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86章 张扬,旁人不能欺

第86章 张扬,旁人不能欺

承九 直达底部
    第86章 086张扬,旁人不能欺

    萧九安嘴上刻薄,一脸嫌弃,可动作却很轻柔,至少没让纪云开感觉到一点痛。(飨)$(cun)$(小)$(说)$(網) >

    稳稳的落入萧九安的怀抱,依在冰凉却坚硬的铠甲上,纪云开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委屈,眼泪一颗一颗的落下来。

    这个男人怎么才来?

    又为什么要来?

    明明是他把她害得这么惨,现在又一副救世祖的模样出现,别以为她会感激他,她不会,永远不会!

    “啪……”泪珠落在坚硬的铠甲上,碎成无数片,飞溅在铠甲上,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萧九安莫名觉得烦躁,低声训了一句:“哭什么哭,被人欺负了只会哭吗?”

    “疼,很疼。”哪怕意识不清,纪云开也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她能撒娇的对象。

    她疼,身上疼,骨头疼,心疼,无一处不疼。

    当她想被人欺负吗?

    可她有什么办法?

    她在燕北王府被萧九安欺负的连床都下不了,她有什么力气去反抗?

    “给本王忍着,回去再说。”萧九安不是大夫,可常年在战场上打滚的人,只一碰就知道纪云开伤了哪里。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嗯。”纪云开咬着唇,努力将眼中的泪逼回去,不断的告诉自己,萧九安是罪魁祸首,她不能在他面前示弱,可是……

    当萧九安抱起她的刹那,她却再也撑不住了,眼中的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萧九安抱着纪云开大步往外走,可没走几步就被禁军包围了,一大波的禁军手持长枪,对准萧九安,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燕北王,站住!”

    萧九安是直接杀进宫的,他并没有见皇上,直接提剑杀到了康安殿,一路上佛挡杀佛,神挡杀神,可以说是把皇上的面子踩到脚底。

    一路上侍卫吓得见到萧九安就避,直到宫里的禁军全部汇集在一起了,才有胆量上前围住萧九安。

    “想拦本王?就凭你们几个?”面对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军,萧九安半点不惧。

    纪云开窝在他怀里,冰冷的铠甲让她清醒了几分,听到萧九安嚣张的话,纪云开无声一笑。

    这就绝对实力,这就是绝对实力带来的自信,像她这种没有绝对实力的人,只有被欺人负的命。

    “燕北王,你擅闯宫廷,按罪当斩,还不快束手就擒。”禁军虽然人多,但还真的不敢对萧九安出手,哪怕他手上没有后器,还抱着一个女人。

    “让开!”这一次,萧九安连话都懒得说,抱起纪云开继续往前走,他每往前一步,禁军就后退一步,一直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即不敢上前也不敢真把人放走了。

    一路退,眼见就要退到正殿,禁军咬了咬牙,站定:“燕北王,你不能走!”

    这事已经惊动了皇上,要是拿不下萧九安,皇上绝不会放过他们。

    “你们拦得住本王吗?”萧九安不屑的冷哼,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

    “还请燕北王不要为难我们。

    ”禁军不敢动手,又被迫后退了数步,心里恨得咬牙。

    燕北王可是独自一人杀入千军万马中,斩杀敌方将领的杀神,他们哪里敢惹这个杀胚。

    “为难?你们最好别逼本王出手,不然本王会叫你们明白,什么叫为难!”皇上动他的王妃,把他燕北王府的面子踩在脚下,还想他乖乖配合?这群人也太天真了。

    退无可退,禁军见谈判无用,只得硬着头发道:“既然如此,只能得罪了,你们……上!”

    站在最前的禁军首领虽然也惧萧九安,可作为首领他不能退缩,他率先举剑冲上前,可只一脚,萧九安只是抬脚一踢,就把人踢趴下了:“找死!”

    “一起上!”禁军首领跪在地上,痛得脸色发白,可仍旧死死的握住剑,指向萧九安。

    身后的禁军见状,不敢再退,只得咬牙上前,可同样还未近身,就被萧九安踢飞了:“你们应该庆幸,本王向来不喜杀自己人。”不然这些人都成了死人。

    禁军足足有上百人,一拨被踢飞了,又有一拨扑上来,萧九安也不嫌烦,来一拨踢一拨,一时没人敢上前就抱着纪云开往前走,谁敢挡路纷纷踹开。

    皇上收到消息匆匆赶来,就看到萧九安拿他的禁军当沙包,一脚一个全部踹趴下了。

    “萧九安,你大胆!”皇上气得全身颤抖,双手紧握,背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圣上!”禁军一看皇上来了,纷纷停手,单膝跪下请罪。

    萧九安没有直接走人,而是给足了皇上面子,抱着纪云开转身道:“请恕臣失礼,无法给皇上行礼。”

    “燕北王,你可知你在做什么?”皇上牙关咬紧,这几个字可以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本王的王妃被静太妃陷害,命悬一线,本王救人心切,还请圣上恕罪。”萧九安一脸严肃的说着请罪的话,面上却没有一丝惶恐之意,但却把皇上摘了出去。

    可不想,皇上完全没有理解萧九安的好心,怒道:“胡扯,你的王妃刺杀静太妃,害得静太妃至今昏迷不醒,朕不过是让她跪几个时辰,已是从轻发落。”

    “圣上,本王的王妃本王清楚,她绝不会在宫里刺杀静太妃,更何况她与静太妃有何恩怨,值得她冒险刺杀?”纪云开真要对静太妃,绝不会蠢得在宫里动手,更不会蠢得只伤她而不杀她。

    “静太妃还会污蔑她不成!”皇上也知纪云开没有伤人的理由,可事实摆在面前,他又想惩治燕北王府的,纪云开只能自认倒霉了。

    “静太妃年纪大了,也许眼花了。”萧九安毫不客气的把脏水往静太妃身上泼:“本王的王妃真要杀静太妃,又怎么会弄得自己肋骨折断呢?而且一个静太妃,还不值得本王的王妃亲自出手。”

    萧九安一句话就把静太妃踩到泥底,完全不将她的身份放在眼里。

    要是太后他还能尊重一二,一个死了丈夫,又没有儿子的太妃,算什么东西?也敢欺负他燕北王府的人,简直是嫌命长,想下去陪先帝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