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338章 338不满,诱拐单纯少年

第338章 338不满,诱拐单纯少年

承九 直达底部
    第338章 338不满,诱拐单纯少年

    一连两个问题,不仅没有难倒凤祁,反正让己方更丢脸了,在座的人有泰半脸色都很难看。(乡/\村/\小/\说/\网 )

    虽说上台提问的人,只是两个普通学子,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这两个问题都是那些针对凤祁的名士大儒提出来的,那两个学子的惨败,其实也就是在场大多数大儒的惨败。

    一群人折腾了半天,却怎么也赢不过凤祁一人,真是想想都憋屈。

    “第三题,请……”久久没有等到第三个出题人上台,凤祁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连胜两局对他来说已经够了,第三局无所谓胜负,只要不落入对方的陷阱,把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就好了。

    仍旧是一位学子,在凤祁的提醒下,抖着两腿上台:“凤,凤祁公子,请赐教。”

    “请出题。”凤祁仍旧是那副样子,并没有因为连赢两局就沾沾自喜自满,可见其心性之沉稳,远非同龄人能比的。

    凤祁的沉稳也影响了那名上台的学子,那人深吸了两口气,缓解了心中的紧张后,便道:“凤祁公子,你能告诉我,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这题也不知是谁提出来的,提出来时他们自己人就先争了一顿,结果有人说是先有鸡,因为鸡生蛋,也有人说是蛋,因为有蛋才能敷出小鸡。

    一群人各自争论不休,但谁也拿不出一个好的理由也说服对方,因为先贤圣人从来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现在,他们拿这个问题来考凤祁,也就是为了为难凤祁。

    此题一出,纪云开当即愣住,招了招手示意费小柴上前:“你去帮我打听一下,这题是谁出的?”这题是有名的诡辩题,但按说依这个时代读书人的思维,不会想到这种题才是。

    “我这就去打听。”费小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可也知这题有多怪异,以为纪云开气出题的人为难凤祁,片刻也不停,钻入人群去打题出题人了。

    “这题怎么了?”端王世子就坐在纪云开身旁,自然听到了她的话,好奇地寻问了一句。

    这题虽然一样刁钻,可却比先前两题好答多了,至少不会掉入陷阱,被人当棋子用。

    “没有,只是好奇第三题为何画风突变。”可就不是画风突变,先前两题即刁钻又犀利,且全是与政治有关,一个不好就会惹来一身腥,这道题虽然同样不好回答,可去安全多了。

    “也是,这道题可不像那些大儒的出题风格。”太浅显太白,那群自以为高深的读书人,绝不会出这种直白的题目。

    “嗯,听听凤祁师兄怎么回答。”这题,放在后世都无人说出一个所以然,也不知凤祁师兄能不有说出一个让人无法辩驳的逻辑。

    是,这种题不需要讲什么科学,只要说出一个让人无法辩驳的逻辑,或者引圣人言论证明你的结论是有圣人认可的,那么你就赢了。

    但,纵观所有圣贤之言,也没有哪位圣人说过先有鸡和先有蛋的问题。而且这题凤祁还不能像先前两题一样,以问制问,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是以,这题凤祁必须想出一个让人无法辩驳的逻辑。

    这道题确实麻烦,凤祁想得比之前两道题花的时间都久了,提问的学子也很有眼色,并没有催促,耐烦等凤祁回答。

    一柱香后,凤祁开口了,却不是回答,而是问道:“你的说蛋,是指鸡蛋吗?”

    “当然。

    ”不是鸡蛋那是什么蛋。

    “你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吗?”凤祁又重复了一遍问题,提问的学子十分单纯,听了没有问题就点头了。

    纪云开见罢,强忍着捂脸的冲动,默默地吐槽:“师兄这是在诱拐单纯少年。”简直不忍直视。

    是个人也知道,凤祁不会无缘无故的重复问题,这明显是陷阱呀,可偏偏提问的那位学子太过单纯,什么也不想就点头了。

    “凤祁公子不是绵羊,他是披着羊皮的狼,这些人不是他的对手,且根本不需要你来撑腰,他自己就可以解决。”所以,不是凤祁被这些人欺负,而是这些人被凤祁打击得溃不成军。

    “是他们逼的,我师兄一向与人为善,心性淡泊,从不争强好胜,更不可能主动找人麻烦,要不是……”一连串的溢美之词从纪云开嘴里说出来,端王世子猛地发现四周气温陡降,连忙打断纪云开的话:“知道你大师兄好,不用你再说了。”

    纪云开是多傻来着?没看到王爷不高兴吗?

    琉璃的事,他还不知道怎么跟王爷解释呢,纪云开这又撩虎须,是嫌他的命太长吗?

    “世子爷,我们家王爷的记性很好,且一向记仇,没用的。”纪云开就坐在萧九安身旁,端王世子都发现了萧九安不高兴,纪云开当然也发现了,至于原因?

    纪云开不用想也知道,左右就是萧九安变态的独占欲呗,不喜欢她提凤祁师兄。

    “纪云开,惹祸的人是你,关我什么事。”端王世子觉得,他真得是无辜极了。

    他招谁惹谁了,又不是他想来至道学宫的。

    纪云开似笑非笑地看了端王世子一眼,红唇轻启:“琉璃……”琉璃的事费小柴刚刚也跟他说了,还偷偷摸摸的让她多画几套,他好拿去孝敬谷主老爹和漂亮师叔。

    纪云开自然是满口应下,反正又不用她烧制,有端王世子在呢。

    “纪云开,我那是为了谁!”他还不是为了大家的琉璃生意,要不是如此,他堂堂端王世子哪里需要拉下脸去找人帮忙。

    端王世子一口血憋在喉咙里,险些吐了出来,越过纪云开,偷偷看了萧九安一眼,却发现萧九安身上的寒气退散了,且脸色好看了许多。

    这是怎么了?

    燕北王中邪了?

    端王世子一脸不解,伸手戳了戳纪云开的胳膊:“纪云开,你们家王爷怎么了?”

    纪云开没好气拍掉端王世子的手:“别闹,师兄要回答对方的问题了。”不要害她错过凤祁师兄的精彩解答,更不要害她错过,欣赏那群大儒变脸的绝技。

    “纪……”端王世子哪肯轻易放弃,可刚喊一个字,发现周边的温度再次下降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