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55章 1055离开,终有再见时

第1055章 1055离开,终有再见时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055章 1055离开,终有再见时

    夜伏、暗杀不是燕北军打法。在今夜之前,他们对这种“小人”打法嗤之以鼻,但今日之后,他们却领会到了这种打法的“绝妙”之处。

    尤其是在看到南疆宰相醒后,气得眼斜鼻子歪,却奈何不了他们,燕北军更觉得暗爽,而这种暗爽的感觉会叫人上瘾。

    “昆大人,让你惊了。匪徒已被我们杀光了,我们公子也命我们护送你回南疆,你放心,接下来的路途中,你不会再遇到匪徒了。”带头的燕北军早已脱下黑衣,一身军装英气不凡,怎么看怎么正直,但他说出来的话,却能把人气死。

    “你们,你们……简直是流氓,不要脸,你们丢尽燕北军的脸!”南疆的宰相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哪个词,能表达他心中的怒火。

    他南疆的好手,到了燕北军口里却成了匪徒,  他真想问候燕北军全家……

    匪徒你大爷,这世间有那么蠢,那么不要命的匪徒,敢在燕北军军营附近抢劫拦路吗?

    偏偏,这种是人都不会信的话,他却不能拆穿,因为被燕北军杀的那些人,是悄悄的潜进燕北的,被杀了也只能怪他们倒霉,技不如人,他要是拿此事找燕北的麻烦,反倒会被燕北找麻烦。

    “我们公子说了,失败者有发泄不满的权利,左右你也只能在嘴上说说。昆大人你随便说,我们不会跟你计较的。时间不早了,昆大人,我们这就送你回南疆了。”

    要换作以前,南疆的宰相敢这么骂他,他们铁定把对方揍的连他爹娘都不认识,但见识到凤祁公子的气度,他们就不把这种话当回事了。

    诚如凤祁公子所说的那样,南疆吃了那么大的亏,还不许人家在嘴巴上找回场子?

    “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们只能得罪了。”燕北军十分不要脸的以此为借口,把南疆宰相给绑了,像丢包袱一样,把他绑在马背上,让马一路驼着他到南疆大营。

    燕北军大营与南疆驻军离的并不远,但护送南疆宰相的燕北军却不肯走直线,硬是绕了一大圈。

    原本骑马一刻钟就能到的,这群人硬是走了一个多时辰。而这一个时辰,南疆宰相就一直趴在马背上,颠的全身都快散架了,四肢也僵硬了。

    一路上,南疆宰相骂声不断,哪怕是到最后没了力气,他仍旧在骂,燕北军却充耳不闻,一路欢声笑语的把人送到南疆。

    “人,我们平安送来了回来,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别把责任算到我们燕北头上。当然,也不用感谢我们,我们不过是奉命办事,要谢就谢我们家公子。”燕北军抵达南疆的营地,把绑得得粽子的南疆宰相丢给了对方,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打马走了。

    “追,快追上他们,杀了他们……”南疆宰相刚一站稳,就大声下令,但是南疆的士兵却没动,他们还没有搞清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事先也没有准备,骑兵还在营地里呢。

    等到他们弄明白了事情经过,派出骑兵去追,却不见燕北军的踪影……

    这群燕北军完成任务回到大营,一脸兴奋的去找凤祁复命,却被告知凤祁不在营地,这几人一脸诧异:“凤祁公子去哪了?”

    他们扎营的地方十分偏僻,这附近根本没有可以走的地方,而且南疆王还在大营里,凤祁公子怎么可能离开?

    “今天是王爷离开的日子,凤祁公子和萧将军去古道了。”守位的侍卫说完后,就沉默了,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古道的方向。

    在燕北军心中,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王爷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在燕北军心中,他们的王爷是神,是高高在上,用来崇拜的神。

    好在,他们王爷只是暂时离开,还会回来的……

    “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前来禀报的燕北军,一瞬间低落下来,全然没有先前的兴奋与得意。

    此刻,站在南疆古道外,为王爷和纪云开送行的凤祁,也没有面对南瑾昭的从容和淡定。他一脸伤怀,神情萧然,眼中似有水光氤氲……

    “云开,保重。你放心,你的孩子,我会照顾好,绝不会让他受一丝委屈。”临到分别时,凤祁终于不再勉强自己,称呼纪云开为“王妃”。

    天知道,他每次叫出“王妃”二字,心就像刀扎一样的痛。

    “王妃”二字就如同一把利刃,他每唤一句,那把利刃就在他的心上扎一刀,疼的他的心揪起来。

    “师兄,谢谢。”纪云开拼命睁大眼睛,将眼中的泪眨了回去,不舍地看了怀中的孩子一眼,几番挣扎,咬牙将怀中的孩子,递给凤祁,“师兄,替我照顾好他,在我没有回来前,别告诉他……他的母亲是谁。”

    把孩子递出去的刹那,纪云开眼中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一颗一颗落下。

    把孩子丢下,就是在剜她的心,一刀一刀,疼得她无法呼吸。

    她无数次想要后悔,理智却让她无法感情用事,更不能任性。

    “好,我答应你。”凤祁接过孩子,低头看了一眼,萧然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

    他明白纪云开的意思,她怕她回不来,她宁她的孩子不知道母亲的存在,也不想她的孩子一直活在无望的期待里,去等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母亲。

    “我……”纪云开知道,她这么做对孩子太残忍了,但她要是回不来了,却让孩子一直等她,那更残忍。

    就如同当年的她,被母亲丢下后,她一直在期待她母亲能回来,能把她带走,能抱抱她。

    哪怕是后来,她长大了,不需要母亲了,她的心底仍有小小的希望,希望她的母亲能“幡然醒悟”,能想起她,能回来……

    她一直活在无望的期待中,痛苦的等待一个注定不会回头的人。

    那种苦,太苦了,她不想她的儿子和她一样。

    “我走了,师兄……我会尽力早些回来的。”纪云开闭上双眼,咬牙转身,一眼也不敢去看凤祁怀中的孩子。

    她怕她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想要把孩子带走,带到那个未知的,充满了危险的十方世界去。

    她怕她多看一眼,就会不想走,就会想要留下来。

    她只能不看,只能狠心背过身,只能狠心往前走。

    这一幕何其相似?

    当年,她的母亲把她丢下,而今,她这个做母亲的,把自己的儿子丢下……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