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5章 015无辜,是你们逼我的

第15章 015无辜,是你们逼我的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5章015无辜,是你们逼我的

    啪在侍卫冲上来之前,纪云开再次抽了一鞭子,和第一鞭一样,只是抽在地上,没有往人身上抽。

    不是不想,也不是心软,而是与她受到的教育有关,她没办法对自己国家的无辜军人下手,哪怕她此刻正需要发泄,仍然无法出手。

    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些侍卫并不无辜,她出手没有错,可是情感上她却认为这些侍卫是无辜的,是被她和陶安郡主牵连的。

    然而,纪云开好心,侍卫们却不会这么想,纪云开一连两鞭子都没有抽中人,让侍卫信心大增,也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

    云开小姐,得罪了不过,侍卫也不敢对纪云开下死手,陶安郡主不怕纪家不担心燕北王府的报复,可他们怕呀。

    别逼我纪云开看着步步逼近的侍卫,双眼睁得大大的,通红似血。

    纪云开的这副样子,在侍卫眼中是害怕是胆怯,他们虽然同情纪云开,但却不敢违背圣上的命令。

    离得最近的侍卫趁着纪云开一个晃神,扑上前来,试图将她制服,可惜他低估了纪云开的能力,就在他扑上去的瞬间,纪云开就避开了。

    侍卫一愣,怔在原地,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纪云开转过身,抬脚踹向他的小腿肚:都说了不要逼我,我不想对你们出手

    唔侍卫躲避不及,吃痛,单膝跪在地上。

    不好,她懂拳脚,大家小心。其他的侍卫不再轻敌,也不敢徒手上前,一个个举着长枪试图制住纪云开。

    纪云开只会基本的拳脚功夫,躲避起来十分吃力,再加上她身体正虚弱,根本没有精力与众侍卫周旋,不多时身上就挂彩了。

    是我太天真了身上见了血,纪云开最后的一丝顾忌也没有了。

    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时代,她的在意落在旁人眼中只是好笑。

    啪纪云开不再忍让,手中的鞭子如同游龙,从她手中飞出,扫向她四周的侍卫。

    啊侍卫被打了一个正着,吃痛,一个个飞速后退。

    让开,不然我不客气了纪云开身上染着血,手上的鞭子也在滴血,可她却没有一丝迟疑与不安。

    侍卫的血性也被纪云开打了出来,当即怒道:拿下她

    他们之前有所顾忌,不敢伤了纪云开,可现在只要不伤她的性命就好。

    可是,侍卫有顾忌,纪云开没有了,挥出第一鞭后,她心里最后的一丝不安也消散了,她此刻只想将挡住她去路的人全部打趴下,只想将刁难她的人全部打飞出去

    啪这一鞭,打你毁掉我的面具

    啪这一鞭,打你逼我交出凤佩

    啪这一鞭,把你薄情寡义,冷待原主

    纪云开不顾手腕生痛,不顾力竭,一连挥出三鞭,将围在她周边的侍卫通通打趴下,只是侍卫趴下了,她自己也站不稳了。

    挥出三鞭后,纪云开已经没有再挥鞭的力气,不过她也没有将鞭子丢开,而是一脸冷傲地站在原地,骄傲的像个女王。

    还有谁,要拦我的路?痛快的打了一通,心中的郁气消散不少,纪云开整个人都明亮了。

    扭头,看了一眼被丫鬟护在中间的陶安郡主,纪云开无所谓的笑了一声。

    她并不打算找陶安郡主的麻烦,她现在的力量太小了,哪怕她再次制服陶安郡主,也只能和之前一样说几句话吓吓她,并不能拿她怎样。

    纪云开长长的吐了口气,抬步准备离宫,就在这时,身侧响起一道不满的质问声:在宫里打架闹事,打完人就想走?

    纪云开扭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着象牙白锦袍的男子,从拐角处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

    这男人是谁?

    纪云开戒备的看着对方,原主的交际圈很窄,京中大部分权贵原主都没有见过,她认不出来实属正常。

    世子哥哥,你终于来了。陶安郡主在那人出现的一刹那,哇的大哭一声,扑向那人,边哭边告状:世子哥哥,你快为我做主,陶安差点就被人打死了。

    世子?

    京中只有端王府睿王府诚王府与淮安王府立了世子,这人是哪个王府的?

    不过,不管是哪个王府的,对方都只会帮陶安郡主,而不是讲理。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这不是好好的嘛。男子拍了拍陶安郡主的头,温柔的说道。

    世子哥哥,你要为我做主呀纪云开不仅要掐死我,还打伤了宫里的侍卫,她简直无法无天。陶安郡主不觉得自己颠倒黑白,她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少说了一些话罢了。

    怎么回事?男子往前两步,看着纪云开。看到她脸上的黑斑时,男子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神色平静的等纪云开回答,就好像没看到她脸上的黑班一样。

    纪云开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而是先一步问道:不知世子是哪位王府的?她需要先确定对方的出身,再来决定怎么说。

    那人道:在京中,陶安只会叫一个人世子哥哥。那就是她的亲哥哥。

    端王世子纪云开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就不指望对方讲理了,哪怕对方看着风度翩翩,一副温和有理的样子,可也改变不了他是陶安郡主亲哥哥的事实。

    现在可以说了吗?你为何打伤侍卫?端王世子开口,虽然没有给纪云开定罪,但问话却极具技巧,根本不提纪云开与陶安郡主的事。

    显然,他很清楚自己妹妹的德性,根本不想管谁对谁错。

    我说,他们不是我打的,世子信吗?纪云开扬了扬手中的鞭子:不知这鞭子,世子可认识?

    你很有趣。端王世子不是蠢人,看到侍卫身上的伤,他就知道纪云开的用意了。

    不过,他并不生气,他妹妹能颠倒黑白,纪云开当然也可以,这是纪云开的权利,他无权阻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