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52章 1052宴请,挖坑埋自己

第1052章 1052宴请,挖坑埋自己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052章 1052宴请,挖坑埋自己

    现在手握南疆权柄的大臣,几乎都是南瑾昭的心腹,南瑾昭被扣的消息一传来,他们连一刻都不敢等。

    国书发了,短时间内却不可能有回信,为了让燕北军尽快放了南瑾昭。南疆的宰相第一时间前往燕北,与燕北军交涉此事。

    凤祁与萧少戎也给他面子,得知是南疆二号人物来了,便让军中的老将接待他,至于凤祁与萧少戎?

    南疆王来了,他们才出面,不过是一个宰相,哪有资格让他们亲自见。

    南疆的宰相以前都是跟萧少戎打交道的,现在萧少戎荣升成了燕北的掌控者之一,他连人都见不到了,可想而知南疆的宰相有多么的憋屈。但憋屈归憋屈,除非他想要南瑾昭死,不然他就是再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燕北这边派出来的,也是军中二号实权的将领,用来招待南疆的宰相也不算失礼。

    南疆的宰相初见到人,还以为这个一脸粗犷的糙汉不擅谈判,不会懂规避谈话中各式各样的陷阱,是个很好糊弄的对象,不想一番交谈下来,差点没有把南疆宰相给气死。

    燕北派出来的将领,确实不懂交谈的技巧,但他根本不需要懂,因为他重头到尾,就只需要说三句话。

    他寻问情况,燕北的将领不管什么事,皆一句:无可奉告。

    他让燕北立刻把他们王放了,燕北的将领便一句:抱歉,这是凤祁与萧将军的决定,我无权干涉。

    他再问,要什么条件才能把他们王给放了,燕北将领又是一句:不知道。

    无可奉告!不知道!无权干涉!

    就这么三句来来回回,他说了半天,口水都说干了,只换来对方这三句话,除了这三句话,他连一句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收到。

    最后他忍无可忍,让燕北将领派一个有权的人来跟他说,对方丢下一句等着,就丢下他走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了,顺便也想一想,用什么外交辞令,可以恐吓对方主动放人,并且赔礼道歉,却没有想到他这一等,就是从中午等到天黑,他想了满肚子的话,却没有什么用,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听……

    途中他试着与燕北军交涉,然而一点用处也没有。守在门外的燕北军像是听不懂人话一样,不管他说什么,对方就只知道把他挡住,不让他出去。

    他气得想要砸东西,却发现燕北军早有准备,帐营内除了桌椅外什么都没有,连杯水都没有给他准备,简直是丧心病狂。

    南疆的宰相气的不行,就在他快要爆发之际,燕北终于派人来了,通知他参加晚宴。

    “晚宴?什么晚宴?”直觉告诉南疆的宰相,这个时候燕北人宴请,必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次,燕北军回答了他:“自然是你们王,宴请我们公子的晚宴了。”

    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南疆王拿下,燕北军虽不至于现在就服了凤祁,但确实接受了凤祁,不像先前那么排挤他。

    凤祁有脑子有能力,论心计,他们燕北军上上下下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论武力……

    在一百个好汉挑战凤祁惨败后,燕北军已没有挑战凤祁的**了。

    别看凤祁一副书生样,实力却是不容小觑,他虽不是王爷的对手,但要收拾燕北军,却不是什么难事。

    燕北军答得理直气壮,南疆的宰相却是懵了:“我们王宴请凤祁公子?”在燕北军的营帐里?

    还有这种宴请的法子?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南疆王不是下了帖子,为我们公子接风洗尘吗?我们公子是个守信的人,既然应了下来,这接风宴自是要办的。”凤祁说了一句类似的话,前来传话的小兵听了一耳朵,觉得凤祁这话说得太有气势了,忍不住就学了起来,只是……

    这小兵只学到了凤祁四五分气度,也没有把凤祁的话复述全。

    凤祁原话的意思是,南瑾昭在燕北军营为他接风,着实是太有心了,不愧为是他在至道学宫的同窗。

    要是小兵把这句说出来,南疆的宰相肯定会气死,虽然他现在也气得不轻。

    气得不轻的南疆宰相,很想硬气的说不去,话到嘴边,看到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小兵,南疆宰相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宴虽无好宴,但好歹能见到凤祁与萧少戎,也能见到他们王。运气好,指不定还能跟他们王说上话,联手逼迫凤祁和萧少戎把他们王给放了。

    带着无限美好的期待,南疆宰相随同小兵一同来到一块空地。

    说是空地有点过了,至少两侧摆了案台,不远处还搭了一个可以表演歌舞的台子。

    再远一点,还有堆满了木柴、淋了火油的柴堆,但在军营这个破地方,不管怎么布置,都透着一股简陋的气息。

    “你们就在这,宴请我们王?”这要宴请人,怎么也要搭个帐子吧,难不成要他们在几十万大军虎视眈眈下吃东西?

    这叫他们怎么吃的下去。

    “错了,不是我们宴请南疆王,是南疆王为我们公子接风洗尘。”燕北的小兵,没有听出南疆宰相话中潜藏的意思,一本正经的强调。

    “好吧,是我们王为你们公子接风,但这是不是太简陋了一点?怎么也该围起来吧?”

    要是他没有看错,这块空地正好是军营正中,他们四周都是燕北军,他们坐在这里,等于一举一动都在燕北军的眼皮底下。

    他刚刚过来时,一路都被人盯关着,甚至这会也有不少双眼睛盯着他。

    这真是宴请?不是下马威?

    “围起来做什么?我们家公子说了,他与南疆王是同窗,两人虽相交莫逆,但并不惧被人知晓,这里正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招凤祁很早就会了,并且用得还不错。

    “呃……”南疆的宰相顿时无语。

    他总觉得,他们家王这次要吃哑巴亏了,他那个计划完美的离闻计,不仅没有引起燕北军对凤祁排斥,也没有算计到萧少戎,甚至反倒有可能把自己给坑……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