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9章 挑剔,忍不住为她心疼

第69章 挑剔,忍不住为她心疼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9章 069挑剔,忍不住为她心疼

    凤祁伤得极重,按他的伤势三五天都不该移动,可收到纪云开中毒、命在旦夕的消息,凤祁还是让费小柴带他进城。(飨)$(cun)$(小)$(说)$(網) >

    “老大,你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进城?我去就好了。”费小柴自是不肯同意,但他也不会不管纪云开。

    纪云开是他的小师妹,凤祁老大去不了,他可以去呀。

    “你不行,你的医术不到家。”燕北王府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凭费小柴半调子的医术能有什么用?

    说来也是奇事,费小柴是天医谷谷主的儿子,可偏偏没有遗传到其父学医的天赋,学了二十年也只比普通大夫好一点,反倒在武学上十分有天赋,不过是学了七八年,就比旁人强数倍。

    “你可以提前准备好药,我给小师妹送药就好了。”被凤祁说不行,费小柴一点也不觉得受伤。

    凤祁是他的老大,他怎么能和凤祁比?

    “没有诊断,我怎么知道小师妹中了什么毒?你当我是神仙吗?”凤祁真想把费小柴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学了二十年的医术,居然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啊?老大你不知道呀?我以为老大你能猜到呢。”在费小柴眼中,凤祁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凤祁想知道的事就一定知道。

    “我确实能猜到。”凤祁闭上眼,轻轻的叹了口气:“就因为能猜到,我才要亲自走一趟。”纪云开会中毒,怕是和萧九安有关。

    纪云开和萧九安同时掉进山底,再出来萧九安身上的毒解了,纪云开却中毒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

    费小柴则是典型不用脑子的人,见状好奇的问道:“小师妹中了什么毒?”

    凤祁没有回答费小柴的话,而是说道:“你去给我安排一辆轮椅。

    费小柴行事冲动,让他知道了纪云开中毒的原因,恐怕一到燕北王府,就会不管不顾的跟萧九安打起来,到时候耽误他救人,可就不美了。

    “好,我这就去找轮椅。”不用脑也有不用脑的好处,费小柴轻易的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压根忘了自己刚刚问了什么。

    当天夜里,凤祁坐在轮椅上,由费小柴推着进城,刚入城燕北王府的管事就上前行礼道:“凤祁公子,费少主,两位请。”

    “你们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费小柴不爱用脑,可看到燕北王府的人在这里等他们,就是再不爱动脑也知道了。

    燕北王府的管事哪里会承认:“费少主说笑了,我们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在这里等二位。王妃的情况很不好,凤祁公子,费少主,我们别走边说如何?”

    管事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态度恭敬而谦卑,费小柴是个很心软的人,见对方这么客气,也不好意思恶声恶气,虽不满但却没有为难对方。

    凤祁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安静的如同一副画,让人舍不得打扰,连说话都自觉的压低音量。

    有燕北王府的人带路,凤祁和费小柴就不需要隐藏身形了,夜晚路上无人,一行人自觉的加快速度,原本半个时辰的路,只用了两刻钟就走完了。

    等赶到燕北王府,马都在喘粗气了。

    费小柴第一个下马,然后小跑到凤祁身旁,扶着凤祁下马。

    按说凤祁肺腑受损,不该骑马赶路,可他怕纪云开等不及,执意骑马前往。

    左右他的伤短时间内好不了,伤势再加重,也就是多养一段时间事。

    一下马,凤祁就忍不住咳了一声,悄悄将血吐在帕子上,然后捏紧藏于袖子,不让费小柴看到。

    “我们走吧。”凤祁依旧坐在轮椅上,由费小柴推着进去。

    “凤祁公子,费少主,这边请。”管事在前面引路,直接把两人带到纪云开住的院子。

    不算大,但位置和布置的还算好,可见燕北王府虽不待见纪云开这个王妃,可表面上的尊重还是有的。

    可费小柴看萧九安不顺眼,一进去就开始挑剔:“小师妹怎么住在这么破的地方?我爹给小师妹准备的往处,至少比这大十倍,要花有花,要草有草,要树有树,假山小池塘一样不缺,你看看……这破院子,连棵草都看不到,每天对着光秃秃的地面和灰扑扑的墙,多压抑。”

    费小柴一路挑刺,就连路上的颗石子,他也能说出是燕北王府对纪云开的怠慢。管事一路点头,不断的说是是是,凤祁听罢,只是摇摇头,任费小柴抱怨。

    费小柴的性子就是这样,有事憋不住,要是不让他发泄出来,费小柴会把自己憋死的。

    好在走进院子就没有多少的路,到了门口费小柴就闭嘴了,倒不是抱怨完了,而是怕吵着了纪云开。

    毕竟是女主子的房间,管事并不方便进去,开了门就在外面候着,费小柴推着凤祁进去,诸葛大夫一早就在外间候着,见到凤祁和费小柴进来,差点扑了上来了:“凤祁公子,你来了就好了,王妃她,王妃她快要不行了……”

    “不好了,不好了,王妃又在吐血了。”像是为了验证诸葛大夫的话一般,丫鬟在内间慌乱的大喊。

    “快,进去。

    ”凤祁顾不得寻问,催促费小柴推他进去。

    费小柴虽经常不靠谱,可却知轻重,暗暗使了巧劲,将挡路的诸葛大夫格开后,费小柴飞快的推着凤祁来到内间。

    一到内间,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连药草味都压不下的血腥味,再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纪云开,哪怕与纪云开感情并不深,费小柴的鼻子也不由得一酸:“云开小师妹怎么变成这样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成这样了?”

    纪云开脸上的黑斑越发的刺目,露在外面的肌肤呈青灰色,像是被死气笼罩了一般。明明还是那个人,可此刻躺在床上却像是纸片人一样,单薄的吓人,好似风一吹就能把人吹走一样。

    “快,扶我上前。”凤祁一向感情淡漠,可此刻也不由得为纪云开揪心。

    纪云开躺在那里,胸膛连一点起伏也没有,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