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玄幻奇幻 > 黯乡魂 >

第四卷——八十九、尾声

第四卷——八十九、尾声

张廉 直达底部
    就在我离开的下午拓羽就在各国国主面前将皇位禅让于水无恨自己踏上了寻找上官之路这在情理之中却在意料之外拓羽的后宫水无恨处理了整整两天如此一来瑞家彻底倒台朝廷里原本就有水家派瑞家派和皇家派拓羽临走前交代了皇家派水无恨的身后有着强大的两股力量政局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稳定。我听到的时候还惊讶了一阵天却笑着说拓羽开窍了。他一脸轻松的神情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还在皇位考验期。

    于是我书一封以表祝贺顺便推荐南宫玲珑留在宫中照顾柳月华和上官的孩子推荐以前照顾我的小坤子做太监总管水无恨初入皇宫需要两个得力的帮手。

    小坤子自然是感激涕零但南宫玲珑已经随思宇返回佩兰于是我让天的人截住了南宫玲珑休书一封请他相助水无恨她看在我的面子上答应留在沐阳一年等培养出接班人即离开皇宫完成她的旅程。

    当我们回到幽国的时候青菸那个缺根经的家伙又要与我比赛我那时忽然意识到她想要的其实是国母这个身份她的执念原来一直都是那个身份而就在她出招的时候我随便抄起了一样东西抵挡却没想到是面镜子她扑通一声倒在我的面前我愣了足足有半天。后来赶到的冥圣对着青菸一动不动的身体哀叹连连说为何要使出夺魂咒然后他就拿走了镜子抬走了青菸我不解得看着他们。说实话我对咒术还是不是很了解后来天告诉我。青菸因为在用夺魂咒的时候正好对着镜子等于自己对自己施咒。所以她的魂魄就被困在了镜子中这也算是她地惩罚了。

    又是一年开春夜御寒再次出现在沐阳城中再次成为仓泯的宰相协助水无恨管理仓泯。他的肩上永远都有着一只五彩斑斓地锦鸟她形影不离地呆在夜御寒的身边据说有一次夜御寒染上恶疾奄奄一息地时候也是这只锦鸟找来大夫为他医治那天晚上还刮着大风下着大雨当夜御寒病痊愈之时锦鸟却因为虚脱而陷入昏迷。夜御寒从此就将此鸟当作生命一般疼惜。只是每当他去梨花月的时候这只锦鸟都会脾气不是啄他的脑袋。就是扯他的衣服这时。夜御寒就是摁住她的鸟头。将她一起带到梨花月和水无恨一起潇洒于花丛之间。

    而就在沐阳传出水无恨与夜御寒“出双入对”地时候在隐秘的影月国国都花城正举行着一场选美比赛。影月国选美不是美男是什么?各地的穿越女都会收到一份影月国特殊的请柬。纷纷赶来参加此次盛况。..

    一席白衫折扇轻摇是谁说女子不能手摇折扇?我这扇来更是风度翩翩让那些女人看傻了眼。面前是灯光迷离的露台上面是婀娜多姿的美人让人心生快活。小妖悠哉游哉地晃着她的尾巴由两位美少年伺候她美食。

    一卷竹帘挡住了我们的坐席淡淡的好闻地香味弥漫在空气之中。手指捻起一颗蜜枣就要放入嘴中却赵灵含住她叼走了红枣色色地看着我:“若云非雪是个男子定是我赵灵男后不二人选。”我邪睨着她她妹妹却凑过了脸:“云姐姐别嫁男人了娶我好不好?”她一嘴的口水就差把我演了这影月国不是色女就是拉拉。

    我笑着摇头一旁的思宇掩面咯咯直笑我揶揄道:“你还敢来?不怕子尤揍扁你?”

    “怕什么他又不知道我出差又不是一次两次只要这次回去拿钱报帐不就行了?倒是你不怕他……”

    “哈哈哈……我怕什么他现在打不过我。”

    “哎……你们两人现在可好一个是如胶似漆一个是如鱼得水可怜我唯一看上一个还被你这个家伙给赢去了。”赵灵单手撑脸哀叹连连。我笑道:“那怎能算赢若你心里放不下那柳谰枫大可放下这位找他去。”

    “我怎能为一个男人放下王位!”

    “还是啊他更不可能来找你了还是今天选一个吧。”赵灵看着我撇撇嘴看向舞台这里集中了影月国地美人更有她们用“非正常”手段请来的美人而只要这里没有皇亲国戚我也乐得看这热闹。

    音乐幽幽笑声连连还有那带着浓情蜜意地妖冶地香味挑逗着这里每个男人……呃……应该是女人的身心。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次回到母系社会让男人成了台上搔手弄姿地玩物。

    一个个美人的表演让我目不暇接即看到了想让我作呕的娘娘腔也看到了桀骜不逊的冷漠男子更有被人五花大绑上来开口骂人闭口杀人的美男总之花样百出幽默不断。我指着那台中正要自杀的说道:“赵灵啊赵灵你就不能有创意点老是抢人。”

    “怎么个有新意法?请柬?只怕他们未必肯来。”

    “那可以吊嘛你那么特殊古人很单纯的你完全可以吊住他们身心他们还不来?”

    “这个你擅长我可不行还是直接抢最简单对了还有自己来报名的。“啊?”我和思宇顿时瞪大了眼睛居然还有主动报名的我们一起朝台上望去只见此刻是最后一个美人表演美人脸上带着银色的狐狸面具但只是那一席如瀑布般的长和衬托出他傲然身姿的锦绣华袍就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他的身边还站立着一个侍从侍从的脸上同样带着一个黑色的狐狸面具。

    此刻美人开始抚琴修长地手指触动琴弦流畅而动听的琴音从他手下传来跳跃的音乐就像活泼地溪水。全场变得一片寂静赵灵更是听得如痴如醉只有我开始冷汗涔涔。小妖更是用尾巴遮住了自己的脸深怕被那人看见。我撞了撞身边地思宇思宇还在那里不停地点头:“不错不错。”

    “不错你个头。老公都找上门来了!”

    “诶?”思宇的目光终于从两个男人身上拉回木呐地看着我我对着她使劲地挤眉弄眼她依旧一脸迷茫我只有轻声道:“那侍从是韩子尤。我认出他身上的味道。”

    “什么!”思宇立时大惊失色“那那个岂不是……”我无比凄惨地点了点头准备开溜反正他自己有的是办法逃走。此刻琴声已止竞标开始只要方才那些美人中谁的竞价最高便是天下第一美人并随那竞价者而去。

    眼看着第一个已经开始赵灵地眼睛始终牢牢放在那面具美人身上。那面具美人看向我好看的唇角在面具下微扬那笑容立时让我毛骨悚然。拿在手中的折扇差点掉落小妖赶紧窜上我的膝盖。随时准备开溜。

    “怎么?那美人你认识?”赵灵眉眼带笑地看着我。我立刻道:“认识就是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家伙。他居然还有脸来选美。”我说地异常认真赵灵听得却是眉开眼笑一双色光迷离的眼睛射出两道摄人的光:“哦?脸上有伤疤?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什么?这样的你也要?”“就当做善事罗。”

    “万万不可万一吓到你怎么办?”

    “怎会?怎么你好像很中意他。”

    “怎么可能?”我呵呵笑着笑地脸抽筋。赵灵看了我一会:“那我要了!”我立刻改口:“我喜欢!”

    “这就对了嘛喜欢就要直白地说出来别扭扭捏捏的怎么怕家里地那个找你麻烦?”赵灵坏坏地笑着“怕什么现在你在我的地盘上有我罩着你今晚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哈哈哈。”

    而就在我以为事情了解的时候赵灵地眼睛忽然拉直我正纳闷才觉整个花楼不知为何变得鸦雀无声我顺着赵灵的目光望了过去我差点气得吐血那个混蛋居然摘下了面具嘴角微扬眼中无限魅惑仿佛在等人开价我眼前立时一黑天你这个冤家!只听思宇呐呐道:“这下你要大放血了。”

    “我说非雪。”赵灵嘴里对我说着话目光却紧紧抓住天不放“这回我可不让你了难怪你非想要他。”

    “两千两。”已经有人开始喊价。

    我哭丧着脸看见赵灵地神情越来越认真眼神中是志在必得:“一万两!”赵灵一开口便知有没有这个混蛋这次地加码比上次天乐坊还要高。

    混蛋看着我意思是让我喊价我看着赵灵外面价钱直线上彪我第一用祈求的语气对赵灵说道“你把他买下来送我吧。”

    “你这云非雪真是讨厌!”皇帝地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女人变地更快“怎么老跟我抢男人上次是柳谰枫这次又是面具男方才还诓我说他难看哼!分明是想占为几有!”

    她柳眉倒竖看样子是认真的我只有朝天耸耸肩然后在他郁闷的眼神中和思宇一起离去。这是你选的你要来参加选美你又想讹我钱我这次就是不买你!

    最后天以十万两的价格成了第一美人由影月国国主赵灵标得。一场比酒赵灵喝了个西八醉我扶着赵灵进入一间厢房就将她扔在了床上给思宇一个眼色思宇就推进了一个男人让赵灵抱着。然后思宇被韩子尤抓回我转到天的房间屋内灯火通明天正坐在床沿一脚蹬在床沿吃着苹果丝毫没有半点方才淑男的样子。

    他见我进来给我递过苹果:“要不要。”“要你个头回家了!”说完我扭头就走一阵寒风吹起我的长房间的门就在我面前“碰”一声紧闭我怒道:“你就不能好好关门吗!显示你内力深厚啊!”扭回头一看小妖这个重色轻主人的家伙早就溺在了天的怀里。

    “那你这个要不要啊。”天刷拉拉得掏出了一叠银票看的我双眼亮他翘着二郎还不把大傻叫来我们好开溜。”

    “好!”我迅跑到院子里就朝天空射我的呼叫“电波”庞大的黑影带着巨大的风降临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拿着赵灵的十万银票悠哉游哉地再次踏雕而去……

    正所谓神雕灵狐非雪随风时隐时现传奇人间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