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03章 很疼,其实是告状

第203章 很疼,其实是告状

承九 直达底部
    第203章 203 很疼,其实是告状

    “王爷……”

    不知是被捏住了嘴角,还是真的委屈,纪云开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娇软的就像是在撒娇,一点也没有先前的呆硬与淡漠。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听到这小猫似的撒娇声,萧九安的心尖莫名的一颤,心里痒痒的,捏着纪云开嘴角的手,不由得松了松手,生怕会捏疼了她。

    纪云开见状,眼前一亮,再次可怜兮兮的请求:“王爷,你轻点,很疼。”

    果然,萧九安就是嘴硬心软的人,这不她一求就松手。

    “疼?能有多疼?动刀子割手腕,也不见你叫疼,这会倒叫疼了。”依旧是软糯的声音,让萧九安心里莫名的烦躁,有些不快的收回手。

    他明明知道纪云开不是那么怕疼的人,可看她红着眼睛,可怜兮兮,软软的哭求,就怎么也下不去手。

    这女人,还真叫人讨厌。

    “脸都红了,真得疼。”纪云开眼眶泛起了一层水雾,当然不是疼哭了,而是脸被扯太开了,生理性流泪。

    诚如萧九安所言,这一点疼她还真不放在眼里,可面前的男人吃这一套,她能怎么办?

    “咳咳……”萧九安本想说什么,可看纪云开被他掐过的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到底是说不出责怪的话,只能生硬的为自己找个理由:“以后,你要再不听话,可就不是被捏两下的事了。”

    纪云开的脸蛋滑滑嫩嫩的,手感很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经捏,他还没怎么用力,这脸就先红了,搞得他好像欺负了人一样。

    “知道了,王爷。

    ”纪云开见萧九安揭过这茬,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萧九安不追究她去端王府一事,被捏两个就被捏两下呗,反正又不会少块一肉。

    成功安抚好某位暴君,纪云开默默地再次退回角落,可刚退一步,就听到萧九安以施恩的口吻道:“过来,陪本王下盘棋。”

    说完,就坐在那里像大爷似的一动不动,纪云开抬头看了一眼,认命的上前,取出棋盘,摆放好。

    “王爷,我先落子了?”纪云开执黑子落下,见萧九安一副本大爷陪你下棋,你得感恩戴德的傲娇样,心中暗自诽腹:萧九安有没有想过,她根本不喜欢下棋?

    陪他下棋对她来说真不是荣幸,而是麻烦。

    显然,萧九安是不知道的,他自认愿意理会纪云开,已是给了纪云开面子。

    随意扫了一样棋盘,萧九安漫不经心的落子,那样子绝非是想下棋,纯粹是打发时间罢了,可是……

    萧九安可以漫不经心,纪云开却必须全力以赴,不然要让萧九安抓到她不走心,指不定又要怪罪她了。

    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因这种小事被萧九安掐脸,她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掐脸什么的真得好丢人!

    不知是萧九安不走心,还是纪云开太走心,一盘棋下到皇宫才只下了一半,见马车停下,纪云开便放下棋子道:“王爷,是要收起来,还是放着?”

    “放着吧。”萧九安扫了一眼棋盘,说道。

    纪云开不在意,默默地后退一步,给萧九安让出路来,待到萧九安下了马车,这才施然然的下车,刚一打开车门,就看到一条陌生又熟悉的胳膊伸到了面前。

    顺着胳膊望去,没有意外,看到了萧九安那张令京中无数贵女疯狂、令天武公主从天武追到天启来的俊颜。

    纪云开嘴角微抽,到底是不敢拒绝萧九安的好意,抬手扶着他的胳膊,可是……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萧九安的体温偏向,纪云开总觉得与萧九安胳膊相触的掌心在发烫,让她很不舒服。

    像是有火在烧一样,纪云开一下马车,就立刻收回了手,且不自在的握紧手心,将手藏了起来。

    她觉得,不仅她的掌心在发热,她的脸好像也在发热,估计是被萧九安捏的。

    不敢看萧九安,纪云开一路目不斜视,跟在萧九安身后,是以她没有看到萧九安唇边的坏笑。

    这个女人,跟他玩,还嫩了点!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大殿,等太监进去通报。

    皇上这次倒是很给他们面子,没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宣他们觐见了。

    “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萧九安双手抱拳,行的是军礼,并无跪拜。

    这样的情况下,纪云开当然也不会跪下,福了福身,就当是行礼了。

    皇上看着这两人,心情莫名的变差了。

    这两人都是他讨厌的人,站在一起那就更讨厌了。

    “免礼!”皇上冷着一张脸,质问的道:“燕北王,燕北王妃,你们可知,你们给朕惹了多少的麻烦?”

    “皇上,臣正是为这事而来。”萧九安见皇上先发制人,也不生气,只道:“今日在京安大街上,臣的王妃与天武公主发生了冲突,臣进宫是来求皇上主持公道的。

    “主持公道?”皇上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你的王妃煽动百姓动手打天武的侍卫,又让人淋了天武公主一身泔水,你要朕为你主持公道?”

    虽然早就猜到萧九安和纪云开不会轻易认罪,可听到萧九安理直气壮的说出主持公道的话,皇上还是气笑了。

    这是要多厚的脸皮,才会在打了人后,说自己委屈了?

    而很快,皇上就知道萧九安和纪云开的脸色有多厚了。

    纪云开震惊的看着皇上,一脸茫然的道:“煽动百姓动手打天武的侍卫?皇上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纪云开,别跟朕装傻!”见纪云开一副像是听到了天书的傻样,皇上更加不满了。

    事情经过如何,他很清楚,纪云开以为她装傻就能混得过去?

    “皇上,臣妇并没有装傻,臣妇虽与天武公主起了冲突,但只是口角之争,并没有动手,更没有往天武公主身上倒泔水。事后,臣妇回到王府十分自责,想了许久还是决定与王爷一道进宫,向皇上您请罪来了”纪云开摆明了就是装傻,可那又怎样?

    她本人真得没有动手嘛,她这也不算是撒谎。

    且她这么说明显对天启有利,除非皇上为了找她麻烦,不顾天启的利益,不然只能认了她的说词。

    要知道,她已经呈上了对她最为有利的证据……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