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都市言情 > 纵横四海 >

22

22

亦舒 直达底部

    但随即祖琪发现小孩有点像他祖璋舅,他们见了人从不哭泣,故此惹大人喜爱。

    祖琪身边没有玩具,随手自手袋取出一只金色粉盒,打开,用小镜子照他,小孩看见亮晶晶的玩意儿,高兴地接过把玩。

    祖琪用问候朋友的口同他说话:“今日一岁生辰,明年就可以上学了,会说话没有,能叫爸爸吗?”

    忽然想起祖璋五岁足才会说第一句话,历历往事叫她感慨万千。

    志一似乎记得那温柔呢喃的声音,于是看牢这位漂亮的女士一会儿,到底还小,不到一会儿,又走回保母身边。

    祖琪坐下来喝杯茶。

    她抬头张望,轻轻同郁满堂说:“你打理生活,真是井井有条。”

    他客气地欠一欠身,“少了女主人,手忙脚乱。”

    说话仍然那么得体。

    性格深沉的人最占便宜,喜怒不形于色,控制场面,永据上风。

    这时,佣人过来说:“先生太太请过来拍照。”

    原来在偏厅已经准备了生日蛋糕,摄影师也布置好了,祖琪只得过去站在志一右边,幼儿抬头,看到祖琪的珠串,伸手来逗,摄影师卡嚓一声,捕捉了活泼的一刻。

    祖琪勉强地笑道:“今日精神欠佳,拍照不好看。”

    “怎么会,你永远是美人。”郁满堂说。

    祖琪看着保母切蛋糕,随口问:“美貌对女性来说真的那么重要?”

    郁反问:“你说呢?”

    “一颗善良的心不是更为重要吗?”

    郁微笑,“我们教孩子,当然都那么说,还有,名次不重要,只需尽力而为之类。”

    稍后,小孩渴睡了,被保母抱上楼去。他是一个随和的小人儿,并不特别认人,半晌,保母下来,把粉盒还给祖琪。

    祖琪说:“他喜欢小镜子,留着给他玩。”

    将来,也许十多二十年之后,他会自抽屉取出一只古老褪色的金粉盒,同他的女朋友说:“这件奇怪的饰物一直在这里,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原先属于谁。”

    保母笑着退下。

    祖琪站起来,“我该走了。”

    “一起吃饭吧。”

    “我胃口甚差。”

    “在我记忆中,你从来不好好吃饭,猫比你吃得多。”

    祖琪披上大衣。

    郁送她到门口,司机把车子驶过来。

    祖琪问:“生意还发财吗?”

    “托赖,志一是我幸运星,现在我们做电子买卖,欢迎顾客亲临交易,成绩不错。”

    所以,对前妻可以照样慷慨。

    祖琪告辞。

    回到家,她进客房呆坐,斟了酒,听音乐,女佣告诉她,有一位先生找过她多次,但没有留下姓名。

    刚在这个时候,有人按铃。

    祖琪站起来,“说我不在。”

    可是,来人在门外喊:“祖琪,请让我说几句辩白的话。”

    祖琪听出是渡边的声音,若是大嚷,必定惊动邻居,又是一出闹剧。

    祖琪想了一想,走到门前,“我们到附近公园去说话。”

    渡边见到她,镇静下来,“祖琪,你为何不告而别?”

    祖琪冷冷答:“你心知肚明,何必再来找我,简直画蛇添足。”

    “我须解释。”

    “不要解释,不要抱怨。”

    “我看到门上的结婚证书,那不是真的,二十五美元可在布朗士区买到。我从没结过婚,也不认识叫苏珊的女子。”

    祖琪愣住。

    “有人陷害我。”渡边说。

    祖琪不出声。

    “有人趁我一走开,便上门向你说谎,那人不甘心我同你在一起。”

    祖琪问他:“那人是谁?”

    “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有一部空街车经过,渡边叫停,与祖琪上车。他们来到市区一个比较平民化的消费区,找到一间西菜馆,进去坐下。

    祖琪问:“有好戏看吗?”

    “请稍等。”

    这间餐馆生意很好,看得出是白领下了班喝上一杯的歇脚处,人挤,嘈杂。不知怎地,祖琪忽然觉得这是幽会最安全的地方,反而不易被人注意。

    等了十五分钟,有一张小小子空出来,他俩坐下,叫了饮料。

    渡边说:“那人就快出现,每星期三这个时候,他都会来吃一客煎洋小牛肝。”

    “你怎么知道?”

    【LM小说网:s.lmz8.cn】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