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修正系统 >

258 引火

258 引火

宁三思 直达底部

www..,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郑氏被困在慕玉山庄,短短几日便瘦了一圈。

    她提心吊胆,食不下咽,睡不安宁,差一点就病倒了。

    巧合的是,田大管家总能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并带来一个或两个她最想听到的消息。

    王妧还活着,韩爽仍未放弃搜捕。

    王妧逃回了容州。

    王妧派人前来营救她。

    她的心情随着这些消息起起落落,好不容易获得片刻平静。鬼三爷偏偏在这个时候改变态度,愿意见她一面。

    郑氏再次变得急躁起来。

    当她赶到飞霞楼时,等候她的却是老仆阿福。

    阿福在东面的开间设了书案和交椅,焚香煮茶,铺纸研墨,亲力亲为。

    郑氏的到来引起一些动静。

    阿福当即放下手里的墨锭,绕过书案,走上前来见礼,并直截说出了鬼三爷见客的条件。

    “二夫人,三爷想请您给大小姐写一封信。”他一边说,一边将郑氏引到书案旁。

    郑氏走了两步,疑窦丛生。

    她的质问十分犀利:“有什么话,何不当面说清楚?这些年,他躲藏得还不够吗?”

    阿福闻言,垂头叹气,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

    “请二夫人包涵。”他嘴上示弱,双手却从书案上取了沾墨的笔递给郑氏。

    郑氏见状,顿时拉下脸来,气鼓鼓道:“他不出来见我,我是不会写的。”

    阿福无可奈何,只得收回手,婉言劝说。

    “请二夫人慎重。大小姐绝不愿意看到二夫人放着平路不走、反而去走险道。您若有丝毫损伤,大小姐恐怕要悔恨终生。”

    听了这番威胁,郑氏一口气堵在心头,再加上身疲体乏,眼前发暗,几乎支持不住。

    阿福并未动作,只是偷偷瞥一眼半掩的东窗。

    “他……”郑氏长长呼出一口气,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他要我写什么?”

    阿福恭敬回答道:“请大小姐拿赵玄的命来换二夫人的平安……”

    不等他说完,郑氏横眉冷眼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陷害她一次还不够?还想借我的手再害她一次?你们休想得逞!”

    至此,她已无话可说,转身便要离开飞霞楼。

    阿福像是早就料到郑氏的反应。

    他并不阻拦,而是对着郑氏的背影、提高了声调,说:“请二夫人好好考虑。韩都督已经和大小姐结下不解的仇怨,二夫人不写下这封信,便是在逼迫大小姐不顾自身安危赶来离岛。”

    郑氏身形一顿,最后还是没有回头。

    脚步声渐去渐远。

    阿福一言不发,先将笔墨收拾好,再倒掉冷茶,续上新香。

    等到一切布置妥当,他才推开东窗。

    “三爷?”

    话音传到窗外,引来一声猫叫。

    阿福循声望去。

    一只通身毛发乌黑油亮、唯有四掌洁白如雪的小猫立在低矮的粉垣上。

    它修长的尾巴和墙外横生的树枝同时随着微风摆动。

    鬼三爷披了一件宽大的玄袍、闭着眼睛站在树荫下,好像一座没有生机的石像。

    “三爷真的应该多出门走动。消息写在纸上,总归是干巴巴的,一点趣味都没有。”

    阿福的建议如同耳旁风。

    小猫一跃跳到地面上。

    鬼三爷也从树荫中走出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好动的小猫一下子蹿出老远,东张西望,没过一会儿又蹿回来,在鬼三爷脚边打转转。

    与此同时,阿福回答说:“大小姐进了一次浊泽以后,把赤猊军都镇住了。”

    鬼三爷顺手把一个镂空金香球扔给小猫当作玩具。

    他眼角微垂,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哼,魏知春也老了。”

    阿福听出这是一句愉悦的嘲讽,于是接话自嘲说:“我也老了,三爷可别嫌我。”

    鬼三爷白了他一眼,他却笑逐颜开。

    “靖南王把赤猊令给了赵玄,若是赵玄出了岔子,靖南王一定会深受打击。”鬼三爷低头看着地上自顾自玩耍的小猫,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阿福眉头一皱,收敛了笑容,道:“三爷当初为了他,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唉,如今怎么……”

    “如今,我已不再笃信那个预言。天地之大,变数无穷,而寿数有穷。靖南王时日无多,只有让他死不瞑目,才能洗刷我这半生之耻。”鬼三爷说到这里,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些顾虑,“也不知道,她收到信后会有什么反应。”

    阿福涌起许多感慨,却将它们全都吞进肚子里。

    信是不是出自郑氏之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收到信的人。

    靖南王,魏知春,周充,还有窝在郁州装死的老总督。

    “大小姐聪明过人,一定能明白三爷的苦心。”

    鬼三爷的脸色并未好转,显然没有因为阿福的宽慰而变得安心。

    他不再多言,踱步回到飞霞楼中。

    他的身后还跟着那只四掌如雪的小猫。

    一人一猫先后来到阿福所在的东开间。

    鬼三爷刚一坐下,阿福便递上来一本账册。

    “田恕最近都在做什么?”鬼三爷漫不经心,略翻了翻账册,随口一问。

    阿福却回答得认真。

    “最近天气转暖,少庄主在学骑射。”

    “有长进吗?”

    问与答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少庄主嫌山庄里的马太温驯了。”阿福道。

    鬼三爷冷笑着,语调平静之中却蓄着无边的怒意:“所以,你就故意拿了碧簪山马场的账册给我过目?”

    他将账册摔在地上,吓了小猫一跳。

    阿福呵呵一笑,捡起账册,解释道:“三爷昨日指定要看这账册,怎么今日就忘了?少庄主的事,三爷要是不问,我又哪里敢多嘴?”

    无论鬼三爷如何拧性,阿福总能捋顺。

    账册又回到鬼三爷手中。

    四周安静下来,只剩下小猫偶尔的叫唤和账册翻动的声响。

    阿福站在一旁耐心等待着。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

    茶水早已凉透。

    小猫懒洋洋地伸长了身体、趴在角落里。

    鬼三爷突然开口,阿福也同时抬起了低垂的眼皮。

    “眼下已经开春了,马瘦兵弱,靖南王料想容氏掀不起什么水花,老总督也乐得放手逍遥。既如此,不妨帮容氏一个忙。我倒要看看,郁州一动,靖南王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处之泰然。”

    他压低了声音,吩咐阿福去办一件事。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