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80章 父子情,今日断

第280章 父子情,今日断

承九 直达底部
    第280章 280父子情,今日断

    端王世子语气平静,面上甚至带着笑,没有一丝愤怒与不满,就好似在说别人的事,可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到了他眼中的泪……

    众人沉默,就连北辰天阙也没有吭声,唯有端王,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耗子,惊恐的指着端王世子:“你,你居然知道?你居然什么都知道?”

    当时他才多大?八岁还是六岁?

    那么小的孩子,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惨死,居然一声不吭,忍到现在,真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是呀,我什么都知道,知道你为了一个贱人害死我娘,然后我还天天对着那个贱人叫母亲,一叫就是十多年,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能在端王府活到现在,端王世子怎么可能不了解他的父亲。(飨)$(cun)$(小)$(说)$(網) >

    即使什么也没有说,他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你,你心机深沉,小小年纪心思就不正,你这样的儿子,我要不起,我要不起!”端王真的吓到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这个温润尔雅,见谁都是笑容满面的儿子,心里藏了这么多事,还能像无事人一样过日子。

    “可怕?我也觉得我很可怕,你知道我多想杀了你和那个贱人。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丢下妹妹,更不能害了舅舅一家。”端王世子面上的表情不变,显然,根本不受端王影响。

    “可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因为谁?”端王世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谦和,可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父亲你还记得吗?当时我病重,妹妹年纪小,我们一直睡在马车里。你把我娘推出去后,让下人来看我们,说要是我们醒了或者知道了什么,就把我们杀了。

    ”说到最后,端王世子的声音终于颤了颤。

    天知道,当时的他有多害怕,他那时候什么也不懂,要不是听到母亲死前不断的叮嘱他,要他照顾好自己,要他照顾好妹妹,不要恨,他怕是撑不到今天。

    那时候他才多大,看到自己亲娘被父亲推出去,送给一群禽兽,却要装作无事人一样,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也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自己当时做了什么。

    “虎毒不食子,父亲,你……你真得是我们的父亲吗?”端王世子终于崩不住,失声哭了出来。

    他是怨的,他是恨的,可是他太小了,他的父亲位高权重,他的舅舅手上没有实权,真要惹怒了他父亲,他和妹妹死不足惜,他舅舅一家也没有好下场。

    为了让自己的亲人好好的活着,他只能忍,忍得心在滴血也要忍。

    “不,不是的,当时,当时……”端王想要解释,可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说。

    当时,当时他为了表妹神魂颠倒,别说牺牲儿子,就是牺牲亲娘,恐怕他也不会眨眼,可是他现在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辰禾,父王知道错了,父王真的知道错了。”回想他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与妻儿在一起,而不是与表妹在一起。

    他的表妹,不,不不,那个女人不是他的表妹,是毁了他一生的恶妇!

    “错了?一句错了,你能让我娘活过来吗?一句错了,你能让我的童年不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吗?一句错了,你能让我每夜合眼,不再看到我母亲被你送回去的画面吗?”

    “错了?错了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死去的人活不过来,失去的永远都失去了。”

    端王世子不再强压心中的怨恨,他双眼通红,厉声指责:“父亲,你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可怕,可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谁害的?天知道,亲眼看到我娘被你们害死,我不恨你们就好了,还能对你们笑?可是,我没有选择,我不得不笑,我不笑那个女人就说我像我娘,然后对着我哭,之后你做了什么?你打我,罚我,让我笑,不许我跟我娘学,不许我身上有一点像我娘的地方。

    父王,不是我想过成这个样子,而是不能不笑,不能不笑呀!”

    端王世子失声痛哭,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人前的风度翩翩,君子之风,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失去了保护的幼崽,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了。

    众人沉默,任由端王世子痛哭,就连北辰天阙也不曾吭声。

    萧九安来了,事情就不会那么顺利,多耽搁一时半刻对他来说已无所谓了。

    毕竟是成年人了,端王世子哭了片刻便冷静了下来,可他刚停止哭泣,屋内又传来一阵低低的抽泣声:“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世子哥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说话的是陶安郡主,她蜷缩在角落里,整个人狼狈不堪,脸上布满泪水,也不知她在后面听了多久。

    萧九安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可他为什么要说?

    要不是纪云开多管闲事,他根本不会管端王府的死活。

    “陶安?你怎么在这里,快回去!”端王世子见到陶安郡主,第一反应就是让她回去,不想让她知道这些。

    背负仇恨生活太痛苦了,这些事他一个人背着就好了。

    “世子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的娘真的是父亲害死的吗?世子哥哥,你回答我呀?”陶安郡主没有端王世子想得那么脆弱,她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走到端王世子身边,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端王世子很想骗陶安,好让自己的妹妹过得幸福,可对上陶安悲伤却坚定的眸子,他无法说谎。

    “是的,就是那年去江南……”端王世子点了点头,闭上眼,任泪水落下。

    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他以为他已经放下了,可看到陶安才知道,他没有忘记,也放不下。

    “哈哈哈……原来,这些年,我一直认贼做母,我真是可笑,我真是可笑。”陶安郡主放声大笑,笑得悲怆。

    “原来,我能有今天的生活,全是我哥哥忍辱负重换来的。”想到世子哥哥说,不想笑却被逼地不得不笑,陶安郡主就觉得自己的心针扎似的疼。

    她的哥哥,为她做了那么多,她却一直怪哥哥对她不好,不够宠她,她真的……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