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57章 暴怒,王爷好可怕

第257章 暴怒,王爷好可怕

承九 直达底部
    第257章 257暴怒,王爷好可怕

    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纪云开每天除了制解药外,就只有吃和睡,按说这养猪般的日子,她就身体再虚弱也该养的白白胖胖才是,可是……

    纪云开不仅没有胖,反倒瘦了,而且比先前更消瘦,脸色也一直不曾好转,甚至比先前更惨白了,看着好似随时都会断气一样。(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因太医诊断,纪云开身体虚弱,于阳寿有碍,皇上便每日都命太医上门,为其诊治,可不管太医如何变换药方,用什么办法为她进补,都不见纪云开的身体好转,她仍旧消瘦着、苍白着、虚弱着,气血从不曾足过。

    太医头痛不已,为此上门诊断的太医从两人变成四人,可十多天过去了,仍旧不见好转。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燕北王妃的身体虽然没有恶化,可却始终不得好转,照这么下去,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太医每次过来,都是纪云开耗尽异能的时候,是她最虚弱的时候,是以在太医眼中,纪云开的病重一直在加重。

    原先,纪云开也想过“慢慢好转”,每天留一点异能,可她不久前发现,她每天把异能耗尽,第二天异能会更充沛。

    最佳的证据就是她现在的异能,可以直接制三壶药,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天三万燕北军的尸毒就可以解了。

    好不容易寻到一个异能增长的办法,又能光明正大的锻炼,纪云开当然不会放过,哪怕每次异能耗尽她都痛苦的要死,难受的要死,可她还是忍了。

    她不能一辈子靠别人,不管是权还是钱,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她就算争取到了,没有足够的实力也保不住。

    唯一长久的、能稳稳握在手上的就只有自身的实力,凭她现在的年纪,她不可能习武,也成不了高手,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异能和学了两世的医术。

    一天又一天,纪云开重复自虐般的生活,身体很疲累,可脑子却十分清醒,甚至有些兴奋。

    而她的所作所为燕北王府的人都看在眼里,除非是铁石心肠,不然燕北王府的人不可不能感动。

    虽然她原先并没有想过,要燕北王府的人感激她,但有这个刷好感的机会,她何必放过。

    十天过去,纪云开的身体没有一丝起色,每天仍旧虚弱无比,要说燕北王府的人不担心那是骗人的。

    可是,他们就是担心也没有用,他们不是大夫,他们只能干着急,尤其是每次看到太医面色凝重的出府,燕北王府的人更是连开口的**都没有。

    因纪云开的“病”,整个王府都笼罩着一层阴影,这段日子王府上下无一人有笑脸,管事忍了几天,终于没有忍住,大着胆子进言:“王爷,王妃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太医说王妃再这么下去,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季。”

    王妃为燕北军所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虽说他们并没有把纪云开当成女主人看待,可这并妨碍他们担心纪云开。

    “熬不过这个冬季?怎么一回事?”萧九安听罢,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萧少戎挨了军棍,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他这段时间忙着调整对京中三万燕北军的安排,同时还要追查北辰天阙的下落,一时间忙得团团转,根本没空关注王府的事,更不可能关注纪云开了。

    管事见萧九安问起,立刻说道:“王妃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给燕北军制解药,许是先前的闹事的原因,王妃现在每天都会为燕北军制三壶解药,听诸葛大夫的意思是,王妃的身体太弱,每天制三壶解药很勉强,可王妃不听劝。”

    管事说到这里,不由得暗叹了口气,心里也不由得责怪起燕北军的不懂事。

    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

    他当然知道三万燕北军的生死很重要,可南疆的药草还没有送到,他们就是解了尸毒,一时半刻也无法恢复正常,他们就不能等一等吗?为什么非要逼王妃吗?

    听诸葛大夫的意思,解尸毒的药方不是他不交出来,而是只有王妃能配得出来,他也没有办法。

    “蠢货!”萧九安听完,脸色顿时黑了,周身的寒气不断往外扩散,瞬间……就看到摆在桌上的花草枯萎了!

    “……”管事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王,王爷可怕呀!

    他,他能跑吗?

    他不想和暴怒的王爷呆在一起呀,真会要人命的呀!

    “纪云开人在哪里?”萧九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周身的煞气扑面而来,扑通,毫无预兆,管事笔直跪下,颤抖地道:“王,王妃这,这会应,应该在休息!”

    他,他不想跪的,是双腿它不受控制。

    “嗖……”如同一阵旋风,等到管事反应过来,萧九安已经不在书房了,可是,可是……

    管事却仍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不是他不想起来,而是刚刚那一跪,跪得太快太凶,他好像伤了膝盖,还伤了腰,然后真起不来了!

    萧九安周身寒气肆起,此时的他就像一个移动冰库,所到之处四周温度骤然下降,侍卫、下人纷纷僵住,一个个声也不敢出,生怕惹怒了萧九安。

    要知道,他们家王爷的脾气可不好,这个时候送上门,就是在找死。

    萧九安一路黑着脸,来到纪云开的院子,途经摆放花草的地方,只见原本还算鲜艳的花草,一盆盆瞬间枯死,瞬间失了生气。

    这画面,分外惊恐!

    坐在院外做女红兼看门的侍书和入画傻眼了,她们虽然知道王爷花见死、草见枯的本事,可从来不知这么厉害!

    两女惊得愣在原地,完全忘了反应,针插进了指尖也不知道痛,一个个嘴巴大张,能塞一个鹅蛋,可却没什么一个人能发生声音。

    她,她们害怕!

    “纪云开在哪里?”萧九安却连看也不看一眼,走进院内,冷声问道。

    “屋,屋里。”两女吓得全身颤抖,本能的答道。

    王爷,王爷太可怕了,这一身的煞气,堪比十万大军呀。

    她,她们好想跑呀,可是腿软了,脚不听使唤,怎么办?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