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43章 乖乖,摸摸头

第143章 乖乖,摸摸头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43章 143乖乖,摸摸头

    不是不怪,而是不敢怪!

    萧九安这话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纪云开顿时就像消了气的脾气,满腔怒火憋在心里,却不敢发泄出来。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提供

    “王爷说的对,我怎么敢怪王爷你。”心里瞬时涌出无限的委屈,眼睛泛酸,泪水溢出,纪云开努力睁大眼睛,也无法将眼中的泪眨回去。

    她,心里难受,很难受,很难受。

    纪云开没有哭,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从她眼角落下,一颗一颗……

    “你……哭了?”萧九安顿时僵住,不敢置信的看着纪云开。

    这个女人,掉下山谷没有哭,割脉喂血给他没有哭,被他摔断肋骨没有哭,在皇宫罚跪没有哭,这会居然哭?

    他这是打了她,还是骂了她了?

    她好好的哭什么?

    “没有,烟太大,熏得难受。”纪云开抬手抹掉脸上的泪,睁着眼睛说瞎话。

    看着纪云开被泪水洗涤过,却越发倔强的眸子,萧九安突然笑了:“纪云开,你很有意思。”很少有人在他面前说谎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你……有病。”她都被萧九安气哭了,这个男人还在说什么她很有意思,简直是病得不轻。

    萧九安脸色一沉:“纪云开,本王最近是不是太宽待你了?”

    居然敢骂他有病,谁敢纪云开的胆子?

    宽待?

    把她当诱饵也叫宽待的话,那就是吧。

    纪云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萧九安,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是弱小的虎崽一样,知道自己力量不够,所以张牙舞爪与主人圣峙,以期获得主人的注视。

    萧九安的心情莫明的变好,唇角微扬,上前,拍了拍纪云开的头:“好了,回吧!”竖起全身的刺,炸毛的样子,还真得挺像小母虎的。

    “你……干吗?”纪云开连连后退,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不是羞的,是气的。

    萧九安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摸头是很亲密的行为,萧九安是她的谁,凭什么摸她的头?凭什么用拿她当不懂事的小孩子,用哄小孩子口吻跟她说话?

    “怎么,本王现在连碰都不能碰了吗?”萧九安原本只想拍拍纪云开的头,免得这只小母老虎把自己气炸,没想到纪云开的头发很软,毛绒绒的手感极好,让他忍不住摸了一把。

    当然不能!

    可是,这话纪云开不敢说,她只能憋屈的找个理由:“会弄乱头发。”

    “是吗?”明显,萧九安是不信的,可他也没有进一步逼迫,说一句:“走吧。”便率先往外走,至于纪云开会不会跟上,就与他无关。

    纪云开很不想跟上,可她不跟上呆在这里干吗?

    略站了一会,纪云开最后还是憋屈往外走,本以为等了这么久,萧九安早就走远了,不想她没走几步,就看到不紧不慢走在前面的萧九安。

    不是急着走吗?怎么走得这么慢?广安寺又没有什么风景可看。

    纪云开忍不住抱怨一句,却不得不放缓速度,免得离萧九安太近,或者走到他前面去了。

    走到正殿,侍卫机灵的送上了一顶帷帽,纪云开默不吭声带上,继续跟在萧九安身后往外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寺庙,庙里的主持亲自来送,临上车前,萧九安突然道:“王妃,你忘了赔房子的钱。”烧了人家的房子就想这么走?

    “我赔?”所以,最后还是她的错?

    这个男人,真特么小心眼,临走前还要把事定性了才行。

    “难不成你要本王赔?”萧九安左手背腹在身后,一脸认真的看着纪云开,那眼神端得认真诚恳,那气质端得俊逸潇洒,贵气无双,可说出来的话却能把人气死,一点贵族气度也没有。

    两人对峙半晌,最终还是纪云开败了下来:“我赔!”她刚刚哭了,眼睛疼了,瞪久了酸。

    她才不承认,她是拗不过萧九安。

    纪云开笑盈盈的看着萧九安,温柔的道:“还请王爷帮我寻一批工人,尽快把被我烧了的厢房建起来,多少银子我出!”

    纪云开同意赔,但却也把萧九安拖下水了。

    “听到王妃的话没有?”萧九安难得给纪云开面子,没有拆她的台。

    纪云开愣了一下,可不等她想明白,萧九安就上了马车,并催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车。”

    纪云开回过神,见方丈还在,忙道:“方丈大师,今天叨唠了,告辞。”

    “施主客气了。”主持方丈一脸慈悲,好似从来不会生气一样,纪云开稍稍安心,告罪一声便上车了。

    和来时一样,纪云开一上车就窝在角落里装睡,把萧九安当作洪水猛兽一般,生怕沾上。

    可惜,萧九安半点不知,只当纪云开累了。

    奔波了一天,又遇到刺杀,累也是正常的。

    回时比来时多花了半个时辰,天渐黑马车才驶尽王府,纪云开下了车,犹豫片刻还是问了一句:“王爷,郡主呢?”

    她倒不担心十庆郡主的安危,她担心十庆郡主有什么事,萧九安又拿她去换。

    “放心,死不了。”不知是提起十庆郡主还是怎么了,萧九安的脸色很难看,甚至还警告了一句:“你管好自己就行,别掺和不该掺和的事。”

    纪云开默……

    她好像被牵连了。

    可这也告诉了她,十庆郡主应该是犯事了,而且事还不小,不然萧九安不会这么愤怒。

    不过这些都跟她有什么关系?诚如萧九安所说的那样,她管好自己就行了,她自己都一堆麻烦事,哪有心力管别人。

    纪云开乖巧的不再多问,转身就回自己的院子。

    还未走近,就看到站院门口,伸长脖子往外看的抱琴,见到她走近,抱琴忙迎了上来“王妃,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回来?”对抱琴纪云开只把她当成王府的下人,谈不上信任与否,只是萧九安给她用的人,她用着便是。

    “奴婢早就回来了。”抱琴扶着纪云开进院,想了想又小声的说了一句:“王妃,郡主是被侍卫押回来的。”

    “是吗?”纪云开挑了挑眉,寡淡的问了一句,一副不敢兴趣的样子。

    这事,不是她能好奇的,她也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抱琴一看,就知这事她不用再说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