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72章 不见,死亡的威胁

第72章 不见,死亡的威胁

承九 直达底部
    第72章 072不见,死亡的威胁

    毒毁了纪云开的身体机能,她现在就是一尊没有感知的娃娃,根本不可能会吞咽。(飨)$(cun)$(小)$(说)$(網) >

    “现在怎么办?”喂了几次也没有办法把鹿血喂进去,费小柴发愁了。

    “找萧九安来,让他用嘴喂!”凤祁略一思索便道。

    费小柴想也不想就拒绝:“不行,师妹又不喜欢他。”

    “那你来!”凤祁并不介意谁喂,只要把药喂进去就好了。

    “不行,不行,我不行……要不老大你来吧?”虽说只是喂药,可他还心里还是别扭。

    “不必了,寻个竹片,抵在她喉咙里,灌进去。”凤祁无声拒绝。

    他有情感洁癖,并不喜欢与人有太亲密的接触,即使是为了救人也一样。

    “那样很容易伤到喉咙。”费小柴弱弱的道,可见凤祁一言不行,就知事情无可改变了,让诸葛大夫拿来木板后,捏开纪云开的嘴,将木片塞了进去,然后再灌鹿血。

    此刻,纪云开就像是一个没有感知的娃娃,任凭费小柴强灌,可灌到一半,费小柴突然惊叫一声:“老大,你快看,快看小师妹的脸,她的脸,她的脸……”

    费小柴手一抖,碗里的血全部洒在木桶里,可他此时却顾不得这些,指着纪云开右脸的黑斑,手指不停的颤抖。

    “怎么了?”凤祁推动轮椅上前,这一看也震住了:“怎么会这样?”

    纪云开脸上的黑斑好似一瞬间活了一般,像虫子一般在纪云开的皮肤下游走,并不断的向左脸和脖子蔓延,甚至有几处鼓了起来,好似随时会炸开一样。

    “老大,老大……小师妹这是怎么了?”太,太太吓人了好不好。

    凤祁伸手碰了碰,立刻明白了:“毒素倒涌,排不出来。”

    纪云开体内的毒,没有按他预想的排出来,而是齐齐凝聚到了脸上。

    “这,这要怎么办?小师妹不会死吧?”费小柴学医不精,只觉得这是一件极难办的事。

    “不会,只是脸会更加丑。”不知纪云开当初到底吃了什么,她的身体好似能自动化解毒素,不过毒素没有排出体内,而是汇聚在她的脸上。

    “啊?小师妹已经这么丑了,更丑了可以怎么办呀?”费小柴担心的看着凤祁,他是不会嫌弃小师妹的,可世人皆肤浅,旁人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云开。

    “取我的金针来。”凤祁没有搭理他,伸手右手道。

    费小柴不敢耽搁,立刻取来金针,打开,放到凤祁手上。

    凤祁深深的吸了口气,取出一支手指长金针,在手里捏了捏,十分小心的扎入黑斑里。

    金针插入,黑斑没有一丝反应,依旧在不断的游走,凤祁又让费小柴取两只吸血虫放到纪云开脸上,可吸血虫刚咬了一口纪云开脸上的黑斑,就死了!

    “好毒!”看着僵硬发黑的吸血虫,费小柴背脊一寒。

    云开小师妹脸上的毒也太可怕了,见血封喉的毒也没有这么快呀。

    “让开!”凤祁冷声斥道,吓得费小柴连连后退,待到费小柴退到角落,退无可退,凤祁才再次捻针,不过他这次不是刺纪云开脸上的黑斑,而是用针将其挑破。

    “噗……”纪云开的脸被破血了,乌黑的血流了出来,像是墨汁一般。

    凤祁眼中一喜欢,用同样的办法在纪云开右脸上划了一针,任由污黑的布满纪云开的脸。

    “带上蚕丝手套,用帕子将云开脸上的血抹干净。”凤祁静静的观察片刻,见纪云开脸上的乌血越流越慢,对费小柴道。

    费小柴按凤祁的要求上前,将纪云开脸上乌血擦干净,可是放掉这么多乌血,纪云开的脸上的黑斑并没有淡几分,仍旧和之前一样恐怖,不过也没有扩散。

    凤祁再次出针,继续划破其他的黑斑,可是没用,这次任凭他怎么做,乌血都不再流出。

    “老大,要不让我来?”费小柴见凤祁因为运针而满头大汗,提议道。

    却不想凤祁想也不想就道:“你不行!”

    是的,费小柴做不到!

    “而且也没用,云开脸上的毒素,不是放血就能解决的,今天只能到这里。”凤祁遗憾的收回金针,看着依旧清澈的木桶,摇了摇头。

    真正是白白浪费他一桶药浴。

    “把云开抱起来,让人替她换上干净的衣服。”毒素排不出来,再泡也没有意义。

    不等费小柴将纪云开安顿好,凤祁便转着轮椅来到门口,对守在外面的管事道:“请转告燕北王,凤祁求见。”

    “王爷说,王妃的事由凤祁公子全权做主。”管家一脸严肃的道。

    明显,萧九安不想见凤祁,也不管纪云开的死活。

    “明天呢?”行势没人强,凤祁不介意退一步。

    管事仍旧一板一言拒绝:“王爷没有时间见外人。”

    “外人?我明白了。”凤祁没有再说话,闭了闭眼,掩去眼中的心思:“费柴,走了!”

    “啊?小师妹怎么办?”费小柴刚安顿好纪云开,正想去找丫鬟服侍纪云开换衣服,就听到凤祁的话。

    “去见萧九安。”云开脸上的黑斑看着除了难看外,并没有其他的影响,实则随时都有可能要云开命,他必须说服萧九安放人,让他把云开带到天医谷去医治。

    “好!”一听到这话费小柴就来劲了,推着凤祁就往外走。

    “凤祁公子,不可!”管事连忙挡住,可凤祁却沉着的道:“费柴,走!”无论如何他都要试试,不能任由云开越拖越严重。

    “凤祁公子,我家王爷现在并不在府上。”管事无法,只得说出实情,为了打消凤祁和费小柴的念头,管事软硬兼施道:“凤祁公子,请不要逼我们出手,你们……现在没有能力在燕北王府硬闯。”

    凤祁没有说话,费小柴却是炸了:“萧九安不在府上?我师妹因他命悬一线,他居然还有心思出门?他还是不是人?”

    这就是费小柴,他关注的重点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带兵追捕广平侯的萧九安,突然打了一个哈啾,差点把马惊到了,他身旁的萧少戎见状,不由得调侃了一句:“看吧,叫你留在府上别出门,活该被人骂!”

    广平侯一家被心腹救走,按说这种追捕的事轮不到萧九安亲自出手,可萧九安收到消息,却选择亲自带兵追捕……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