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章 009真丑,出来吓人总是不对的

第9章 009真丑,出来吓人总是不对的

承九 直达底部
    第9章009真丑,出来吓人总是不对的

    纪云开的衣服不少,首饰也不缺。纪夫人作为南方首富云家的嫡女,不差钱,也不会在外人能看得到的地方苛待她。

    要不是穿戴的好,原主也不会被誉为天启第一美人。毕竟再漂亮的女人,也需要华服珠宝点缀。

    纪云开虽然不擅长打扮,但基本的眼光还是有的,挑一件不会出错的衣服换上,纪云开将长发编成两条长辫,用发钗盘起,如此看上去,既不隆重也不失礼。

    透过模糊不清的铜镜,纪云开能看出自己本来是美丽的,除了右脸上的黑斑。

    一半天使,一半鬼魅。

    说实话,她脸上的黑斑确实很恶心,明明是长在皮肤里的,看上去却像是一大块蛇皮巴在脸上,皇上初见她时惊得险些吐出来也并不意外。

    丑没有关系,能活着就好。虽然丑,但纪云开并不在意脸上的黑斑,和命相比,脸上这一块黑斑算什么?

    继续翻箱倒柜,纪云开从箱底找出一块制作精良的兰花面具。这块面具是原主师父在她十五岁时送给她的生辰礼物,也是原主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

    原主十分珍惜,一直放在箱底舍不得碰,只偶尔拿出来看看。但是她不一样,她虽然珍惜这份礼物,但更在意它的实用性。

    这块兰花面具由纯银打造,是专门为女子准备的,并不是为了遮住样貌,只是为了好看。面具样式是一朵盛开的兰花,无法遮住整张脸,只堪堪能遮住半张脸。

    不仅如此,这块面具还十分轻薄,带在脸上几乎没有感觉,完全不用担心硌的难受。

    大小正好纪云开调整了一下绳子,对着镜子看了看,十分满意。

    带上面具后,她整个人都明亮起来,左脸的红肿也不像之前那样明显,比之前美丽了许多。

    天启第一美人并非浪得虚名啊。遮住脸上的黑斑后,原主确实美的令人不敢直视。

    只可惜,脸上的黑斑只是遮住,并非消除。

    但愿此行顺利。纪云开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脚步坚定,脊梁挺得直,没有一丝迟疑。

    门吱呀一声打开,守在外面的李公公和小太监听到动静,纷纷抬头,这一看就愣住了:云,云开小姐?

    这,这还是那个毁了容的纪云开吗?怎么比之前见的更美了?

    可以走了纪云开无视小太监的震惊,只淡淡点头,自有矜持和雍容。

    李公公很快就反应过来,皮笑肉不笑的道:云开小姐,你怎么戴上面具了?这么一来,皇上想让纪云开出丑的计划,怕是行不通了。

    遮丑。纪云开毫不避讳道道:丑不要紧,可出来吓人总是不好的。她在乎自己的容貌,但也接受现实,如果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脸上的黑斑,还能奢望谁接受?

    其,其实不用,云开小姐可是天启第一美人,怎么会丑?李公公干笑两声,很想上前将纪云开脸上的面具摘掉,可是他不能,也不敢。

    呵纪云开笑了一声,下颚轻扬,神色高傲道:皇上不是在宫里等我吗?走吧不管心里虚不虚,面上都要摆出底气十足的样子。

    云开小姐,请李公公一脸扭曲,像是吞了苍蝇一样。

    纪云开看也不看,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走出院子便能见到纪家的下人,这一次他们没有无视她,而是沿途给她行礼,一个个恭敬十足,没有一丝怠慢。

    以往,原主都会因为纪家下人的态度反差而恼怒,在人前不给她们一点面子,高傲的像是看不到她们一样,借此发泄心中的不满。而此举落在旁人眼中,就是纪家大小姐狂妄自大,不知所谓脾气怪异,只是命好才被先皇看上。

    现在吗?

    即使明知这是纪夫人在败坏原主的名声,纪云开也没有妥协的意思。

    反正她纪云开就是狂妄自大,那些嚼舌的人能奈她何?她又不用嫁到那些人家里,更不用那些人帮她做媒说保。

    依旧是目不斜视,依旧不将下人的恭敬看在眼里,纪云开高傲的走出纪府,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皇上没有为难纪云开,至少明面上没有为难她,一进宫就有小太监为她引路,把她带到偏殿。

    云开小姐稍等片刻,皇上正在陪太妃说话,要晚点才能过来。小太监客客气气的给纪云开奉上茶水,然后就退了下去,留下纪云开一个人呆在偏殿。

    一个人独自呆在陌生的环境很容易紧张,纪云开也不例外,尤其是她丢了玉佩,心里发虚。

    不过,她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大,不多时就平静下来,完全不受四周过分安静的环境影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纪云开不知道她等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都犯困了,皇上仍旧未到。

    春困秋乏夏打盹,正值盛夏,真的很容易犯困,纪云开想了想,果断趴在桌上睡了。

    不睡饱,不养足精神,她哪有精力应付皇上?

    可惜还没睡多久,就听到门外有响动,纪云开瞬间惊醒,睡意全无,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起来。

    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警觉力这么好。

    不多时,耳边响起由远极近的脚步声,下一秒,一道厉呵声突然响起:大胆,圣上面前你居然敢睡觉

    皇上?纪云开故作惊讶地站起身来,跪下行礼:臣女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怎么带上面具了?皇上并没有叫纪云开起来,而是从她身边走过,在主位上坐下。

    臣女怕惊吓到皇上。纪云开无奈,只得换个方向继续跪。

    皇上今年二十出头,继位已有三年,手腕了得,处理政事的能力极强,但年纪轻,难免有些傲气与自大。

    当然,自私凉薄那就更不用说了。不仅仅是对她这个救命恩人冷情,就连对为他出生入死的燕北王,也是无情的很。

    她脸上的黑斑,还有燕北王的昏迷不醒,都与这位皇上有关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