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869章 869告别,看着他一点

第869章 869告别,看着他一点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9章69告别,看着他一点

    王爷从宫里回来,难得的见到纪云开没有睡。

    为了不吓到纪云开,王爷飞快地收起难看的脸色,却仍旧晚了一步,让纪云开看到了。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皇上还敢给王爷脸色看?不至于吧?

    “皇上对本王动了杀心。”纪云开看出来了,王爷也就不隐瞒了。

    “皇上不是一直想要杀你吗?”所以,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皇上还一直想要杀她呢,可也只能想想不是?

    皇上他没有那个能力。

    “这次不一样。皇上在殿内设了陷阱,意图拿下本王,只是不知最后出了什么事,皇上放弃了。”要不是皇上放弃了,他今天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

    更甚至,他今天很有可能会栽在宫里。

    他太自信了,也太自大了;自信的认为自己无敌,自大的认为皇上不敢动他。

    但,今天的事,却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要不是皇上取消了计划,他今天怕是出不来了。

    纪云开脸色一凝:“皇上已经动手这样的手段了?”这是被逼到绝路了吗?

    杀了王爷,天启必然会乱,皇上这是兵行险招。

    “怕是……急了。”急着想要掌权,想要真正的成为,一言九鼎的帝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左右平衡,顾忌这顾忌那,想要推行改革,都实施不下去。

    “要不是本王要去北辰,皇上今天肯定会动手了。”现在想想,王爷还真得有点后怕。

    他没有想过,皇上会撕破脸,在宫里对他动手,他虽防着皇上,但那点子防备远远不够。

    “后面别再去宫里了,我们快些去北辰,回来后……也不回京城了,直接去燕北。”皇城真不是人呆的,每一个人都勾心斗角的厉害,身陷其中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也不行。

    “嗯……皇上急了,指不定会做什么不理智的事,咱们先行离开也好。”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要保护纪云开,也有还有他们即将出事的孩子。

    这种情况下,他不会和以前一样,无所顾忌的跟皇上斗。

    以前的他,不在乎自己的命,哪怕是把命输掉他也不介意,但现在的他输不起。

    他不想造反,不想与皇上正面对上,就只能选择离开皇城,让皇上碍不着他。至于他的存在,会不会碍到皇上的眼,那就与他无关了。

    有了这事,更加坚定了王爷去北辰的决心。在王爷强势的推动下,药门的事终于了结了,先前四大世家少主、家主惨死的案子,经官府查证也是药门所为。

    甚至,莫问先生的死也与药门有莫大的关系,官府虽然没有查到确实可行的证据,却查到了莫问先生留下的记。

    记上,详细地记载了药门丧心病狂,拿人做实验的事。

    官府怀疑,药门定是发现了莫问先生,查到了药门的秘密,这才对莫问先生下杀手,并栽赃陷害燕北王。

    药门的案子一判决,瞬间就成了京城最热门的话题,先前关于孝与不孝的争论,已经没有多少人提起了,大街小巷是个人都在说药门的事。

    甚至有些人,还十分生动形象的,把药门如何拿人做实验,如何残忍,药门多少血池、多少断尸残肢说得清清楚楚,活灵活现,好像他们亲眼所见一般。

    纪云开坐在茶楼,听着街边、花坊的议论声,不由得笑了……

    药门的案子一结,所有人地注意力都放在药门身上,那些个学子也只盯着药门不放,已经没有人再盯着纪、云二家的事了,也没有再谈论孝道的事了。

    孝的问题,不是一句话、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谁也无法用一句话也定议,要怎么做才叫孝顺?

    正好那句话所说的一样,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同样,父慈子孝的家庭是相似的,那些不慈或者不孝的家庭,却各有各的故事,无法以偏概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云开,等很久了吧?”在纪云开发呆间,一身竹青长袍的凤祁拾阶而上,朝纪云开所在的靠窗的位置走来。

    一瞬间,小小的茶楼满室光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凤祁身上,凤祁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从容自若地走到纪云开面前。

    “我也是刚到……快坐。”纪云开起身,眯着眼,素手一扬,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果然,人美,怎么都是美,凤祁这一身风华,就是她也会为之眩目……

    凤祁看了她一眼,眼中的光芒一暗,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在纪云开身边坐下。

    “要喝什么?”纪云开并没有点茶,她面前只有一盘点心,一杯清水。

    “和你一样,喝清水就好。”凤祁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大半杯便放了下来,盯着纪云开看了一眼,试探地道:“你是……有孕了?”

    “嗯,快两个月了。”在凤祁面前,纪云开没有隐瞒,“不过现在不要说出去,我暂时不想让人知道。”

    “所以,我是除了你之外,第一个知晓的?”明白纪云开的意思,凤祁瞬间笑了,没有一丝阴霾,只有阳光与爽朗,隐隐还有一丝得意。

    “对。”纪云开知道凤祁在想什么,笑了一声。

    “挺不错的,等到萧九安知晓的那天,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好给他写信安慰他。”萧九安每次都拿云开的事刺他,他总得还回去一次。

    “行。”纪云开毫不犹豫,把王爷卖了,没有一丝勉强。

    凤祁见状,突然笑了,带着一丝落寞,也带着一丝释然。

    这样的云开很好。

    他们之间保持这样的距离也很好。

    再近了,云开就会躲开了;再远了,他会不舍……

    他们这样正正好。

    纪云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凤祁,直到凤祁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才道:“我这次来找你,一是为了道别,另一也是帮我看着我父亲一点。”

    “要去北辰了?”这不是秘密,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很巧,他正好是不多的那几个。

    “是呀……要去北辰,再回来也不知何年何月。”也许,她永远不会再回京城了。

    这个地方,除了凤祁,没有什么值留恋的地方……

    九爷说:争取明天补更。

    ——ap_03——>

    ——结束——>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