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

第三十一章全文终

第三十一章全文终

浣晓青 直达底部
    奠柏见她始终保持沉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心中的想法全说了。“给了天瑶他们,那闫心跟兔崽子呢?闫心还是你的女儿,是不是也要给?他们的小崽子熊大还叫你奶奶呢,你是不是也要给?还有……”

    “行了行了,一个都不给。”闫然头疼的赶紧打断奠柏的喋喋不休。

    本来她觉得身边没有几个亲人跟朋友,但是奠柏这么一说,她突然有了三姑六姨的感觉!

    “这还差不多!”奠柏轻哼一声。

    就在这时,噬天站在房门口看着他们道:“我跟二哈出门了。”不等奠柏跟闫然点头,转身离开。

    闫然看着噬天消失在房门外的背影,脑中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逼近奠柏问道:“他们好像也老了吧?”却还跟以前一样精力充沛每天外出狩猎种地从未懈怠过一天!

    天天生活在一起并不觉得有什么,直到此刻她才察觉到异样!

    奠柏心虚的眼神左右乱瞟。

    闫然伸手圈住他的脖子,逼他跟自己对视。

    奠柏无奈道:“他们不能死,死了就没人种地、洗衣服了……。”在闫然锐利的眼神下,越说越小声。

    闫然:“……”

    奠柏见她不说话,心慌的伸手抱住她问道:“然然,你别生气。”

    闫然却摇了摇头:“我不生气,他们伺候了我们一百多年,你给他们圣果续命是他们应得了。”她跟奠柏并未阻止噬天跟二哈找伴侣,曾今她还暗示过他们可以结侣。

    没想到噬天跟二哈吓坏了,连忙跪下对天发誓这辈子绝对不结侣!

    把她雷的不行!

    奠柏认真的盯着她的表情,见她真的不生气,立马说了实话:“给他们圣果可不是白吃的!又能让他们多伺候我们几百年很划算。而且他们又没结侣又没有一堆累赘的后代。”

    闫然:“……你真会算账。”

    “呵呵!那是!”奠柏得意的不行。

    闫然看他这么开心,幽幽的问道:“那我们现在可以下山去看天瑶了吗?”

    奠柏:“……”

    胳膊拧不过大腿,奠柏永远不会让闫然伤心,最终妥协跟她一起下山。

    刚踏进皇城却遇见了熟人猫又!

    闫然看见猫又坐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独自抹眼泪,好奇的走过去戏谑的问道:“谁欺负你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眼神上下打量着年轻貌美的猫又,心想她减肥了?

    记得上一次见她还是十几年前,她又肥又胖的模样。

    猫又擦掉眼泪瞪着闫然质问道:“你是谁?”眼前的雌性长的可真美,却没想到人竟然这么坏!

    闫然:“……你不是猫又?”

    猫又的女儿愣了一下这才道:“我是猫又的第二十八个女儿。”眼角余光这才瞥见闫然身旁站着的奠柏,瞳孔立马变成了竖状,这个雄性好美好美哦!

    闫然咋舌:“……”真能生!

    瞥见她一脸痴迷的望着奠柏,习以为常的又问道:“你刚才哭什么?”

    猫又的女儿却看着奠柏一脸痴迷的回答道:“我阿姆死了。”情不自禁的凑近奠柏含羞带怯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结侣了吗?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奠柏对她微微一笑,抬手把她打晕!

    砰地一声,猫又的女儿昏倒在地上。

    闫然瞥了她一眼,拉着奠柏离开。

    皇城依旧繁花似锦,却物是人非。

    比如摆摊的鲛商已经变成了靖!没错!居然是靖!

    闫然眨了眨眼,确定了好几次他没看错人,却并没有上前搭话,拉着奠柏从靖的摊位前走过。

    靖坐在摊位前,看着闫然拉着奠柏走过时,眸色波澜不惊。

    奠柏依旧如他记忆中一般无二风华绝代。

    可闫然不是人类吗?

    据她自己说人类的寿命比兽人还要短,可为什么他现在看到的闫然,却像刚进化成年的小崽子似的那般年轻?浑身充满了活力?还越发的美艳?

    二人所到之处,拥堵的兽人们自发的给他们让开道。

    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改变。

    闫然跟奠柏很快来到天瑶所住的木屋门前,刚要推开院门走进去,却正好撞见弗雷德打开院门走出来。

    弗雷德看见闫然跟奠柏一愣,连忙道:“你们来的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你们。”随即侧身让开,请他们进屋。

    闫然跟奠柏走进院子里,弗雷德追上之后看向闫然道:“天瑶想你了,你进房间找她。”

    “嗯。”闫然点头独自进了房间。

    奠柏没跟进去,留在了院中。

    闫然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天瑶的房间,看见天瑶正躺在床上,冷烈坐在床边上正在跟她说话。

    二人见到闫然走了进来,冷烈立马扶着天瑶坐起身,他自己则走了出去。

    天瑶拍了拍床沿看着闫然笑着道:“快过来坐。”

    闫然一边走近一边问道:“你生病了?”

    天瑶眸中闪过一某异色却点了点头。

    闫然坐下之后却不高兴的沉下脸。

    天瑶见她脸色不对,小心翼翼的问道:“闫然,你……怎么了?”

    闫然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问道:“你要死了?”

    天瑶:“……你猜到了?”看着闫然点头,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别不开心,笑一个。”

    闫然哪里能笑得出来?紧盯着天瑶忽然问道:“你想再活五百年吗?”

    天瑶:“……”

    闫然见她目露狂喜又迅速颓废下去,没等她开口,天瑶抢先道:“我已经听说圣果能续命,可我不想再活。”她活了如何?眼睁睁看着弗雷德跟冷烈一个个死在她的面前,她独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比死还痛苦。

    闫然一眼看穿她的想法,犹豫着再次问道:“若是我给弗雷德还有冷烈也延长寿命,那你还会继续选择死去?”

    天瑶闻言一喜,激动的一把抓住闫然的胳膊:“那太好了!”可高兴了不到一秒又迅速的泯灭:“圣果属于奠柏,他愿意拿出来?”奠柏那么小气,怎么可能会同意?

    闫然把实话全说了:“奠柏一开始不愿意,我好说歹说他只愿意拿出三枚圣果,意味着你跟弗雷德还有冷烈可以再多活五百年,但是……你会亲眼看着弗小小他们死去。”

    天瑶:“……”

    闫然见她沉默又继续道:“这三枚圣果只能给你们吃,若是你想私藏给你的孩子们,奠柏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你考虑清楚。”

    天瑶沉默了好久,忽然伸手抱住闫然的胳膊,把头靠上去闭上眼睛道:“我以为自己快死了,所以想叫你把我送回封闭之地,我想最后看一眼孩子们。”停顿了一下忽然睁开眼睛看着闫然:“若是我跟伴侣们独活却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死去……我、我宁愿现在死去。”

    闫然听完她的决定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站起身道:“那我叫冷烈他们收拾东西,今天就启程送你走。”

    天瑶点头松开了手,看着闫然走出了房门。

    闫然走到院子里看着弗雷德跟冷烈问道:“天瑶想让我送她回家,若是她死了,你们会怎么办?”

    冷烈表情不变道:“我会永远陪着她。”言外之意就是会为天瑶陪葬。

    弗雷德也跟着点头附和了冷烈的话。

    天瑶死了,他跟冷烈也没必要活下去了。

    闫然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把陪葬说的就好像今天吃什么一样的平淡,心中感慨万千。

    出了皇城,弗雷德化出兽形驮着天瑶。

    冷烈化身为蟒在地上狂奔。

    奠柏抱着闫然却在天上飞,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沙漠。

    时间一天天过去,闫然亲眼看着天瑶越来越虚弱,连路都走不了。

    沙漠才穿越到一半,天瑶的头发突然全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

    闫然亲眼看着弗雷德跟冷烈在天瑶的面前强颜欢笑,背地里却偷偷的流泪。

    闫然私底下问奠柏:“天瑶头发白了,她还能活多久?”

    “三天。”奠柏淡淡的道。

    闫然闻言沉默了很久,然后亲自喂天瑶喝了点肉汤,招呼弗雷德他们继续上路。

    天瑶以为自己会死在穿越沙漠的途中,以为再也见不到孩子们最后一面,谁知道竟然顽强的挺了过来!

    天瑶欣喜的看着沙漠的尽头出现了一大片的丛林,扭头却发现闫然跟奠柏不见了!立马叫弗雷德飞到地上,询问怎么回事。

    弗雷德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话。

    冷烈一把推开弗雷德,把天瑶搂进怀中低头在她耳边道:“你的头发变黑了。”

    天瑶:“……”闫然竟然私底下喂她吃了圣果!

    听见天瑶哭泣的声音,冷烈轻轻推开她,帮她擦掉眼泪又道:“闫然也给了我跟弗雷德一人一个,我们可以继续陪着你活下去。”

    弗雷德这才凑上前解释道:“闫然怕你生气,所以提前离开了。”

    天瑶哭着抹泪道:“她救了我的命,又给你们续命,我怎么可能生她的气?”

    弗雷德张了张嘴,犹豫着道:“她说你会眼睁睁看着孩子们死去,你会痛苦……。”

    天瑶闻言随之沉默。

    冷烈示意弗雷德化出兽形赶紧离开此地,毕竟是蜘蛛族的地盘,待久了会有危险。

    飞出了毒雾丛林,心情已经平复的天瑶忽然问弗雷德:“圣果是不是有种子?”

    弗雷德点头:“还剩下三枚果核,闫然特意叮嘱让我们找合适的地方种下。”

    天瑶点头同意,提议道:“就把我的果核种在圣地。”

    “好。”弗雷德一口应下。

    天瑶问道:“你的果核种在哪里?”

    弗雷德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我想交给哈斯特种在飞羽族,你……会生气吗?”毕竟以前族人曾今欺负过天瑶。

    天瑶笑了:“你忘了咱俩的女儿弗小小如今正生活在飞羽族?”弗小小还是找了一个飞羽族的兽人结侣,留一棵神树在飞羽族,也算满足了阿父天羽的愿望。

    弗雷德笑了。

    最终,三颗圣果的种子分别种在了圣地、飞羽族还有死亡之河的对岸。

    埋在地下的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但是却从未开过花,也从未吃过人,就像一棵普通的大树。

    让很多期待神树开出化形花的兽人们从失望变成了绝望。

    几年之后的某一天,飞羽族的前任族长哈斯特突然失踪。

    所有族人遍寻整个部落的角落也没找到人,以为他离开了飞羽族。

    没人知道独身了一辈子的他在神树下挖了一个坑,把自己活埋死在了里边。

    又过了四百多年。

    天瑶寿终正寝,冷烈化身为蟒在圣地的神树下打了一个地道,抱着天瑶死在了里面。

    弗雷德也钻进地道,看着死去的冷烈化身巨蟒缠着白天鹅,他面带微笑的封住了地道口,然后把天鹅从巨蟒的身体内拖拽出来,抱着天鹅自杀身亡。

    老实了一辈子,不争不抢的弗雷德却在临死之前挣抢了一回。

    时间飞快流逝,又过了五百年。

    后山上,闫然靠在奠柏的怀中突然问道:“都过了这么久,孩子们怎么还是一棵树?”而且除了小闫萝,她再也没有怀过孕,倒是奠柏每隔五百年就会结果一次。

    奠柏不以为意道:“才一千年而已它们就有了神智,已经很快了。”

    闫然:“……那还要等多久它们才会化形成人?”一开始她以为种下去没多久就会变成会走会跳的树妖,结果证明她多想了!

    一个个就像普通的大树一样活了快一千年,才变成了她初遇奠柏时的树妖一样,无法离开泥土却开始攻击胆敢靠近它们的飞禽走兽。

    奠柏沉吟了一会道:“它们可没有我聪明,估计再过个两三千年才会化形成人。”

    闫然:“……”

    奠柏见她沉默,低下头亲吻她的额头安慰道:“别担心,我活多久,你就能活多久。你会看到它们化形成人,然后缠着你叫妈妈。”

    闫然心中默数了一下孩子们的数量,顿时更加沉默了。

    想当年她曾今腹诽死去的猫又太会生,若是让其他兽人看见三四十个孩子追着她叫妈妈……!

    奠柏见她蹙眉,不禁伸手抚平的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闫然实话实说了。

    奠柏忽然笑了:“你白白担心了,它们虽然都有了神智,但是想要化形成人太难太难。十之有一就算不错了。”

    闫然心中换算了一下,也就是说最多只有俩个树妖才能化形成人,才能亲口喊她妈妈……。

    奠柏见她一会开心一会又伤感,干脆以行动安慰她,抱着她飞进房间把她压在了床榻之上,这样她的眼里、心里只剩下他!【全文终】

    ps:此书彻底完结,感谢亲们支持正版,特别是给我打赏的小可爱们。有缘新书再见,爱你们,么么哒。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