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病态日记 >

第三十五章 真相(三)

第三十五章 真相(三)

南城梦雪 直达底部
    然而第二天我们都没有去。

    因为这一天的上午来了一个奇怪的人,这人披着一身黑衣,又用黑布蒙着脸,只露出两只打转的黑眼睛,在昏黑的光线下,如同一具木炭在行走。

    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用两只打转的黑眼睛望着木秀,他的眼神和他的黑衣服一样神秘,所以我看不出他眼神里的任何东西。

    不过,木秀似乎认识这个奇怪的人,也看得懂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在变,木秀的脸色便跟着也变,从诧异到惊恐再到诧异,木秀的拳头悄悄地握紧了又松开。

    这是奇怪的场景,黑衣人用眼神说话,木秀用眼睛看他说话!

    他没有呆多久,便急急地离开了,似乎,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木秀目送他的背影离去,久久地才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她转过身,望着我,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眼泪却落下来了。

    我有点茫然无措,只轻轻地问她:‘没事吧?’

    木秀擦去了眼泪,冲着我嫣然一笑,她笑得很灿烂,如同阳光下的花朵。

    木秀没有说话,我便不再问,我知道,有些事,如果她愿意说,不用我问,她也会说的,如果她不愿意说,即使我问,她也能做到只字不提。

    这一天,木秀一句话没有和我说,她一直心神不定,不断在花园前头来回走动,一会又望着花园的另一边,她的脸色阴沉地难看,似乎在等待什么,又似乎在害怕什么。

    到了晚上,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早上那个黑衣人是谁?’

    木秀见我问,抬头望着我,冷冰冰地说:‘有些东西,不该问的最好还是别问,你说呢,霍大将军!’

    我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冲她苦笑,也不再问下去。

    这一天的夜晚,异常地寂静,似乎听不到任何的响声。

    或许,在那里的任何的一个夜晚,其实都像那晚一样的寂静,只是,今晚,会格外地感觉到。

    因为,有些寂静其实来自人心。

    木秀抱着我,她不说话,但我知道她并没有睡着,她在睁着眼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我也不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秀突然爬起来,往我的身上爬,我正要说话,突然嘴巴被堵住了,鼻子里一股幽香飘进来,整个人便顷刻间陶醉了。

    木秀用她的嘴巴堵住了我的嘴巴。

    她,卖力地在亲吻我!

    在木秀的亲吻下,我浑身的血液如同一团烈火一般燃烧起来,于是我也不顾一切地亲吻她,她的脸,她的身体,她的每一寸肌肤。

    那一晚,我第一次彻彻底底地拥有了木秀,可惜,也是最后一次。

    黑夜里,木秀躺在我的身边,突然说:‘藤王死了。’

    木秀说得很轻,也只说了短短的四个字,然而这四个字,却如同一道闪电,要将黑暗划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什么?’

    木秀于是又重复了一遍:‘藤王死了!’

    我不理解藤王为什么会突然死掉,但我更不理解,为什么木秀得到藤王死去的消息会表现地异常恐慌。

    我问:‘怎么死的。’

    木秀说:‘被杀死的。’

    我想,大概就是所谓的兵变吧!

    木秀又说:‘木大眉毛也死了。’

    我忍不住说:‘想不到木大眉毛还挺忠诚。’

    不料木秀哼哼两声冷笑:‘他不敢不忠诚,藤王一死,这地下城堡里的大部分人都得死!’

    我‘嚯’地从床上坐起来:‘也包括你?’

    木秀说:‘当然包括我。’

    我说:‘那就也包括我了,’我又躺下去,抱紧木秀,‘其实,现在的我,能和木秀你死在一起,我也会觉得幸福。’

    木秀探出头来望着我:‘那,你不想念你的家人吗,不想外面的千秋世界吗?’

    我说:‘想,怎么会不想呢,不过,如果我注定要死在这里,又有什么办法?我现在顾不得想那么多,只顾得上抱紧你,多一分多一秒也行。’

    木秀听了我的话,‘呵呵’地笑起来:‘没想到威风凛凛的战神的后人,也会调戏女孩子。’

    我说:‘木秀,我是认真的,要不我们现在往那出口处去试试,那地方一定是装了什么机关,我们只要找到机关所在,还是有机会出去的,你和我一起到外面去,好不好?’

    我问木秀‘好不好’的时候,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木秀停顿了一会,淡淡地道:‘那里出不去的。’

    我急道:‘不去试试怎么会知道。’

    木秀依旧说:‘一定出不去的。’

    我还要说,木秀不让我说下去,她突然问我:‘如果你出去了,能不能答应我几件事?’

    我忍不住笑着说:‘你刚才都说了,一定出不去的,又如何有我出去的可能。’

    木秀说:‘我是说如果,如果就是假如,并不一定说你就出去了。’

    我说:‘如果我出去了,你不跟着我一起出去吗?’

    木秀说:‘是我先问的你,你不要反过来问我,你就说能不能答应我。’

    我说:‘当然能!’

    木秀说:‘我想要你枕头下的那柄短刀,你能送给我吗?’

    我说:‘没有问题,现在我的人都是你的,更不消一柄短刀了,你想要,我现在就给你!’我说着就要翻枕头去拿刀。

    木秀拉住我说:‘不着急,我还有问题呢。’

    我说:‘你说。’

    木秀又说:‘如果你出去了,能不能不要再回来,能不能无论碰到什么事,都保守这里的秘密,就像你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当然,如果你实在做不到,可不可以至少保守秘密到你八十岁,如果你到了八十岁,还对这里的秘密有兴趣,就告诉你的后人吧,让他来帮你解开这里的谜团。’

    我忍不住说:‘你为何说得如此认真,倒像是我真得能出去一样。’

    木秀说:‘你只管回答我就好了,能不能。’

    我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当然能。’

    木秀又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出去了,能不能忘了我。’

    我想也不想地回答:‘这个绝对不能!’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