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21章 1021探听,众所周知的消息

第1021章 1021探听,众所周知的消息

承九 直达底部
    第1021章 1021探听,众所周知的消息

    王爷自己的内心深处,就住着一只恶魔,他很清楚当那只恶魔管不住,后果会有多么可怕,按他的想法,像云境夫人这种人,就该杀了,以绝后患,但是……

    纪云开说,要放云境夫人走。是以,王爷再想杀了云境夫人,也只能将这个念头压下,乖乖地把人给放了。

    事关纪云开和孩子的安危,王爷不放心其他人,亲自把云境夫人和谷主丢出了燕北,并警告他们二人:“日后,永远不要踏入燕北,永远不要出现在本王与本王的王妃、孩子面前,你们明白了吗?”

    “燕北王,你无权干涉我的个人行动。”此时的云境夫人如同一个战士一样,全身是刺,与王爷对峙。

    很明显,现在的云境夫人,就是那只被放出来的“恶魔”。

    对付这种人,王爷最有经验,他压根不跟云境夫人废话,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

    “唔……”没有新鲜空气吸入,云境夫人的脸,瞬间憋的通红,她眼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爷,双手不停的拍向王爷,然王爷早有准备,手伸直,将人拎的远远的……

    “燕北王,你放肆!”谷主被王爷的动作吓了一跳,等到他反应过来,云境夫人已经被王爷控制住,谷主投鼠忌器,根本不敢上前。

    “本王再说一次:以后,不要出现在燕北,不要出现在本王的王妃和孩子面前,听到了吗?”王爷下手毫不手软,他是真的想掐死云境夫人,这一点不管是谷主还是云境夫人都明白。

    但云境夫人更清楚,她是纪云开的母亲,燕北王不敢杀她:“有……本……事,你,掐死我!”

    云境夫人不再挣扎,虽然被王爷掐得一脸青紫,眼睛外翻,但仍旧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美丽。

    然而王爷并不欣赏,甚至没有把云境夫人的威胁放在眼里:“夫人开口,本王自然成全你。”

    他正愁找到理由杀了云境夫人,云境夫人主动求死,日后纪云开问起业,他也有理由不是?

    至于为什么是日后?

    很简单,短时间内,他绝不会让纪云开,有时间去想云境夫人的事。

    没有一丝迟疑,王爷加重了力量,“咔”的一声,谷主和云境夫人同时听到了,骨头被捏碎的声音,而云境夫人更是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我……”云境夫人此时已说不出话,她就是想要服软,也做不到,而且依她的脾气,她还真不一定会服软。

    她赌,赌燕北王不敢杀她!

    但,云境夫人敢赌,谷主却是不敢,在王爷捏碎云境夫人第一根骨头后,谷主就立刻开口:“我……保证,我和云境夫人此生都不会离开天医谷。”

    这一句话,便是画地为牢,比不出现在纪云开面前还要狠。

    “你保证?”王爷听罢,稍稍放松了一点力道,让云境夫人有呼吸的空间。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走杀死云境夫人的路,他不希望一个云境夫人,成了她和纪云开之间的隔阂,不值得。

    “我保证,我保证看住云境,而且王爷你也应该知道,只要不提到云开,云境就不会这么失控。”事实上,要不是为了云开,他和云境根本不会离开天医谷。

    这二十余年,云境从来没有离开过天医谷,他每次外出都是为了云开。

    “本王信你一回。”谷主是纪云开的师父,云境是纪云开的母亲。就算纪云开不把云境这个母亲放在心上,但对师父,纪云开还是有感情的人,王爷无奈,只得退一步。

    “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出谷。”谷主一脸冷色的应下,蹲下来为云境检查,“别担心,只是小伤,不会有事的。”

    燕北王下手还真是狠,颈脖上两侧的指印所按的位置,直接凹了下去,骨头都裂开了,云境夫人这会连动都不能动。

    “哈……二十年了,我还是这样无用,被个小辈威胁。”云境夫人的脖子,僵直的不能动,说出来话也是有气无力的,给人一种浓浓的悲伤……

    谷主知晓她说的是什么,但此时除了一声叹息,他还能做什么?

    先皇已死,他就是想要为云境报仇也做不到。

    “云境,别想太多。云开有燕北王的保护,我们也就安心了。”谷主轻拍云境夫人的背,低声安慰道。

    他知道,云境心里其实是惦记云开的,也是担心云开的,只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王爷压根不在意云境夫人的想法,警告一番把人丢出燕北后,王爷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城,刚到城门口就有传信兵来报:“王爷,南疆王到了,此时正在燕北山庄,说是有重要消息,只有见了您才肯说。”

    燕北山庄是燕北的官方府邸,是专门用于招待朝廷和各国来客的人,风景优美,易守难攻,等闲人无法潜入山庄里。

    “重要消息?可有说与什么人有关?”王爷猜测,南瑾昭应该是带来了墨七惜的消息。

    “燕北王说,他保证是王爷您感兴趣的人。”来人只知晓这么多,但有这些消息,对王爷来说足够了,“去,派人去别院告诉王妃一声,本王晚些回去。”

    王爷入城,直奔燕北山庄。

    王爷抵达山庄时,已是傍晚时分,徐将军仍在山庄内招待南瑾昭,听到王爷来了,徐将军快步出门,前来迎接,也顺便向王爷禀报这一路上的事。

    “王爷,南疆王只带了二十个随从,因是有备而来,不怕我们把人拘下来。”

    “南疆王此次递交的国书,措辞强硬,态度坚决,完全不复先前韬光养晦时的状态。”

    “南疆王……”

    ……

    “一路上,南瑾昭什么也不肯说,反倒打听了不少与王妃有关的消息。属下不知南瑾昭有何用意,只挑了几件众属周知的事,说给了南瑾昭听。”

    “从所周知?什么事?”王爷进了山庄,就一直只听不说,直到徐将军说起纪云开的事。

    “呃……王妃教训裘家,办宴会,救裘夫人,然后……今天顺利生下小世子的事。南疆王得知王妃今天平安诞下小世子,似乎很震惊,听闻此事后,就一直闭口不言,不再说旁的。”

    这些事,都是燕北众所周知的事,包括纪云开诞下小世子的消息,王爷也没有让人隐瞒……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