王爷没有隐瞒她,将刘渊所说的十方世界一一告诉了她。

    “这么说,我也有十方世界的血脉?”不过比较惨,不被人认可。

    “算是吧。”王爷一时也回答不出来。

    纪云开这都第几代了?

    “纪馨呢?她也与十方世界有关?纪夫人那个奸夫,到底是什么人?莫不是也十方世界的人?”十方世界的人是不是闲得慌,没事就往天启四国跑?

    不是说百年才会出来历练一次吗?

    “不知道,忘了问了。”无关紧要的人,王爷总是记不太住。

    “不管她啦,刘将军既然说了,他会处理纪馨,咱们且看着就是。”纪云开目前最上紧的人是银楼,哪怕是让她倍感麻烦的纪馨,现在也要排在银楼之后。

    王爷点点头,没有说话。

    纪云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提了一句:“这事……要告诉墨七惜吗?”

    纪云开问这话的时候,声音不由自主的放低了两个调。

    墨七惜与王爷之间的感情,她是看在眼里了的,这两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墨七惜虽然嘴上刻薄,但却一直护着王爷,要让墨七惜知道,王爷不是他兄弟会如何?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