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409章 409推断,不看好女人

第409章 409推断,不看好女人

承九 直达底部
    第409章 409推断,不看好女人

    皇上和天武公主猜不出,请银楼十八学士出手伏杀萧九安的人是谁,同样北辰天阙也猜不出来。

    还是那句话,能请动杀手组织,派杀手伏杀萧九安,真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萧九安威名太盛,早就列入了杀手组织的黑名单,出再多的银子也没有杀手组织愿意接这笔生意。

    杀手组织做的是杀人的买卖不错,杀萧九安确实是赚钱的大生意不错,可前提是要有那个本事,有钱没命花有什么用?

    培养一个优秀的杀手不容易,接下诛杀萧九安的生意,十有**能把一个顶尖的杀手组织拖垮。

    银楼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接下了诛杀萧九安的任务,派出了顶尖的十八学士,结果十八学士全军覆没,只留下一个活口,且也成了废人。

    银楼花了多少年培养出十八学士没有人知道,但大家都知道,银楼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将十八学士推向顶尖杀手的行列。

    可现在呢?

    就因为接了诛杀萧九安的生意,银楼十八学士全军覆没,出道至今从无败绩的记录也打破了,最主要银楼的声誉受损不说,还得罪了萧九安。

    萧九安可是出了名的爱记仇,逮到机会,萧九安绝不会放过银楼。(乡/\村/\小/\说/\网 )

    “谁有那么大的面子,能让银楼接下这笔生意?”北辰天阙想了许久也想不出,只好问凤宁。

    凤宁手上有凤家和王家的资源,他知道的比别人多。当然,前提是他愿意知道。

    “听说新任南疆王,南瑾昭与银楼私交不错,当年银楼在南疆遇难,南瑾昭救过他,两人有过命的交情。

    ”凤宁知道的确实不少,但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凤祁身上,凤祁才是他的目标。

    对萧九安的事,不过是顺带关注一下,能下手最好,不能他也不会花心思。

    他的敌人不是萧九安。

    “南瑾昭?他有什么理由花这么大的代价,诛杀萧九安?”南疆的敌人是燕北军,不是萧九安。杀了一个萧九安还会有第二个燕北王,燕北军依旧能压得南疆无法动弹。

    这也就是十方世界给萧九安排名时,不计算燕北王府的势力,只计算他个人的势力的原因。

    不管萧九家有多么嚣张,多么不将皇上放在眼中,他都是天启的燕北王,他手上的燕北军虽归他统领,可他们是天启的燕北军。

    不管是燕北王的封地,还是燕北军,都属于天启这个国家的势力,燕北军可以给天启皇帝加成,但却不能给萧九安加成。看最快章节就上(乡/\村/\小/\说/\网 )

    不像凤家、王家几个大世家,他们拥有的是属于家族的力量,不是国家赋予的,所以他们可单独计算。

    “不知道,也许是为了试探,毕竟萧九安先前中毒昏迷了数个月,就算解了毒,也不敢保证他的武功恢复如初,派银楼十八学士出手试探,正好。”凤宁满不在乎的说道,而显然的是,他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不等北辰天阙问起,凤宁就道:“你的人可查到了凤祁跟萧九安在林中做什么?”

    一呆就是近二十天,要说凤祁与萧九安没有密谋什么,凤宁都不相信。

    “凤宁带了许多药材过去,从长公主那里传来消息,说是纪云开的脸恢复如初了。”两个消息相结合,不难猜出凤祁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只是,纪云开都回王府了,凤祁为什么还呆在林中不出来?

    “长公主?那个女人还在满世界的,找伤她的幕后黑手?”凤宁不屑的开口,嘲讽意味十足。

    “你下手狠了。”旁人不知,北辰天阙却是知道,那对双胞胎是谁的人。

    “那又如何?”凤宁眼角一瞥,傲气十足的道。

    别说长公主查不出来,就算查到了又如何?

    长公主能要他凤宁的命吗?

    他是凤宁,凤家的凤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长公主想要动他,还得好好掂量掂量。

    “一个蠢女人罢了,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北辰天阙不满凤宁把时间和精力,用在算计长公主身上。

    像长公主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他们出手,凤宁这是完全没有弄清事情的轻重。

    “我高兴,你能奈我何?你不把精力放在小人物身上,可有办成什么大事?琉璃的制作方子拿到了吗?”凤宁反讽道。

    北辰天阙当即被咽住了,顿了片刻才道:“不急,天武比我更急,他们会动手。”

    “天武?他们能做什么?毁了琉璃坊吗?蠢。”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虽能拖延一时,但却无法拖延一世。

    最终,端王世子还是会制作出琉璃,还是会抢走天武的独家生意。

    “天武还真有这个打算,不过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永久阻止天启制作琉璃,只是不让赵辰禾的琉璃坊,影响两国的合作。”只要端王世子短时间内,无法烧制出高质量的琉璃,那么天武的琉璃仍旧奇货可居,在谈判中,天武也能占据主动权,能让天启高价买他们的琉璃。

    “但愿天武公主能成功,虽然我并不看好那个女人。”凤宁从来不曾把天武公主当回事,更不曾把她看在眼里。

    这世间终归是男人的世界,有一个凌驾众男人之上的天武皇后已是意外,绝不可能再出现一个。

    倒不是凤宁看不起女人,认为女人愚蠢无知,相反他十分客观,他知道这世间有许多女子不比男人差,可是……

    这个世界,终归掌握在男人手上,天生就对女人不公平,女人一出生就被限制的,她所学、所见皆有限制,这也就造就了她们的短视与无知。

    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怪掌控话语权的男人,不会容许一个女人在他们头上蹦达,更不会容许出现一群女人,来抢他们的权利。

    出了一个天武皇后已让那些男人扼腕,是以,绝不会再出现第二个,这与天武公主聪明与否无关,只因为这个世界男人占据了主导地位。

    就如同,世家名门更容易出大儒,而寒门难出贵子一样,不是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天生比旁人聪明,而是主导权在世家手中。

    世家子弟要走这条路很容易的,寒门学子却一辈子也碰不到这样的机会,世家也不会允许寒门子弟蹦出来,瓜分他们的利益。

    一个机会,便定了大多数人的未来。

    女人和寒门学子一样,他们没有选择的机会,或者能说能选择机会太少了,他们能走的路太少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