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88章 688脸面,所谓娘家人

第688章 688脸面,所谓娘家人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章6脸面,所谓娘家人

    有纪云开这个女儿在,纪大人并不像普通人那样惧怕萧九安,面对萧九安冰冷的眸子,他还能勉强笑出来。vv258z

    萧九安不知纪大人哪来的自信,居然跟他叫板,指责他有错,不由得冷笑:“纪大人,好大的脸面。”

    他给纪云开面子,今天陪纪云开来纪家,但并不表示他会给纪大人面子。

    纪家算什么?也值得他萧九安给面子,也值得他萧九安留下来用饭?

    “王,王爷……”纪大人不曾想,萧九安会这么不给他脸面,当即脸色一白,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萧九安却没有给他面子,直接站了起来:“本王来,是看在王妃的面子,除去王妃,你们纪家还有什么值得本王给面子的?”

    纪大人要是诚心诚意去请纪云开和他回府,他绝不会如此不给纪大人面子,偏偏……

    纪大人请女儿回家都带着目的,现在留他吃饭,想必也有用意吧?

    也不知皇上给纪大人灌了什么**药,让纪大人不怕死的对上他。

    “王爷……这,这……”纪大人见萧九安站了起来,顿时不知所措,连忙对一旁的纪云开道:“云开,你快跟王爷说,为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一家人一起吃个饭罢了。”

    然而,纪大人太看得起自己了,纪云开怎么可能给他面子?

    “我看不必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王爷也该回去了。”纪云开不明白,纪大人哪来的自信,认为她会配合他?

    当纪府的人带着禁军去城外,把燕北王府的面子踩在脚下,纪大人就该明白,萧九安不会给他面子。

    “云开……”纪大人见纪云开也要走,这才慌了,上前一步,站在大厅:“你们才刚来,这就走,成什么样子了?”

    传出去,旁人定要以为燕北王与纪家关系不好。

    他想留燕北王下来吃饭,也是想着拖长燕北王呆在纪府的时间,要是饭桌上燕北王喝醉,在纪家住下就更好了。

    只要让外人看到燕北王看重纪家,那么他接下来的差事就好办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燕北王的岳父,那些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不走,住在纪家吗?”纪大人的用意纪云开能猜到,不外乎就是想让萧九安多留一些时间,好让他狐假虎威,借萧九安的势推进六部改革。

    这种损己利人的事别说萧九安不会配合,就是她也不会配合,纪大人太看得起自己了。

    纪云开这话明晃晃是嘲讽,纪大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顺着开口道:“澜儿进了宫无法回家,馨儿下落不明,你们要是能在家里住下,那就再好不过了。”

    “呵……”纪云开嘲讽的笑了一声,没有理会纪大人,转而对萧九安道:“王爷,年礼已经送到了,我们走吧。”

    燕北王年初二陪王妃回娘家,前后停留不到两刻钟,这事要传出去,纪大人的面子恐怕不好看吧?

    不过,纪云开真的无法同情纪大人。要不是纪大人表现的太急切,萧九安绝不会这么不给纪大人面子。

    饭不会吃,但肯定会多坐一会,把表面功夫做到位。

    “云开……今年是过年,你们来得这样晚,还不多留一会吗?”纪大人心中一急,挡在纪云开的面前。

    这事说起来还真是萧九安和纪云开的错,这两人大年出城本就不对。

    其实,城内的人不能出,但城外的人能进。按说萧九安和纪云开一早就该进城,等着纪家的人上门请人,可偏偏这两人全然忘记了此事。

    心里明白归明白,纪云开嘴上却是不会承认的:“今年确实是我和王爷的错,我还以为父亲今年不会接我回来,毕竟回门日,父亲也没有安排人接我,我当时也没有回门。”

    这是事实,不容更改的事实。纪家人做事有多恶心,只有纪家人明白。

    当时萧九安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她这个出嫁女刚嫁到燕北王府,正是需要娘家撑腰的时候,可纪家在做什么?

    不说帮忙,纪家反倒落井下石,直接跟她撇清关系,面对这样的娘家,这样的家人,她纪云开需要给纪家什么脸面?

    她是忘了年初二回娘家的事,也没有想过回来,毕竟她从来都没有娘家。

    “当初,当初……”听到纪云开字字指责的话语,纪大人哑口无言。

    然,就在此时,纪夫人接话了:“当初的事……是我没有做好,你父亲让人去接你们了,是我做主把人拦了下来,还跟父亲说你不肯回来。”

    纪夫人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把黑锅背了。

    纪大人眼中闪过一抹震惊,飞快地看了纪夫人,却没有否认此事,只道:“这事……是我们做得不对,云开,你别往心里去。”

    “父亲,你不傻,王爷也不傻。当初是个什么情况,你我心知肚明。”纪云开懒得与纪大人周旋,直接将面上的遮羞布撕破:“纪夫人能拦一次,还能拦第二次?纪夫人能接住去燕北王府的下人,还能拦住父亲你?”

    “为父,为父……”纪大人张嘴欲解释,纪云开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又道:“今天父亲为何执意接我和王爷进城,又为何执意留我们下来吃饭,你、我还有王爷心里都明白,左右不外乎是为了推进六部改革的事。父亲,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今天别说我们不会久留,就是留下来了,我们也会与纪家撇清关系。”

    她和萧九安绝不会被皇上当枪使,纪大人和皇上想拿他们当挡箭牌,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云开,休得胡言。为父留你和王爷是为你好,也是想你了。你出嫁后只回来了一次,也不曾打发了上门,为父担心你。”心事被纪云开捅破,纪大人恼羞成怒,却仍旧不肯承认。

    “父亲,这里没有外人……王爷也不是外人,你今天带着禁军去别庄,你真以我和王爷不明白吗?”没有纪家这张挡箭牌,禁军根本不可能接近燕北王府的别庄,更不用说进去搜查了。

    且,今年情况特殊,京城全城戒严,纪大人不去接远在城外的他们回城,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可纪大人却仍旧让人去接了,还带着禁军,这事……简直做的恶心。

    “有些事做了,就不要怕人说,父亲,我们告辞了。”纪云开绕过纪大人,往外走……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