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04章 够狠,本王妃就是这么拽

第204章 够狠,本王妃就是这么拽

承九 直达底部
    第204章 204够狠,本王妃就是这么拽

    天武公主说她纪云开动了手,说她打了人,最直接的物证不是天武公主身上的伤,而是被砸烂了的琉璃宝车,可是……

    现在琉璃宝车完好无损的在皇宫,可见在这“起冲突”这件事上,天武公主撒谎了!

    纪云开只要揪着这一点不放,天武公主就只能吃哑巴亏。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明显,皇上知道纪云开的打算,但他并不愿意纵容,或者说当着天武公主的面,他可以认可纪云开的说词,但是私底下不行。

    好不容易揪到了纪云开和萧九安的错,不让他们出一层血,皇上怎么会罢手。

    “纪云开,事情经过如何,朕比你清楚,在朕面前撒谎你可知是何罪?”当面就敢糊弄他这个皇帝,可见纪云开的胆子有多大。

    “皇上,臣妇并没有撒谎,皇上不信可以召天武公主进宫,让我们当面对质。”她相信,依皇上的狡诈和阴险,定不会告诉天武公主,琉璃宝车完好无损的事。

    再怎么说她也是天启人,天武公主再好也是外人,皇上要是为了天武公主,不护天启的子民,一再逼迫她,传出去他这个皇上还有威信与颜面吗?

    “当面对质?你的胆子不小呀!”皇上一脸嘲讽的看着纪云开。

    纪云开那点小心思,当旁人不知吗?

    当面对质的话,他就是不帮纪云开也得帮,不然他这个皇帝的面子摆哪里摆。

    “皇上,臣妇的胆子很小。”为什么一个个要说她胆大?她明明胆小又怕死的好不好。

    “哼……”皇上气笑了,他不是要纪云开回答好不好?

    敢这么回答他的话,纪云开的胆子真的小了?

    “纪云开,别在朕的面前装傻卖痴,朕不是燕北王。

    ”他不吃纪云开这一套。

    “臣妇惶恐。”纪云开无奈的叹气,哀怨的看了萧九安一眼。

    萧九安也不吃这一套,不然不会一直不开口,任由她独自面对皇上的怒火。

    “朕看你没有一丝惶恐,煽动百姓打了天武公主不说,还把闹事的人送出城,藏了起来,纪云开你的胆子是有多肥?”他原本想抓几个闹事的百姓,先安抚一下天武公主,不曾想禁军一出去,就发现打架的人一个都不见了,连家里的人也不见了。

    去城门口一打听,才知那些人全被燕北王府的人送走了,且还有侍卫保护。

    在天子脚下,瞬间把数百人送出城,纪云开这是在告诉他这个皇帝,燕北王府的能力吗?是在威胁他这个皇帝吗?

    “皇上,与天武公主起冲突的人是臣妇,与旁人无关。”纪云开一口咬定,她与天武公主只是起冲突,绝口不承认她打了人。

    不等皇上骂人,纪云开又道:“皇上,臣妇会与天武公主起冲突,是天武公主先挑事,臣妇一退再退,退无可退才会出言威胁,皇上要说臣妇伤了天武公主,那么臣妇也要告天武公主杀人之罪。”

    “扑通”说完,纪云开跪了下来,并奉上一支短箭:“这是天武公主所用的凶器,请皇上过目。”

    “什么东西?呈上来!”皇上并不知还有这一茬,忙让太监呈上来,这一看皇上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微妙了:“你确定这是天武公主用的兵器?”

    短箭由乌钢制成,上面天武皇室的标记,做工精细,造不了假。

    “皇上不信,可以问静王,当时情况混乱,静王想必是没有注意。”纪云开不用问也知,静王和天武公主想必都忽略了这一点。

    想来也是,在他们眼中侍卫、普通百姓不过是蝼蚁,死了便死了,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天武公主伤得是谁?”皇上将短箭丢到纪云开面前,个中意思不言而喻。

    要天武公主只是杀了一个普通侍卫,根本无法追究她的责任,可要伤了纪云开就不同了。

    伤了天启的燕北王妃,天武公主就从受伤者变成施暴者了,她就不再占理了。

    如果是以前,或者说萧九安不陪她进宫,不给她撑腰,纪云开指不定就如皇上的愿,拿起短箭往自己身上扎一箭了。

    左右凭她的本事,别说扎上一箭,就是扎上二十箭,她也有本事避开要害,只见血而不伤命,可是……

    她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她为什么要自虐?

    纪云开看也不看地上的短箭,抬头看了萧九安一眼,两人视线相交,萧九安点了点头:不管纪云开要做什么,他都兜得住。

    纪云开见状,心中大定,朗声道:“皇上,我们家王爷今天回城时,在路上遇到了刺客,刺客全部逃了,现场只留下了这枚短箭。”

    呃……

    萧九安怔了一下,不由得扭头看向纪云开。

    这女人栽赃陷害、倒打一耙的本事还真是一流,理由张嘴就来,真是不要脸,不过他喜欢。

    他燕北王府的人,就该如此,吃什么也不能吃亏。

    往自己身上扎一刀?

    皇上爱用苦肉计,他萧九安可不爱用,有能力的人需要示弱吗?

    他就是嚣张又如何?他就是霸道又如何?他就是不把皇帝看在眼里又如何?他萧九安有这个能耐,不需要示弱!

    皇上没比萧九安好到哪里去,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燕北王,你的王妃所言可属实?”

    纪云开这个女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张嘴就寻来一个让人挑不出破绽的理由?

    “句句属实,臣还受了一点小伤,皇上要让太医来看看吗?”他去天牢审问南疆三皇子时,盛怒之下用手抓了一把铁链,把手硌红了。

    “伤在哪?”皇上上下打量一眼,也不见萧九安像是受伤的样子。

    “伤在手上,硌红了。”萧九安伸手,一本正经的把“受伤”的右手,伸给皇上看。

    皇上满怀期待,结果只看到萧九安手上的红印,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未免自己失礼爆走,皇上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咬牙道:“好了,这事朕知道了,你们可以退下了,此事等朕查清再定。”

    再跟这对夫妻说话,他会活活把自己气死。

    “臣(臣妇)先行告退。”萧九安依旧行的是军礼,纪云开比较倒霉,她还跪在地上。

    两人行完礼,转身就走,可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皇上突然开口道……

    九爷有话说:更新少,不敢看评论,也不敢求月票,不造现在能求不?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