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81章 真相,时间到了就该去死了

第81章 真相,时间到了就该去死了

承九 直达底部
    第81章 081真相,时间到了就该去死了

    纪云开又回到了在纪府过的日子,燕北王府上下无一人搭理她,明明她身边到处是侍卫和下人,却没有一个人正眼看她,没有一个人发声。(飨)$(cun)$(小)$(说)$(網) >

    不过,燕北王府的人比纪府的人稍好,至少她的一日三餐还有人照顾。虽然饭食并不好,每每端来都是凉的,可此时正值八月,天气热得很,冷饭、冷菜也要不了人的命。

    只是,对一个有伤的人来说,光能吃饱饭是不够的,她需要人照顾,需要药,可是没有!

    她试着与燕北王府的我沟通多次,燕北王府的人都不肯拿药材给她,至于自己出去买?

    她连这个院子都出不去,怎么去买药材?

    她是学医的,中西医都懂,并且学得都很好,可那有什么用?

    她被困在燕北王府,空有一身本事也使不出来。

    她的药箱里只有普通的伤药,但她的肋骨断了,内脏出血,光靠普通的伤药是没有用的,在床上养了四日,她的伤不轻反重。

    这还不是最让纪云开痛苦的,最让纪云开痛苦的事,八月的天,又闷又热,她真的很想洗一个澡,换一身衣服,可偏偏她没有提水的力气,也没有下床的力气。

    “感觉自己都要馊了。”身上血腥味、汗味、药味混在一起,脸上的伤也发炎了,红肿的吓人,虽然没有腐烂,可也快了。

    “萧九安真的想要我的命吗?”纪云开看着屋顶,心中的无奈比愤恨更多。

    兜兜转转一个多来月,她又回到了最初,不对,应该是比最初的样子还要惨。

    而这一切,萧九安都不知道。

    他交待了一句,不许府上的人管纪云开后,就出府了。

    他昏迷数个月,一醒来,带回京的兵马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必须要去军中坐镇,稳定军心,也清除军中的毒瘤。

    他忙得很,哪里有时间管纪云开的死活,就算有时间他也不会搭理,纪云开自认无辜,可那又如何?

    无辜的人多着呢,他要每个人都同情吗?

    “王爷,所有被收买的人的花名册已整理好了,请王爷过目。”花了四天的时间,结合广平侯的口供,暗卫把军中的将领全部查了一遍,最后得出了一册名单。

    看着花名册上一连串的名字,萧九安眼中的冷意更甚:“在本王的眼皮底下做了这么多事,真是好大的胆子!”

    暗卫莫名觉得周身发寒,谨慎的道:“据悉,有三分之一中层将领,是在王爷您昏迷不醒期间被人收买的,不过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叛乱的时候也不曾出力。另外三分之一的人则是在燕北就被广平侯收买了,此次随王爷您回京,也是事先计划好的事。”

    提前把收买好的人,安在随萧九安回京的队伍中,可见对方早有夺权的准备。

    不,或者说对方不是为了夺权,而是故意的,故意把这些人聚在一起,就为了一网打尽。

    如果幕后主使者真是皇上,绝不会让这些人随他进京,而是会趁他不在燕北,一点点控制燕北的军权。

    看来,皇上是真的被人利用了。

    “没有参与叛乱的人从轻处置,参与叛乱的人按军法处置,家人全部发配南疆。

    ”萧九安反手将册子扣在桌上,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在军中,最是容不得背叛,燕北军世世代代皆由燕北王府供养,可最后他们却背叛燕北王,如何能忍?

    “是,王爷。”暗卫领命,又继续汇报道:“王爷,广平侯之子至今没有踪影,像是消失了一般。”

    “继续找。”萧九安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如果说叶沧琼是个大破绽,那么广平侯之子的逃脱,就是第二个大破绽了。

    广平侯幕后的主人如果真是皇上,皇上何需费力保护他的长子?

    萧九安不想怀疑自己的妹妹,然,许多事情都摆在眼前,容不得他继续做睁眼瞎。

    总归,是他太纵容十庆了。

    不过,看在十庆帮他把军中叛徒引了出来,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他会给她一个好归宿。

    “叶沧琼突然消失了,沧琼山庄整个空了,据查叶沧琼在三个月前与一神秘人接触过,那时郡主和您在边境。”

    “大夫说郡主受了惊吓,需要多出去走走,最近郡主的人侍女便时常带着郡主上街。”暗卫最近一直紧盯萧十庆的动向,可却一点异常也没有发现。

    “继续盯着。”即使没有任何异常,萧九安也没有放松对萧十庆的监视:“顺便查一查她和凤祁的关系。”

    他选择相信一个人,便会给予全心的信任,反之他怀疑一个人,就不会再相信她分毫。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十庆,但他又不要定十庆的罪,有没有证据根本不重要。

    “是。

    ”暗卫领命,见萧九安没有其他吩咐,恭敬的退了下去。

    暗卫走后,萧九安独自坐在书桌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片刻后,将扳指摘了下来。

    看着手中漆黑通亮的墨玉扳指,萧九安的眼前浮出出那个一身红衣,自信、张扬的女子。

    “十庆,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你变得这么陌生?”把被皇上收买的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在半路上对他下毒,然后借机立威,等他死。

    知道他清醒、死不了,就立刻借叶沧琼之手取他的性命,又借叛乱拖住他的援兵,揪出潜伏在军中的叛徒。

    一步步,一招招,环环相扣,完美的没有一丝破绽,可偏偏对方失算了,他命大没有死!

    “啪!”萧九安轻轻一个用力,将手中的墨玉扳指捏碎了,碎玉啪的落在地上。

    “十庆,你不顾兄妹之情,我却不能不讲情义,我答应过父王会保你一世平安,所以我不会要你的命。”但却不会再纵容你,任你不嫁,任你进军营,任你掌权。

    这个世道对女人是不公平的,任你本事再大,能力通天,没有男人的支持,你什么也做不了,一如萧十庆,一如纪云开。

    他知道纪云开的本事很大,可没有人为她撑腰,没有人扶她一把,没有人给她一片天地,她就是有冲天的本事,也只能被困在内宅。

    而他,注定不会给纪云开一飞冲天的机会。

    纪云开这个妻子,不在他的计划内,时间到了就该去死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