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451章 451你是这样的萧九安

第451章 451你是这样的萧九安

承九 直达底部
    这是凤家的庄子,北辰天阙一个北辰的皇子,却出现在凤家的庄子,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凤家与北辰有染。

    这事萧九安早就知道,但是皇上不知道,今晚北辰天阙临时约萧九安在这里见面,以为萧九安来不及做什么,可不想……

    萧九安通知了皇上的人。

    这不是萧九安第一次借皇上之手来对付北辰天阙,但这一次无疑是最狠的,因为倒霉的不仅仅是北辰天阙,还有凤家。

    “萧九安,你要不要脸!”马蹄声越来越近,甚至还能听到将领的下令声,北辰天阙知道他就是现在跑,皇上的人马也会发现他的踪迹。

    就算他能跑掉,凤家也一定会因此受牵连,更不用提,萧九安就在这里,他就是想跑也跑不掉。

    “比不上你们,为难一个弱女子。”凤宁既然不肯放过纪云开,执意对纪云开出手,他为什么要给北辰天阙和凤宁面子?

    北辰天阙和凤宁莫不是以为,他是软面团,可以随意拿捏?只会被动防御而不会主动出手?

    北辰天阙和凤宁还太想当然了,欺负了他萧九安的人,还想他萧九安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跟他们合作,简直是作梦。

    马蹄声越来越近,北辰天阙知道他是跑不掉了,看着萧九安从容淡定的身影,北辰天阙咬牙切齿的道:“萧九安,这笔账我记下了。”

    然而,萧九安却是头也不会,继续往外走。

    他与北辰天阙之间本就不死不休,多一笔账少一笔,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北辰天阙爱记就记,真当他怕了。

    在萧九安的身影消失在北辰天阙面前时,门外响起“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皇家禁军鱼贯而入……

    北辰天阙见萧九安走了,转身往外跑,可他刚一转身,一枚暗器就从他背后袭来。

    “该死。”不用想也知,这必是萧九安的手笔。

    在皇家禁军没有看到北辰天阙前,他是不会允许北辰天阙离开的,这一点北辰天阙也清楚,只是他不甘心,他总要试一试……

    暗器力道劲猛,北辰天阙知道,他要是不避开必然会受伤。可要避开必然会影响速度,而这片刻的迟疑,便会让他失去最佳的离开的时机。

    当然,他要是受伤了,就更走不掉了。

    无奈,北辰天阙只能停下来,避开暗器,可是……

    这只是第一枚,他一停下来,暗器便一枚接一枚的打过来,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阻的北辰天阙更是没法走了。

    “萧九安,你给我记着!”北辰天阙气得破口大骂。

    他见无耻不要脸的,可真没有见过像萧九安这样无耻不要脸的,萧九安简直是刷新了他的认知下限,他发现他到今天才认清萧九安。

    然而,回答北辰天阙的,只有一枚枚暗器。

    “哒哒哒……”皇家禁军破门而入,被暗器困得无法脱身的北辰天阙,与皇家禁军碰了个正着。

    “拿下他,生死不论。”领头的人看到北辰天阙,细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寒光。

    禁军蜂拥而上,将北辰天阙团团围住,他这个时候就是能脱身,凤家也百口莫辩。

    见事情如自己预想的那般发展,萧九安并没有留在原地,等北辰天阙被抓。

    萧九安很清楚,凭朝廷这些人抓不住北辰天阙,当然他要出手就不好说了,但他不会出手。

    把北辰天阙抓住了,北辰天阙把所有的事都一肩扛了,凤家就洗干净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这次要算计是凤家!

    萧九安这次是真得走了,头也不回,直奔至道学宫。

    学宫内,南瑾昭事先收到了消息,在学宫最高楼等萧九安。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时辰,同样的两个人。

    萧九安站在屋顶,看着对面的南瑾昭,剑眉微拧。

    和北辰天阙相比,南瑾昭才是难缠的那个,他属于半光明正大的潜藏在天启,就连皇上也知晓,可皇上却默许了,可见南瑾昭的手段。

    南瑾昭等了片刻,不见萧九安开口,便主动道:“王爷邀我前来,有何贵干?”

    “琉璃的方子,给你。”萧九安倒是干脆,拿出方子与协议,同时丢给南瑾昭。

    南瑾昭接过,快速扫了一眼,已将琉璃的方子记了七七八八,晃了晃手上的协议,南瑾昭笑得人畜无害:“王爷就不怕我不签吗?”

    看到了方子,他完全可以毁约,让萧九安吃个闷亏。

    “本王就希望你不签。”这是实话,半点不假,可他也知道南瑾昭一定会签,因为……

    “我怎么可能如你所愿,要是不签,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云开。”南瑾昭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为了这么点利益,在纪云开面前,留下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印象,得不偿失。

    “本王王妃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萧九安沉着脸斥道,明显是不喜。

    南瑾昭的反应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着实是没有意思。

    “我与云开相谈甚欢,她许我直呼她的名字。”南瑾昭睁着眼睛说瞎话,一副事实就是如此的样子。

    这就是南瑾昭,面上人畜无害,笑容淡然,实则却是心狠如辣,谈笑间便能坑死人不偿命。

    只可惜萧九安并不上当,嘲讽的道:“你当本王出现在这里,是巧合?”他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知晓南瑾昭与纪云开之间的谈话。

    当然,是知道十成还是七成,萧九安是不会主动说的,这种事南瑾昭自己去猜就好了。

    南瑾昭没有一丝被拆穿的心虚,反倒笑得更加温和:“王爷不必诈我,我知道云开不会把什么告诉你,我和云开之间的秘密,云开绝不会告诉第三人。”

    能催生百草在南疆都是了不得的本事,只有少数人知晓,更不用提在天启,纪云开只要有一点脑子,就不会把这事告诉旁人。

    一个不好,就会引得萧九安怀疑纪云开是南疆人,而依燕北王府与南疆之间的仇,萧九安恐怕会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心态杀了纪云开……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