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210章 1210他认识的凤祁

第1210章 1210他认识的凤祁

承九 直达底部
    凤祁用她儿子的命,活了过来。日后再见,她要怎么面对凤祁?

    她会恨凤祁,很恨,很恨……

    恨不得杀了凤祁,每见一次,她就会恨上一份。

    每见一次,她就会提醒自己,是凤祁,是凤祁害死了她的孩子。

    她会恨凤祁,恨凤祁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绝望……

    是以,她宁可愧疚,也不想去恨凤祁,不想失去她的孩子。

    四年前,凤祁已经做出决定,他宁可死也要保护她的儿子,四年后的今天,她就自私一回,代凤祁做决定了。

    哪怕,今后她一辈子活在自责中哪怕,今后她将永生永世活在地狱里,她也认了。

    她纪云开做出来的任何决定,她都认。

    因为这个决定带来的任何后果,她都认。

    她可以承受谷主夫人的报复,承受费小柴的怒火,承受谷主的怨恨,承受害死凤祁的愧疚,唯独不能承受,用她儿子的命,去换凤祁的命……

    这么做,无疑是在剜她的心,她做不到!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儿子。”纪云开抹掉脸上的泪,眼中森冷的寒光。

    这一刻,站在她面前的女人,不是她的母亲,不是天医谷的谷主夫人,她是仇人!

    是要害死她儿子的仇人。

    “有燕北王在,我拦不住你们,但是……晚了。你现在阻止,凤祁活不了,你儿子也活不了。他的血,已经被我放干了。”谷主夫人唇角上角,嘲讽一笑。

    她侧身让开,把路让出来,还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去吧……也许,你还能看到你儿子最后一面。”

    “噗……”纪云开张嘴,吐出一口血,她抬头看着谷主夫人,眼中闪着点点红光:“你真残忍。”

    这个人居然是她的母亲。

    “比不得你自私。”谷主夫人看纪云开的眼神,透着冷漠与厌恶,那不是母亲看女儿的眼神……

    “你真是我母亲吗?”她有原主所有的记忆,她对谷主夫人没有报任何期待,可也无法理解,谷主夫人把她仇人。

    谷主夫人就这么恨她?

    恨她一的女儿?

    “为了生你,我失去了与生俱来的力量。我也不希望,你是我生的。”谷主夫人冷漠的道。

    “我知道了。”亲生母亲如是,亲生父亲如是,纪云开不知道,这是她的悲剧,还是原主的悲剧。

    她们的人生,都毁在这对亲生父母手上。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你不愿意承认我这个女儿,正好,我也不愿意承认你这个母亲。”纪云开抹掉嘴角的血,走到谷主夫人面前:“我记得……你和谷主有一个,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孩子。没有关系,我儿子死了,我拿你的

    孩子……去换我儿子。”“你敢!”谷主夫人当即变脸,抬手就要扇纪云开的巴掌,纪云开冷讽一声,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看看我敢不敢?我纪云开……从地狱里爬出来,从十方世界回来,不是为了让你们杀害我的儿子的。谷主夫

    人,你给我等着……我的儿子没了,你的孩子也别想活着。不,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纪云开猛地一甩,将谷主夫人甩得摔在一旁……

    谷主夫人连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被纪云开甩得摔在地上,她挣扎着要爬起来,却动不了……看到纪云开与王爷走向祭台,谷主夫人大喊:“纪云开,这是你欠凤祁的,你现在只是在还债,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你有什么资格伤害我的孩子。凤祁是为了你,是为了你才死的,你为会他牺牲什么都是

    应该的,纪云开,我是你的母亲,我生了你,现在是你还生恩的时候,纪云开……”“我欠凤祁的我记着,我自己会还。你欠我的……我也记着,我也会自己讨回来。”纪云开停下脚步,转身,看了谷主夫人一样:“生而不养,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摆母亲的架子?要我还你生恩,有本事

    你把我塞回去呀,谷主夫人!”

    “纪云开,你敢伤我的孩子,我……”

    “你如何?我已经一无所有,你还能拿什么威胁我?”纪云开的眼泪,再次落下,一颗一颗,鲜红似血。

    “你……纪大人,你们两个……毁了她的一生,也毁了我的一生,你们知道吗?”纪云开在哭,为她自己,也为死去的原主。

    此生,遇到这样的父母,她们何其倒霉……

    “纪……”谷主夫人还要再说,纪云开却不停了。

    祭坛在山顶之上,离此地还有九十九步台阶……

    几乎是用跑的,纪云开一口气跑上九十九台阶。

    登上祭坛的那一刻,她看到……

    满祭坛的血。

    鲜红的血浸透了整个祭台,而她的儿子,正在祭坛中央,在鲜血中央。

    “长泽!我的孩子……”纪云开整个人崩溃了,她疯似的甩开扶着她的王爷,扑向祭台。

    “咚”的一声,纪云开走得太快,被绊了一跤,整个人都趴在鲜血里,她却连看也不看一眼,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扑向祭坛正中央……

    只一眼,纪云开就知道,那个躺在祭坛中央,脸色惨白,一动不动的孩子是她的儿子,是她的长泽。

    “长泽,长泽。你别吓娘,你别吓娘。”纪云开扑上前,抱起软软的,没有生机的小长泽,哭得撕心裂肺……

    “长泽,长泽……”她几次伸手,想要叹一叹长泽的鼻息,却颤抖的做不到。

    试了几次仍旧不行,纪云开无力的放弃……

    她做不到,她不敢,不敢去试,不敢面对那个事实……

    “长泽,长泽……对不起,娘来晚了。”纪云开抱着长泽,跌坐在血地里。

    比她晚一步的王爷带着小狼崽子赶来,看到纪云开失去了理智,心一抽一抽的疼。

    他将纪云开与长泽一起拥在怀里:“云开,长泽不会有事的。”

    他萧九安的儿子,没有那么容易死。

    四年前,凤祁选择用生命救他的孩子,四年后……

    凤祁怎么可能会同意,用他孩子的命,换他的命?他认识的凤祁,不是那样的人……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