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1章 毒发,屋漏偏逢雨

第61章 毒发,屋漏偏逢雨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1章 061毒发,屋漏偏逢雨

    纪云开记得她曾看过一个理论,说一个人遇到一件好事,其他的好事会接二连三齐齐涌来。(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反之,一个人要遇到倒霉事,倒霉事也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很不幸,纪云开现在属于后者,因为倒霉嫁给萧九安,然后倒霉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

    将最后一条布条绑在树上,纪云开走完了之前定下的两千米,然后她找到了水域,如果那也叫水的话!

    她走了大半个时辰,冒着迷路的风险才找到的水源漆黑如墨,隐隐还散发着一股臭味,也不知水底有什么。

    纪云开试着用手中的木棍,试试水潭深浅,可刚一戳进水里,腐臭味更浓了,这样的水别说喝了,闻都不能闻。

    “老天爷,你这是玩我吗?”纪云开欲哭无泪,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走了这么久,也没有遇到一只动物了,原来这附近没有水源,动物根本无法生存。

    “老天爷,你赢了!”纪云开愤愤的将手中的竹筒丢入污水中,只留下一个,转身往回走。

    这破地方,她真的一刻也不想多呆,简直是心塞!

    “扑通,扑通……”竹筒落水后,很快就浮了出来,在水面上飘来飘去,一如落叶。

    一路绑了布条,纪云开并不担心会迷路,按原路折回,途径竹林,纪云开又停了下来,不过她这一次不是砍竹子,而是挖坑。

    纪云开用匕首在竹林旁挖了好几个坑,然后去摘大叶子,将叶子铺在坑底,然后又在上面铺一层,将坑封好,不露一丝缝隙。

    山底湿度大,水气足,她记得以前听战友提过,特种兵在野外寻不到水源,就会挖坑用塑料封坑,利用湿气取水喝。

    她以前没有试过,也不知这法子能不能取到水,可她找不到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用同样的方法,将其他坑也铺好、封好后,纪云开就去采竹叶。山底湿度大,虽是盛夏可此时尚早,山底下的温度也低,竹叶上仍有露水,纪云开小心的将竹叶上的露水倒进竹筒里,差不多把竹林的竹叶全部祸害完后,才装了指甲盖那么深的水。

    这点水,纪云开一口就能喝完,可她现在舍不得喝,因为萧九安比她更需要水。

    抿了抿干裂的唇,纪云开认命的去挖竹笋。不知山底气候偏凉的原因还是其他,竹林里还有不少竹笋,不过大多都很老了,纪云开把长得嫩的竹笋全挖了,剥掉外皮,切成片,就这么生着吃。

    生笋又涩又苦,难吃极了,可水份却很多,即使再难下咽,纪云开也逼着自己吃了一个,至于剩下的?

    当然是带走了!

    也不知燕北军什么时候能找到他们,万一燕北军两三天后才找到他们,这两三天他们都不吃东西吗?

    要知道,她这一路走来,可是连个野果子也没有看到,除了这些竹笋外,他们恐怕找不到其他吃食。

    将竹笋一一处理干净,装在竹筒里,纪云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上前一一检查小坑,发现叶子上果然蓄满了水珠,当下大喜。

    “太好了,不用担心没水喝了。”虽说这个办法能蓄的水不多,可足够她和萧九安喝。

    纪云开没有急着将水倒进竹筒,而是小心翼翼的捧着水珠,往嘴里倒。

    她嘴里又苦又涩,虽不像之前那般需要水,可她也想喝一口水,润润唇,去去嘴里的涩味。

    不过纪云开也舍不得多喝,只喝了一片叶子上的水,其他叶子上的水珠,她都倒进了竹筒里。

    有了这些水珠,纪云开差不多收集了半筒水,足够萧九安喝一顿了。

    想到来的路上好似没有铺坑用的大叶子,纪云开摘了几十片带上,然后背着刚挖的竹笋,提着水返回原地。

    纪云开这一来一回大约花了一个半时辰,等她回来太阳已经老高了,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折射进来,打成无数的碎片,洒在萧九安的身上,或明或暗的光线交杂在一起,柔和了萧九安的眉眼。

    纪云开远远看到,不由得一笑。

    这个男人长得真得很好,难过能迷倒京中的贵女,只是这个男人只有在昏迷不醒时,才会让人觉得无害。

    知道萧九安的状况不好,纪云开没有浪费时间,放下竹笋和叶子,就拎着水来到他身边,捏开他的嘴,将水灌进去。

    纪云开喂药的技术不差,萧九安也算配合,半筒水一滴也没有洒出,全部进了萧九安的嘴里,只是萧九安伤势严重,光喝点水根本不行。

    喂完水后,纪云开又继续挖坑蓄水,争取存点水给萧九安擦擦身子,不然他一直这么烧下去,就算人不死,脑子也要烧坏。

    虽说,只要萧九安不死,她就不会担心陪葬的问题,可萧九安没有继承人,燕北王府也没有其他的男丁,一旦萧九安变成了傻子,身为他的妻子,她的处境就会十分危险。

    她可不认为,她有本事守得住燕北军。

    喂了水,挖了坑,纪云开的目光又落到那堆竹笋上,这是山底唯一能吃的东西,可生竹笋又苦又涩,纪云开不认为昏迷不醒的萧九安能吃下去,可萧九安这样不吃东西也不行。

    “难不成,我还要把竹笋煮烂了喂他?可我去找哪里找火!”理解她成为古代人不久,她压根就没有随时带火折子的习惯。

    至于萧九安?

    你能指望手握大权的燕北王,随时带火折子吗?

    与其指望燕北一阵随手带火折子,不如指望钻木取火有用。

    不过,纪云开不会傻得去找块木头,然后钻木取火。先不说要钻多久才能产生火星,就是那根木头她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了。

    要知道,钻木取火用的木头也是有讲究的,不是她随便砍棵树就能钻木取火的,没有合适的钻板,她就是钻到手出血也生不出火。

    “要怎么生火呢?”钻木取火这种蠢办法必然不可行,她必须另想他法才行,可是……

    不等她想到取火的办法,就见萧九安的脸色突然由通红转青灰,嘴角还有黑色的血溢出,那样子一看就是……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