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6章 过招,挑衅帝王的权威

第66章 过招,挑衅帝王的权威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6章 066过招,挑衅帝王的权威

    萧九安昨夜出城动静极小,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可今天回城却是由燕北军开道,可谓是声势浩大,想要瞒也瞒不住。(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不过如此一来也有好处,那就是证明了萧九安的毒解了,现在已经无事了。

    看到无事人一般,骑马进城的萧九安,无数人都想不明白,燕北王既然无事,昨天为什么不出来见人?

    前天晚上燕北王府发生那么大的事,燕北王为什么不出面?反倒让一个新嫁娘出面?

    燕北王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既然无事,昨天为何不随燕北王妃一同进宫,反倒让燕北王妃一个人进宫?

    “你说,燕北王到底在想什么?”

    “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总觉得他在下一局很大的棋,他每一步都有深意。”

    ……

    无数人都在猜测萧九安的行为有什么深意,可任由他们想破脑袋,恐怕也想不明白,萧九安前晚、昨天不出面,并不是在算计什么,只是那时候他虽清醒可余毒未解。

    至于今天高调进城,自然是因为他的毒解了,需要高调出面震慑众人。

    无数人都想要知道原因,可却没人有胆上门寻问,只除了一个人――当今圣上!

    没有意外,萧九安前脚抵达燕北王府,皇上的人就来宣旨,宣萧九安进宫。

    昨天,萧九安可以以刚解毒、躺太久,四肢僵硬无法下床为由拒绝进宫,今天他半点理由也没有。

    进府换了一身衣服,略作收拾,萧九安便随宣旨的禁军进宫。

    燕北王手握重兵,常年镇守燕北,与南疆、北辰打了不下上百场战争,历代燕北王有七成皆为天启而战死沙场,萧九安更是战功赫赫,不管皇上有多厌恶萧九安,面上都不会怠慢他。

    皇上一早就在议事殿等他,萧九安一进去,不等他跪下行礼,皇上就先一步道:“九安不必客气,你的身子刚恢复,快快坐下。”

    萧九安也不客气,微微欠身便在一旁坐下,和普通大臣在皇上面前的拘谨不一样,萧九安十分自然,从容的落坐,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见怪了在自己面前,只敢将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的大臣,突然见到一个跟他“不见外”的萧九安,皇上没有觉得稀奇,更不觉得这是亲近,皇上只觉得权威受到了挑衅,萧九安这是在挑衅他身为帝王的权威。

    他是皇帝,他不需要旁人拿他当普通人对待,更不需要臣子的亲近,他要的是臣子臣服,百姓顺从,萧九安这种浑身都是逆骨的人,只会让他想要毁掉。

    不过,皇上也清楚,只要萧九安手上握着燕北军,他就是再不喜萧九安,也不能直白的表现出来。

    “九安,朕昨日招见云开,听她说你的毒解了,可因久卧在床,昏迷太久,以至于暂时无法下床,你昨夜匆忙出城,身体可还受得住?”皇上一脸关切的问道,可话里话外都是陷阱。

    没有进宫的力气,却有带兵出城打架的能力,萧九安一个没有答好,就是欺君之罪。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恶的,最可恶的是皇上对纪云开的称呼,纪云开现在是燕北王妃,可皇上仍旧亲切的称呼她的名字,这让身为丈夫的萧九安怎么想?

    这世间,可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头上带绿,哪怕那个给他带绿的男人是皇上也不行。

    萧九安淡淡的抬眉,看了皇上一眼,不冷不热的道:“多谢皇上关心,臣还撑得住。”

    “昨夜发生了什么事?”皇上见萧九安没有正面回答,并没有继续追问,只问起昨夜的事。

    “臣成亲那日遇到刺客,九门提督的人虽及时赶到,可十庆却被刺客抓走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也没事,萧十庆被抓走的事也不用对皇上隐瞒。

    “前天晚上,十庆被人抓走了?”皇上震惊的问道,眼中闪过一抹懊恼。

    萧九安中毒昏迷,萧十庆被抓,燕北军群龙无首,多好的机会,可偏偏他错过了,错过了拿下燕北军的最佳机会,而这一切都要怪纪云开。

    要不是纪云开解了萧九安的毒,没有萧家人坐阵的燕北军群龙无首,他这个皇帝完全可以不费一兵一卒,顺利接收燕北军。

    该死的纪云开,这个女人果然惹人讨厌!

    皇上自以为掩藏的很好,却不知他的野心、他的懊恼早已暴露在萧九安面前,萧九安垂眸,长长的睫毛垂下,掩去眼中的嘲讽。

    “十庆被人抓走,对方要臣拿燕北王妃去交换,臣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无奈之下只得让大夫用猛药,好让臣能立刻起身去救人。”萧九安不着痕迹的解释了他昨日抗旨不遵,不能进宫的原因。

    至于皇上信不信,这个一点也不重要,他给出解释就行了,皇上现在可没能耐凭这点事治他的欺君之罪。

    至于日后他要是栽了,落到了皇上手里,这会不会成为要他命的罪名一点也不重要,一旦他败于皇上之手,皇上想往他身上加什么罪名都可以。

    “大夫给你用了猛药?可会伤身?”这是皇上关心的问题,至行萧九安拿纪云开交换萧十庆的事,在皇上看来这是再小不过的事。

    “于寿命有碍,大夫言,臣这三年内要少动武,多休养。”撒了一个谎,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言也圆它,不过这对在朝堂上混的萧九安,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他这话这不全是撒谎,他此次伤筋动骨,虽说毒已解,可身体却大受损伤,确实于寿命有碍,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才行。

    萧九安的话滴水不漏,皇上手上并没有任何实证,可以证明萧九安的话是假的,只能憋屈的放弃套话。

    可皇上放弃套萧九安的话,却不表示他放弃恶心萧九安。不问萧九安的事,皇上又提起纪云开的事。

    “九安,云开现在可好?朕听说她坐着马车回来了。她胆子小,以前天一黑就要腻在朕的身边,去哪都要朕牵着她才行,不然一步也不肯走。你半夜带她出城,可是吓着她了?”皇上语气亲近自然,面上一直带着笑,似在怀念,又似在显摆他与纪云开的亲近。

    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萧九安还不会觉得如何,可偏偏皇上说完,又画蛇添足的补了一句……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