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74章 发寒,这画风不对

第274章 发寒,这画风不对

承九 直达底部
    第274章 274 发寒,这画风不对

    南疆人不曾想纪云开会爽快应下,并且以退为进逼南疆拿出诚意,一时间不由得愣住了,略缓了片刻,才道:“我们南疆王亲自带着草药过来,这还不叫有诚意吗?”

    “本王妃亲自接待南疆王,还不叫有诚意吗?”纪云开毫不客气的反击了回去。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论实力,她没有,但耍嘴皮子,她还真不输谁,唯有萧九安能咽的她说不出话来。

    “要有诚意,不应该是燕北王亲自来吗?”他们这次还真得想见一见萧九安,可惜萧九安没有露面。

    “我家王爷病了,起不来。”纪云开张口就寻了个理由,连草稿也不打,萧少戎默默地低头,以免南瑾昭看出他的尴尬。

    他们家王爷前天还在军营呢,训起人来中气十足,怎么可能说病就病?

    “病了?什么病?”两位长老急切的问道,一副十分担心的样子。

    这倒不是做假,他们是真得很关心萧九安的生死,不过不是担心他死了,而是希望他早死。

    自萧九安上位后,南疆从来没有在萧九安手上讨到一丝好。半年前,他们上一任南疆更是在惨死在萧九安手上。

    因此事南疆乱了许久,各毒宗趁乱摸鱼,最后还是手腕高超,实力不凡的南瑾昭出手,登上王位,平息了南疆的内乱。

    “被气病了。”纪云开扯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甚至故意误导了一句:“昨儿个,我们家王爷进宫去见天武公主了。”

    一前一后两句话,看似没有任何关联,可聪明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天武公主地燕北王痴心一片,怎么会气着燕北王?”南疆两位长老虽不信,可仍旧问了一句。

    “我们家王爷无意中得到了琉璃的制作方法,天武公主硬是说,那方子是我们家王爷偷来的,你说气人不气人?”天武公主知道天启有琉璃的制作方法,这事就瞒不了多久,与其让南疆事后查到,不如主动告之,反正前后也差不了几天。

    “天启会制琉璃?”南疆的两位长老顿时眼前一亮。

    他们南疆人最喜爱色彩鲜艳的东西,如毒草、毒蛇,越鲜艳的越毒,而他们越喜欢。

    同样,日常用具他们也喜欢颜色鲜艳之物,比如琉璃。

    “昨儿个刚制出来,南疆王要是不着急走,我倒是可以做主送几件给你。”琉璃制品在纪云开看来,真是再普通不过,拿来送人她毫不心疼。

    要不是这时候的琉璃制品价格昂贵,她会直接说送一批。

    “如此,我便不客气的在天启多呆几日了。”一直不曾开口的南瑾昭,突然说道。

    纪云开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好呀,燕北王府还有几间空屋,南疆王要是不嫌弃,可以住在燕北王府。”

    萧九安说得没有错,南疆人果然狡猾,这个南疆王一直不曾开口,一开口却是犀利无比。

    借她的话留在天启,这是要萧九安事后怪罪她吗?

    “不必了,我在天启有住处。”南瑾昭淡淡一笑,婉拒。

    “哦,不知南疆王住哪?如果方便的话,我和王爷改日必上门拜访。”说不说是南瑾昭的事,但问不问就是她的事了。

    “我的老师在至道学宫讲学,王妃要是想找我,去至道学宫即可。

    ”南瑾昭有问必答,气质温和,完全没有一丝杀伤力,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可是……

    越是如此,纪云开防备越深。

    她不怕恶在外的人,比如萧九安。萧九安坏得外露,坏得毫不掩饰,坏得直接、坦荡,你只要用眼睛看就知萧九安不好惹。

    她怕心怀不轨,外表无害实则恶在骨子里的人,怕用良善掩饰恶毒与凶残的人,比如南瑾昭这样。

    她不认为能坐上南疆王王位的男人会是一个无害的人,可偏偏南瑾昭的表现得十分无害,这让她不得不防备。

    不过像南瑾昭这样的人也好,因为他是“好人”,他不会将坏表现得太直接,这时候你只要脸皮厚,就能问出许多你想知道的事。

    “不知南疆王你的老师是哪位?我听说能在至道学宫讲学的,无一不是名闻天下的大儒。”至道学宫在天启境内,离京城不远,但至道学宫并不属于天启,至道学宫是十方世界建的。

    至道学宫文武兼修,教导出来的弟子各个皆不同凡响,天武公主就曾在至道学宫学习过,是以,南瑾昭是至道学宫的学生一事,萧少戎一点也不惊讶,虽然他之前并不知晓。

    “我与王妃一见如顾,我虚长王妃几岁,王妃要不是介意叫我一声大哥可好?”南瑾昭没有回答纪云开的问题,而是套起了近乎。

    纪云开笑了笑,婉拒:“南疆王身份尊贵,这一声大哥我真不敢叫。”拜托,她的丈夫和南疆打得你死我活的,她要叫南疆王为大哥,这不是打自家丈夫的脸吗?

    虽然,她并没有把萧九安当成丈夫,可架不住旁人这么认为呀。

    “那便叫我瑾昭吧。

    ”南瑾昭也不多说,再次退一步。

    纪云开默默地吐了口血,但却没有拒绝:“如此,我便不客气了。”可也没有叫出来,她不认为她和南瑾昭熟到了可以互称名字的地步,更不认为有那个地位。

    一个南疆王,一个燕北王妃,他们注定敌对!

    “王妃刚刚说要南疆拿出诚意,我亲自留在天启,算不算诚意?”南瑾昭也没有勉强纪云开非叫他的名字不可,他确实对纪云开的印象很好,但也仅限于此。

    要知道,他是南疆的王,他不是普通人!

    “这算诚意吗?”纪云开不答反问。

    “王妃要是不满,再加上我老师的名讳如何?”南瑾昭再加上一层筹码。

    说实话,他真得想知道纪云开面具下的脸有多丑。

    到目前为止,这个女人无论长相、气度、还是那股聪慧劲,都很符合他的喜好,只可惜她嫁了人,这让他有那么一点小遗憾。

    “我对至道学宫并不感兴趣。”拜托,南瑾昭都要住进至道学宫,凭萧九安的能力,要查出南瑾昭的老师是谁,再简单不过了。

    “那王妃想要什么?”南瑾昭大方的开口,语气带着那么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纵容和宠溺……

    纪云开听罢,背脊莫名的发寒……

    这画风不对!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