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25章 625指责,惹不起的凤祁

第625章 625指责,惹不起的凤祁

承九 直达底部
    第6章6指责,惹不起的凤祁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纳。二·五·八·中··网纪云开确实不能拒绝纪大人这个父亲的请求,尤其是他当众的请求,但是……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当流言的重心转到纪澜身上,纪云开着实吓了一跳。她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天地良心,她压根就没有想过坑纪家,她真的是无心。

    不过坑了纪云开也不后悔。

    想到纪家人的尿性,纪云开猜测纪家人肯定会找上她,或者说牺牲她。

    当然,她也不怪纪家,这事毕竟是她引起的,她在纪家人眼中从来都是多余的,要牺牲一个人来保全纪家的时候,自然会想到她。

    但不怪并不表示她会配合,她对纪家没啥感情,也不在乎纪家人怎么待她,却也不会为纪家牺牲。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流言传开的第二天,纪云开就低调的去找端王世子,然后躲藏进琉璃坊,美其名曰给端王世子帮忙了。

    琉璃坊被烧后,端王世子就以最快的速度筹备重建一事,现在琉璃坊已经建好了,且每天还能烧制出不少的琉璃。

    不过,琉璃坊现在并不烧制琉璃器皿和摆件,现在琉璃坊只烧制整块整块的琉璃,用来建琉璃屋。

    大块的琉璃要是厚度不够,根本无法拿来建屋子,琉璃坊的人试了几次,才建出符合需要求的琉璃方块。

    “半人高,一人宽,这是极限了,再大的话就撑不住,一装上就会碎。”端王世子亲自带着纪云开,来到琉璃坊,查看他们烧制好的琉璃。五八中網

    “听你的,没有烧彩色的琉璃,只是完全透明的琉璃我们也烧不出来,最好也只能烧制出茶色的。我让人试了,这种琉璃能挡住部分光,但又不会影响视线,用来建琉璃屋最好。”为了实验,端王世子给自家妹妹建了一个小号的琉璃屋,只够一个人进去,里面的空间有限,和狗屋差不多,但就是这样陶安郡主也高兴坏了。

    要知道,琉璃可是奢侈品。天武公主有一顶琉璃轿子,就张狂的上了天,有一个琉璃屋,那是何等风光的事。

    可惜陶安郡主最深居简出,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没法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生生让这份风光打了个折扣。

    “数量够吗?要够的话,我们可以开始建琉璃屋了。”萧九安不在京城,纪云开了一出屋子就有人监视,纪云开找不到别的事可做,只能把主意打在琉璃上。

    当然,要不是流言的事,她会呆在屋内不出门。像她这种不怎么与来往的死宅,只要给她一屋子的书,她可以在家呆到天荒地老。

    “够。地方也选好了,就在琉璃园内。”端王世子办事效率极高,萧九安和纪云开去黑石山的这段时间,端王世子就在建琉璃园。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大框架已经建好了,就差将琉璃物件摆进去了。

    “那你带人去建琉璃屋,琉璃坊的事就交给我来办好了。”他们当初跟凤祁谈好了,要给凤祁建一个琉璃屋,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纪云开只得放弃亲手建琉璃屋的活,改为盯着琉璃坊。

    琉璃坊外有重兵的把守,哪怕是纪大人也没有办法进来,她呆在琉璃坊绝对安全。

    “你这是顾忌燕北王?怕燕北王不高兴?”端王世子很清楚纪云开和凤祁之间的事,一听就明白了。

    “不,我是顾忌凤祁。”她既无意,就不能给凤祁更多的念想,而且一个已婚妇人,为另一个男人建琉璃屋,这事传出去她的名声不好听,萧九安也难堪。

    “你这么想是对的,凤祁现在不一般,你与他少些牵扯是对的。”纪云开毕竟成婚了,且男子风流没事,但风流的对象要是已婚妇人,多少会有损名声。

    “凤祁现在怎么了?”纪云开好奇的寻问。

    她回京这么多天,除了刚进城那天在宫门口见过凤祁,后面就再也没有见过凤祁,甚至连凤祁的消息也没有听过。

    燕北王府的人,是绝不会把凤祁的消息告诉她的,甚至还会挡住所有与凤祁有关的消息。

    “凤宁原本要外出游学,可在临出发前犯了大错,被凤家放逐,之后凤祁收拢了凤家的权利,现在他已是凤家手握实权的继承人。且,因为凤家主前段时间犯了错,现在他完全可以代表凤家。”要看一个人是不是继承人,能不能代表家族,不是一个家主名头、一个继承人名号就管用的。

    就像当初,他有世子的名号,可他真有世子的实权吗?

    并没有。

    再看现在,他仍旧只是一个世子,却能代表端王府,他行驶的是当家做主的权利。

    “果然……是我的大师兄。”听到这个消息,纪云开打从心底为凤祁高兴。

    这一切本该就是凤祁的,凤祁可以不要,但却容不得旁人从他手上抢走。

    “你这人还真是……你该知道,凤祁夺权的手段,绝不会怎么干净。”端王世子不得不提醒纪云开,让纪云开明白,凤祁已不是当初那个凤祁了。

    百年世间,内里的斗争比皇位之争还要可怕,凤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握稳凤家的权利,可见他的手段。

    这种人,轻易不要惹,不然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权利斗争什么时候干净过,我没有那么蠢。”她不是卫道夫,她不会站在道德的至高底指责旁人。

    不同的阶层又不同的活法,她欣赏善良仁慈的人,佩服品性高洁的人,但也不排斥用手段算计人。

    处在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守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要是善良单纯,不争不抢,最后很有可能会被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端王世子见纪云开明白也就不再多说,再说下去他就成小人了。

    知道纪云开要躲纪家人,端王世子十分干脆的放权,把琉璃坊全权交给纪云开负责,然后就去给凤祁盖琉璃屋了。

    至于外面的事?

    端王世子笑了笑,半点也不放在心上。

    他现在只想着赚钱,朝堂上的斗争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九爷说:连着加了几天的班,先睡一会。晚点起来再写两章,具体时间不定,你们最好明天一早来看,然后我相信明天上午还会有更新。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