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45章 试探,都在努力

第145章 试探,都在努力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45章 145试探,都在努力

    萧十庆并不知道,萧九安已知纪云开遗失了凤佩的事。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凤佩有多重要,萧十庆比任何人都清楚,纪云开遗失了凤佩,这遮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说出来,尤其是不可能说给萧九安听。

    见萧九安问起,萧十庆一脸高傲的道:“我萧十庆要么不嫁,要嫁自然是嫁这世间最尊贵的男子,除了皇上,还有谁能配的上我?”

    “你就这么肯定,皇上会娶你?”燕北王府的郡主要嫁进宫,皇上指不定会同意。

    “皇上一直没有立后,如果我愿入宫,除了后位,还有哪个位置配得上我?”出身燕北王府,萧十庆有这个本钱。

    虽无证据,可萧九安已经可以肯定,凤佩就在十庆手上,为了敲打十庆,萧九安开口道:“嫁给了皇上,你的凤祁呢?不要了吗?”

    “你查我?”萧十庆瞪着萧九安,隐有几分狼狈。

    凤祁是她唯一的弱点,也是她唯一的柔软。

    “查?需要查吗?你连装傻都不忘了缠着凤祁,本王用得着查吗?”这段时间萧十庆一直缠着纪云开,想必也是为了凤祁,可惜纪云开太聪明了,根本不给十庆机会。

    萧十庆狼狈的咬唇,倔强的道:“凤祁是凤祁,这并不影响我嫁给皇上。”

    她无法否认她爱慕凤祁,可她是谁?

    她是萧十庆,她是燕北王府的十庆郡主,是燕北王府唯一的血脉,她就是再喜欢,也不会忘记自己该做的事。

    “你决定了,非皇帝不嫁?”看在死去的老燕北王的面子,萧九安再给十庆一个机会。

    可惜,十庆郡主没有把握这个机会,她坚定的道:“我决定了,除了皇帝外,我谁也不嫁。”萧九安想把她嫁出去,没那么容易的事。

    “好,本王成全你。”他成全十庆,他倒要看看,嫁给皇上后,十庆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明年初,本王会让皇上立你为后,在此之前,你去城外的别庄修身养性。”半年的时间,足够他消除十庆在军中的影响,也足够他把十庆的人清理干净。

    “多谢大哥成全,我今晚就去别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个王府她是呆不下去了,与其呆在这里看人脸色,不如去别庄。

    “去吧。”萧九安连一句挽留都没有,可见他对萧十庆有多失望。

    “大哥,保重。”萧十庆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没有一丝留念。

    萧九安摇了摇头,在萧十庆走后,召来暗卫:“盯紧郡主,本王要在年前拿到凤佩。”

    想借凤佩暗中行事?

    他不会让十庆如愿的。

    “是,王爷。”暗卫退下,没有一丝声息。

    萧九安独自坐在书房内,靠在椅子上,闭着眼,许久后,才微微叹了口气。

    声音很轻,很低,如果不仔细听,一定不会发现……

    纪云开不知十庆郡主犯了什么事,更没有兴趣知道,得知十庆郡主连院去了别院后,纪云开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多一句话都没有。

    抱琴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忍住,问了一句:“王妃,你不好奇郡主做了什么吗?”

    “为什么要好奇?又跟我没有关系。

    ”纪云开正在插花,听到抱琴的话,头也不抬的道。

    抱琴憋屈的要死,忍不住道:“王妃,昨天伤你的人是南疆的三皇子,他是郡主的人。”

    “哦。”纪云开仍旧是应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王妃,郡主要杀你,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悠关生死的事,王妃居然也不在意,王妃的心是有多大?

    “知道了又如何,我能杀了十庆郡主吗?”纪云开放下剪子,回头看向抱琴。

    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代萧九安试探她吗?

    估计萧九安会失望,别说她现在没有强烈的,非要杀十庆郡主不可的念头,就算有她也不会在燕北王府的人面前表现出来。

    她是蠢了,才会在萧九安和燕北王府的面前,表露对十庆郡主的不满。

    抱琴语塞,想了想才道:“就算不能,可也能提前防备呀。”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郡主有杀我之心,我就是再防也没有。”她还不够防着十庆郡主吗?

    可防又有什么用,萧九安一句话,她明知有危险,还不是得认命的上前。

    防?

    防是没有用的,她只知道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王妃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抱琴突然发现,她被纪云开说服了。

    纪云开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专心的摆弄自己瓶子里的花草。

    抱琴在一直在一旁侍侯着,直到纪云开就寝才退下,而抱琴一走出纪云开的视线范围,就去见管事了,将今天纪云开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禀报给管事。

    末了,还不忘记补充一句:“我弄不懂王妃是什么意思,王妃对郡主好似没有一丝怨恨。”

    这是她最不能理解的地方,一般人得知有人要杀自己,怎么可能不防备?不愤怒?

    可王妃偏偏不放在眼里。

    “王妃是个聪明人。”管事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极淡的笑:“以后不要再试探王妃,王妃应该是知道了。”

    知道抱琴是在试探她,特意借抱琴的口把她的想法说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真正是再聪明不过了。

    “啊?”抱琴一惊,不安的道:“那,那王妃会不会以后不信我了?”

    “王妃什么时候信过你?”王妃从来就不相信他们,一如他们也不曾相信王妃一样。

    “怎么可能?王妃她,王妃她……”抱琴完全不能接受,可要她说出王妃信任她的证据,她又拿不出来。

    察觉到抱琴的心思,管事冷着脸敲打道:“抱琴,记住你的身份,王妃是你的主子,只是你的主子,对主子你只需要忠心就够了。至于主子对你信任与否,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情。”

    信任?

    信任岂是那么容易交付的,王妃和燕北王府之间,夹了太多太多的事,双方都不可能轻易的交付信任,他们只能互相试探,然后互相试着去信任。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不到那一天,谁也不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