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77章 挑衅,王爷回来了

第77章 挑衅,王爷回来了

承九 直达底部
    第77章 077挑衅,王爷回来了

    在纪云开看端王世子的时候,他也在看纪云开,他的脸上带着笑,眼中却什么也没有,空洞的吓人。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就在纪云开想着要不要出言安慰一二时,端王世子突然哈哈大笑,高傲又得意的道:“纪云开,你不会相信了吧?哈哈哈……骗你的啦,我娘虽然早逝,可却是病逝的。我舅舅是保庆侯,虽说实权不大,可却不至于败落。”

    端王世子越笑越大声,眼泪都笑了出来,似在嘲讽纪云开的天真,又似在嘲讽纪云开的单纯好骗。

    纪云开默默地看着像神经病一样的端王世子,没好气道:“你高兴就好。”她知道端王世子之前的话,就算没有十分真,也有七分真,因为一个人眼中的悲伤是骗不了人的。

    “本世子是挺高兴的,趁燕北王不在,本世子终于摆平了南疆的事,今天是来告你的,不管如何本世子承你的情。”端王世子顺了顺衣服上不存在的折子,站了起来:“好了,时间不早了,本世子该走了。”

    端王世子潇洒的离去,完全不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纪云开看着端王世子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端王世子,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而这个人现在对她无恶意,挺好的。

    端王世子探病就像是一个信号,无声的告诉众人,纪云开已经无事了,之后两天上门探病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其他人不像端王世子这么不讲规矩,其他人都是由夫人出面,按规矩递帖子带礼物上门。

    这是正常的夫人外交,管事也不好拒绝,但也没有应下,只是把帖子交给纪云开,由纪云开决定。

    不管王府上下有没有人真心接纳纪云开,把纪云开当王妃,明面上该做的都会做的,至少不会让燕北王府丢脸。

    看着管事递来的厚厚一摞帖子,纪云开没有接,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右脸,嘲讽的道:“我这个样子,王爷会让我见人吗?”

    管事看了一眼纪云开脸上的黑斑,沉默片刻,道:“小人这就将人都打发了。”

    之前王爷给王妃准备的面具碎了,在新面具没有出来前,王爷想必是不愿意让王妃见人的,毕竟有一个这么丑的,还是皇上不要的王妃,实在太丢燕北王府的脸了。

    不需要拖着病体“接客”纪云开甚是满意,至于理由如何一点也不重要,但是旁人能拒绝,纪家的人却拒绝不了。

    纪云开出嫁至今,连三朝回门都没回,纪家却没有一个人前来问一句,甚至端王世子来探望后,纪家也没有第一时间派人上门探望。

    这样的情况下,难怪燕北王府不重视她。

    可是,纪帝师还是要脸的,纪云开病愈的消息传的这么大,纪家没人上门怎么行,纪帝师发话,纪夫人就带着伤好了的纪澜上门探病了。

    听到管事的通报,纪云开很想说:“全打发了吧,我不想见。”

    可是,她不能说!

    就像燕北王府的人没把她当回事,却仍然给她表面的尊重一样,她想要在京城立足,就不能直接跟纪府撕破脸。不然一个不认亲爹、家族的女人,不管她有多少委屈,旁人都只会认为她自私、凉薄、无理取闹。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无理取闹,哪怕她不在乎人言,不在乎旁人眼光,想要在这个世界立足,也得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

    “请她们去花厅吧。”纪云开强压下心中的不奈烦,唤来侍女为她梳妆。

    因为纪云开的不配合,侍女花了近两刻钟的时间,才为纪云开妆扮后,纪云开又磨蹭了点时间,便让纪夫人和纪澜在花厅等了近两刻钟。

    “娘,我们为什么要来看她?你看……她现在都敢在您面前拿架子了,让我们等这么久。”花厅里没有下人,纪澜枯坐了两刻钟的时间,终于不耐烦了。

    “澜儿,安静些!”纪夫人柔柔的开口,声音不大,语气很轻,可纪澜却乖乖闭嘴了。

    纪云开站在屏风后,听到母女俩的对话,不由得摇了摇头: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纪澜这种任性娇娇女,也只有纪夫人能降得住。

    “咳咳……”未免纪澜再说出什么失礼的话,纪云开出声提醒,然后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王妃娘娘。”纪夫人听到声响,仪态万方的站了起来,并没有仗着身份拿侨,纪澜虽有不甘,可不敢违逆纪夫人,也不想在人前丢脸,跟着站了起来,甜甜的唤了一句:“姐姐。”

    “夫人,澜儿不必多礼……咳咳。”纪云开说一句就话就要咳两声,一副病得快要死了的样子。

    “王妃娘娘,你还好吗?”纪夫人早已修炼成精,不管多厌恶纪云开,只要有外人在,她就是关心继女的好母亲,言行举止半点不出错。

    纪澜就差了许多,到底是年轻,虽然知道装一装,可见纪云开咳得眼泪、鼻涕齐飞,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我很……咳咳,好,夫人不用……担心。”纪云开懒得看纪夫人虚假的面容,假装咳了两声,便把丫鬟打发走了。

    人一走,纪夫人还能保持温柔的假面,纪澜却不管,张嘴就道:“纪云开,爹让我告诉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后没事别回纪府,有事的话,纪府的下人会来找你。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有事不能找纪府,纪府有事我要帮忙,对吗?”纪云开右手撑着头,歪着脑袋看着纪夫人和纪澜,见两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我真有那么好欺负吗?”

    真当她是原主,任纪家人予取予求?

    “云开,纪府与燕北王府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你嫁入王府是我们纪家高攀了,你在王府出了事,纪家没有办法帮你,你千万不要惹王爷不高兴。”相比纪澜,纪夫人这话听得顺耳多了,可坑也挖得够多,一个不慎就会掉入纪夫人的言语陷阱。

    纪云形冷笑:“夫人,你太高看自己,也太小看我了。纪澜还没有进宫,我有的办法让她进不了宫,你们最好别给我添乱。”她从来没有奢求过纪家的帮助,但也别想她帮纪家。

    大家就此老死不相往来的最好,不然别怪她狠心。

    “你,你敢!”纪澜脸色大变,猛际站了起来,指着纪云开的鼻子。

    纪云开笑了笑,正欲开口,却有一道男声突兀的响起:“她当然敢!”

    听声音,纪云开笑了。

    来得真是时候……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