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381章 381神人,你们要闹哪样

第381章 381神人,你们要闹哪样

承九 直达底部
    第381章 381神人,你们要闹哪样

    一觉醒来,屋内静悄悄的,完全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纪云开心中有十万个不解,可看守的小兵不让她出去,而屋外除了看守的小兵外,再无旁人,她就是想要寻问也找不着人。

    “这一个个的搞什么呀,神神秘秘的。”这事很不寻常呀,她一个病人,没人照顾就算了,居然不让她出去,萧九安到底什么意思?

    “王妃,你的早膳,还有药。凤祁公子说,这碗药要在吃早膳前喝。”小兵给纪云开端来吃食与药,放下后又恭敬的退下了,没有多说一句话。

    药的温度正正好,纪云开仰头一口喝完,发现味道不仅不苦,还挺好喝的,而早膳是菜粥,什么菜不知道,纪云开只知道味道比她先前吃的好百倍。

    味道好是正常的,纪云开喝的早膳与药,皆出自凤祁之手就明白了。凤祁为了让她喝到不苦的药,不知费了多少心血,至于这碗菜粥就更不用提了。

    萧九安在这一片呆了这么多天,附近哪里还有新鲜的野菜,为了找新鲜的野菜给纪云开熬粥,凤祁天不亮就进山了。

    吃饱了饭,纪云开招来小兵收拾餐桌,同时再次问道:“王爷有空吗?我想见他。”既然小兵传不了话,那就让她亲自跟萧九安说吧。

    不是还要她解决矿道的问题吗?把她关在这里,怎么解决?

    “王爷这会正在矿山那里,脱不开身。”小兵如实回道。

    “那诸葛小大夫呢?”至少来个人,跟她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她一个人呆在屋内,哪也不让去,多无聊呀。

    “诸葛小大夫在照顾伤者,也脱不开身。

    ”小兵再次说道。

    纪云开无力了,咬咬牙说道:“凤祁公子呢?”不至于每个人都忙吧?总有一个人能过来,告诉她怎么一回事吧?

    明明就是治病,怎么搞得像是软禁她一样,亏得她这人不爱胡思乱想,不然真会把自己吓死。

    “凤祁公子也在矿山那里帮忙,好像凤祁公子懂堪舆。”小兵说起凤祁,不由得露出崇拜之色。

    凤祁公子不仅才学出众,医术了得,精通堪舆,识文断武,还会做饭,简直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可惜凤祁公子只给王妃做了一小份,其他的包括他自己都没有。

    “师兄连堪舆也懂?”纪云开承认,她被吓住了。

    是不是除了生孩子外,就没有她师兄不懂的?

    “凤祁公子说他曾自学过,并不精通,可参将说凤祁公子不比大家差,很厉害。看最快章节就上(乡/\村/\小/\说/\网 )”小兵偷听到一耳朵,便偷偷跟纪云开咬耳朵。

    “简直不是人。”自学就能不比大家差,这要有高人指点,那岂不是连高人也要佩服?

    纪云开突然发现,她这算什么天才少女?有凤祁这个天才在,谁敢自称天才?

    小兵连连点头,附和纪云开的话:“凤祁公子真不是人,他是文曲星下凡。”

    “你说得有理……”纪云开被打击得不要不要的,也没心情去追问萧九安把她“软禁”在木屋做什么,趴在桌上自我反省。

    她学习能力不差,曾经也刻苦,可问题来了,那是曾经,她现在懒得要死,根本没有学习的念头。

    “果然是要活到老学到老,不然就会被人抛下。

    ”纪云开决定,回头她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就算不学别的也要把医术提高。

    不然,每次自己得个病,中个毒,就要去麻烦凤祁师兄,简直是丢尽了大夫的脸。

    纪云开趴要桌上自我反省,直到小兵送来中午的药和午膳,纪云开才蔫蔫的起来,先把药喝了,再吃饭。

    “这药怎么怪怪的?”纪云开咂巴着嘴巴,发现中午的药和早辰的药味道有些不同,可具体哪里不同,她一时也说不上来。

    不过,纪云开也没有仔细去品,小兵说了这药是凤祁师兄亲手熬的,他直接端来的,不假他人之手,所以不会存在问题。

    且她也可以肯定,这药无毒。

    中餐十分丰盛,有菜有汤不说,还有甜品,让纪云开意外不已。

    要知道,她先前在军营吃只有腥臭的野菜汤和馒头可以吃,这简直是开小灶呀。

    纪云开幸福得不要不要的,一个人把菜和汤全部吃完,连甜品也不放过。

    刚吃完,纪云开就开始犯困了,眼皮直打架,完全撑不住,她强撑着走到床边,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药真有问题?”

    “该死!”合眼前,纪云开低咒一声,暗骂自己大意了。

    纪云开睡下没有多久,隔避的药桶就泡了好药,萧九安过来,将纪云开抱了过去,脱下她的衣服,将她放在浴桶里。

    出去,就看到在外等候的凤祁:“为什么要把她弄倒?”

    “为了方便。”凤祁坦然的说道,用黑布将眼睛束上。

    其实,主要是为了避免尴尬,他与小师妹之间已经够尴尬了,能不见最好,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无聊。”萧九安嘲讽地说道,凤祁笑了笑没有说话,缓步走进木屋。

    和先前一样,萧九安带着凤祁确认了一个穴位后,凤祁就独立完成了整套针,一刻钟后收针,往外走,留下萧九安在屋内照看纪云开。

    凤祁将药量拿捏的十分好,凤祁刚走出去没有多久,纪云开就醒了,萧九安甚至来不及,帮她取出浴桶的凳子。

    “萧九安,这是怎么回事?”醒来的纪云开,发现自己坐在浴桶里,稍稍安心了。

    没有出事就是最好的事,她还以为,谁那么有本事,能在萧九安的眼皮底下绑人。

    “如你所见,你在泡药浴。”萧九安见纪云开醒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反正纪云开知道怎么做,他才懒得管她。

    “你等等……”纪云开连忙叫住萧九安:“即是泡药浴,那泡完了你干吗不让我出木屋?还有,为什么要把我放倒?”

    她对天发誓,她先前喝的药绝对有问题。

    “这个你要问凤祁,本王很忙。”萧九安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纪云开一个人在屋内,任凭纪云开怎么叫唤,都不曾回头。

    他才不会告诉纪云开,他把纪云开关在木屋内,是因为纪云开她需要静养……

    九爷说:好吧,时间出问题了,余下两更还在写。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