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武侠仙侠 > 修罗道 >

第二十五章 尾声(下)

第二十五章 尾声(下)

步非烟 直达底部
    后来,师父特许他暂时离开思过崖,替他去海底采摘珊瑚枝,他悄悄将还未痊愈的海鸟放到了紫衣女孩脚下。

    等他回来的时候,却看到小鸟已经被她捧在胸前了……

    三天后,那只重新变得翠**滴的海鸟,徐徐展开双翼,从紫衣女孩指间飞去。

    女孩目送它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海天之际。

    那一刻,他看到了她紫色双眸中神光跃动,似乎那月色下,泛起点点波澜的幽潭。

    那点涟漪,包含着怎样的羡慕与企盼。虽然稍纵即逝,却已深深镌刻在柳毅心中。

    原来,她也是如此向往自由。

    我们一定要得到自由。

    年幼的柳毅望着荒凉的孤岛,不禁默默地想。

    一只翠羽打着圈儿,从空中坠下,仿佛那重获新生的海鸟,在自由的空气中写下一行无形的文字,那是它对两人的感恩和祝愿。

    一年后,一场惨烈的训练。

    对决的,骇然正是近年来纵横东海的日本lang人。

    敌人神出鬼没,一丛灌木,一方泥土,一棵枯木,都随时会化为雪亮的长刀!

    热血溅入眼睛,酸痛得想要流泪,世界整个变得血红,但手上刺出的剑却不能停止!

    紫衣女孩也不知杀了多少个人,她渐渐感到自己的手和手中的剑一样,都快被人的骨肉生生磨钝。

    噗的一声轻响,她的长剑刺入敌人的眉心,血与脑髓混合成粉红的色泽,溅到她的脸上。这样的场景本已见过多次,但她不知为何,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心。

    她的身子一凛,向后退了一步。

    突然,她身后的那块石头突然变幻,化为一柄冰冷的利刃,向她横劈而下。

    紫衣女孩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却没有回剑抵挡。

    那一瞬间,柳毅什么也没有想,几乎本能地甩开自己眼前的敌人,扑了上去。大团的血花在风中飞散,宛如满天落雪,散盖了紫衣女孩全身。

    他为她挡住了这一剑。

    他苏醒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她正在替他包扎伤口。

    她包扎的方式也迥异于老师的传授,极为粗糙,毫无章法,但却实用。

    她冷冷地说,为什么救她,为什么不看着她死去。

    柳毅看着她冰冷的双眼,说不出理由。

    是的,这样的生活,一场接着一场刺杀,鲜血成海,尸骨堆积,宛如漫长而可怕的梦魇,却是永无苏醒的可能。

    这海中的孤岛,断绝了一切出路,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络,只不过一片修罗道场,不过是疯狂杀戮的炼狱。

    在炼狱中,没有人,找得到活下去的理由。

    柳毅咬了咬失血的双唇,从胸口处掏出了一件东西,递给她。

    那正是一年前的那片翠羽。

    他斩钉截铁地说:“我打赌,我们一定能一起离开。”

    三年后,在最后刺杀的对决前,两人再度见面了。

    两人都已经成长为足以独当一面的刺客。

    差的只是这最后的考验。

    他们已经知道了最后刺杀的规则这些一同生活了数年的伙伴,必须杀死彼此,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片杀戮之地。

    两人相对,久久无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毅咬牙说:“不要因为我救过你,而对我手下留情。”

    “如果最后非要对决,我希望,那是公平的对决。”

    女孩默然片刻,转身离去。

    她身后,那枚翠羽在空中打着旋儿,轻轻飘落。

    她也留下了一个赌约:

    “我也打赌,我们不可能一起离开。”

    枫林落血,剑光流转。

    天河剑辉煌无匹的光华中,柳毅轻轻咳血,将手中的翠羽举起,微微苦笑:“你赢了,我们不能一起离开……”

    他的声音变得沉着、坚定:“但是,我们却可以一起留下。”

    他望着她,一字字道:“我们会自由地在一起,永远。”

    “这是我们的传奇,再没有人能改变……”

    红线的眼中也涌起了粼粼波光,她终于伸出手去,想接过那枚珍藏多年的翠羽。

    这是多年前,那受伤的小生灵的祝福。

    是自由的祝福。

    也是爱的祝福。

    这祝福的力量,让传奇中人挣脱了书页的束缚,一个个变得立体鲜活,有了自己的命运;这力量,让传奇的撰写者,再也无法决定他们的结局!

    他们,不再是一个个冠以传奇之名的符号,而是真正的人。

    人的尊严,在这一刻迸发出连神明都要退避的光辉。

    传奇,第一次因人而设。

    因人而伟大。

    翠羽还没来得及交到她的手中,砰的一声巨响,那蓬紫光终于完全炸开!

    无数棵枫树轰然倒地,血红的枫叶满天乱舞,将飞溅的血迹掩盖得无影无踪。

    大地震荡,山峦嘶吼,摇曳的紫光中,聂隐娘最后看见,柳毅将红线搂在怀中,似乎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似乎没有。

    两人的身影猛地一晃,已被紫光吞没。

    聂隐娘惊呼一声,想要折转身去,一阵更加猛烈的爆炸袭来,将她震得晕了过去。

    §§第二十五章尾声第二天,绚烂的朝阳依旧升起。

    聂隐娘独自站在云雾山栈道上,遥望还沉浸在睡梦中的修罗镇。

    晨风吹开她的乱发,透出她苍白的脸。

    她的脸上没有泪痕,有的只是还未干涸的血迹。

    云霞变化,绯红的光彩宛如薄纱般披在她的肩头,却让她的身影显得如此孤独,如此凄伤。

    柳毅和红线,最终在传奇中,执手而去;主人也完成了她最伟大的作品,而她呢?

    她得到了自由,却自由得一无所有。

    数日修罗镇之行,如入炼狱,最后不过两手空空。

    修罗众生,有天之福,无天之德,执于杀戮,无尽轮回……

    或许,真的有一天,这个修罗镇的故事能成为一篇完美的传奇,在人间万世流传吧。

    只是。

    有谁还记得,这传奇中人?

    她扬起头,将血影针从栈道上撒下。冰冷的银针宛如细雨,纷纷扬扬,坠入层层云蔼中,渐渐没了踪迹。

    冰冷的银光在深谷中回旋,坠落,第一次如此温柔,如此美丽。只是这美丽,就如偶然绽放的优昙,方开已灭,再不会有。

    聂隐娘终于向栈道外走去,再也不回望一眼。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