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119章 1119活该,钓到了大鱼

第1119章 1119活该,钓到了大鱼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119章1119活该,钓到了大鱼

    四大世家像老鼠一样躲进了洞里,要找他们不容易,但要放个消息给他们知晓,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从王爷和纪云开这里拿了主意,墨七惜当天就去找,掌控地下世界的那个男人,让他把消息放出去,条件随他开。

    不想,墨七惜的话刚一说完,那个男人就笑了:“这事有意思了,你知道我姓什么吗?”

    “你总不会姓随吧?”墨七惜一怔,大胆猜道。

    男人笑了一声:“曾经是,还是随家嫡系。不过,我相信寂无君王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种,早就被逐出随家的低等人,是吗?”

    男人大大方方的承认,显然是不怕墨七惜卖了他,也不怕王爷杀了他。

    他与随家也就剩下曾经那个姓,在随氏一族眼中,现在的他连姓随的资格都没有。

    “你还真大胆,这话也敢说出来,你就不怕我们爷杀了你?”九安可是说了,要杀尽随家嫡系。

    “寂无君王不是愚昧无知的人,这一点我从你身上可以看到,而且寂无君王开出那么好的条件,说实话,我心动了,想要冒险博一把。”男人收起笑容,一脸认真的道:“随家藏了多少好东西,没有人比我更表楚,所以为了拿到随家那些东西,我不得不自暴身份。”

    “这么说,你想要随家?”墨七惜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他这下也想明白了,为什么他先前让这个男人联系随家,会那么迅速,合着这人就是随家的人

    “随家本来就是我的。”男人一脸平静,但语气却带着一份狠厉,“你们初到十方世界,有许多事情都不知道。正好我今天无聊,跟你聊一个异果的时间。”

    “在十方世界有一种人,介于有异能与没有异能之间,早早就有感知,但异能十分不稳定,这种人一般十几岁就会被发现,但有没有异能,还得看会不会第二次觉醒,我当年就处在这种状态。”

    “如果是生在普通人家,这种人有五成的机会觉醒异能,但生在我们这样的人家,十成十能觉醒异能。世家多的是奇珍异宝,别说我只是异能不稳定,作为随家唯一的嫡子继承人,我就是没有异能,打从出生喂了那么多异果、珍宝,就是堆也能给堆出异能来,只是强弱罢了。”

    “你也知道,异能的强弱对一个家族继承人来说并不重要,随家从来不需要我去拼杀,只要我不是低等人,我不蠢得作死,就能坐稳随家继承人的位置,日后也能顺利继承随家,可惜”

    男人低声一笑,似自嘲又似悲哀:“可惜,我不仅蠢得作死了,还有一个拎不清的父亲。我父亲看上了一个寡妇,在我娘还没有死之前,就跟那个寡妇勾搭上了,那个寡妇怀了孩子,然后我娘死了,那个寡妇进门,三个月后生了我弟弟。”

    “我那个弟弟,可真正是天才刚出生就是神级生长师。神级生长师代表什么你知道吗?代表随家日后再也不用担心粮食,不用担心异果,不用担心奇珍异宝。有他在,这些应有尽有。”

    “这样的人,自然被当成宝贝供起来,我也觉得很好。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在随家,随家会越来越强大。”

    “我比我那个所谓的弟弟大十五岁,我真是把他当儿子养子,那孩子也很亲我,我真以为我们两兄弟能好好的,却忘了龙生龙,凤生凤,那种女人生出来的孩子,能是什么好货色。”

    男人一脸自嘲,墨七惜这下不用问也明白,“你被个三岁的小孩子给坑了?”

    十方世界的人,最早刚出生就会觉醒异能,一般都是十八岁才会觉醒,如果过了十八岁还未觉醒,那就彻底没有可能。

    像那种异能不稳定的,第二次觉醒的时间,最晚也是在十八岁。

    “是呀,被个三岁的孩子给坑了。”男人没有否认,甚至还笑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那天天气阴沉得吓人,我那弟弟用异能催生了一批异果,眼巴巴的端来给我吃,我没有拒绝,吃了,还不止一个。”

    “那盘异果的味道,我到现在都记得,真得很美味,让人吃了还想吃。”男人笑着笑着,脸上突然出现泪水

    “吃完异果后,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异能要觉醒了。我以为,我能顺利觉醒,可是我低估了人性的丑陋,也高估了自己的智商。我的弟弟,那个三岁的孩子,那个奶声奶气,眉眼都是纯真的孩子,他甜甜的叫了我一声,然后一刀扎进他自己的心口。”

    “我到现在都能清晰的记得,那个孩子倒在血泊里,纯真的小脸满是鄙夷与邪气,他对我说哥哥,你这么蠢,叫你哥哥我真觉得丢脸。不过,今天过后我就不用再叫你这个蠢货叫哥哥了,我的好哥哥。”

    男人脸上的泪,越落越凶,但声音却越来越平静:“做完这一切后,他放声大哭,把族人引来,然后他就晕了过去。我被我父亲关了起来,三天后,我的心腹告诉我,我那弟弟说我没有成功觉醒异能,把责任推给他,恼怒之下要杀他。他还替我求情,说我虽是低等人,虽然心思歹毒,但总是他哥哥,求族老放过我。”

    “哈哈哈你说,这世间怎么有这么恶毒的人?那么恶毒的人还是一个孩子,你说可怕不可怕?那么小的孩子,对自己的哥哥下毒,给自己扎刀子,我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想想都觉得恶心。”男人放声大笑,却笑得比哭还要难听。

    “最恶心的事,我的父亲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就把我逐出随家,像野狗一样把我赶了出来,为了不让我回去,他还叫人把我的双腿打断,就怕我回去跟他的宝贝儿子抢随家。”

    墨七惜沉默不语,不是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是不知如何安慰这个男人,而是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