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金小姐掉马了也不想结婚 >

第25章 争位子

第25章 争位子

冰河时代 直达底部

    出了地铁,走了十多分钟路,到了公司,和往常一样,一路走,一路与同事打招呼。

    同事嘛,有对盘,也有不对盘的。

    对盘的,打着招呼就走到了一起,一路八卦;不对付的,连点头之交都没有。

    在康达咨询中心,金爱妮把自己打扮的如此土气、泯然于众,居然还有人看不贯要找茬,真的也是不容易了。

    “妮姐,别理她,她就是嫉妒你专业能力强,红眼病。”小同事熊慧慧替她鸣不平。

    金爱妮不以为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总有人喜欢你,也当然有人讨厌你!

    香风已经飘过去的蒋美婧,听到身后小声嘀咕,顿住十厘米高跟鞋,一个回转,红唇烈焰,五官化的精致而张扬,下巴高抬,“切,专业能力强?”

    像是发现什么好笑的事,嗤笑一声,“不要以为解决了几个高三生的心理压力,就以为自己能耐了,我告诉你,不过是你占了教育这块‘望子成龙’之心的便宜而以,有本事,你换个部门瞧瞧,去高企做员工疏导看看,看能有几个钱?”

    “你……”熊慧慧被她堵得脸色发红,“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告诉你,不管把我们妮姐放那个部门,她都出色。”

    “嘿嘿……呵呵……”蒋美婧冷笑连连,“老天啊,要不是阮姐看她可怜,把她放在最吃香的青少年咨询这块,一个月能让她拿整个中心最高工资,我呸!”

    “你就是眼红,有本事你就来……”

    “哼……”蒋美婧不屑的勾勾嘴,“我素质高,我扶贫!”

    “你……蒋美婧你不要欺人太甚!”小熊气得手直抖,上前要跟她理论,被一声轻喝制止了。

    “像什么样子?”

    “阮总,早……”

    “阮总……”

    大堂走道里,咨询中心的员工纷纷上前问候老板。

    阮芷白先看了眼穿得老态横生的金爱妮,又看了眼明丽张扬的蒋美婧,轻轻一笑,“小蒋……”

    “阮总……”蒋美婧踩着高跟鞋,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回话。

    “这样吧,从今天起,你调到青少年咨询部。”

    “阮……阮总……”蒋美婧高兴的双眼发亮。

    在海城这样的金融大都市,一般的心理咨询价是三百元每小时,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收费,但做青少年咨询不一样,一方面是这样的心理咨询少,另一方面,资质好的会被轰抬价格,正常是五百元/小时,有的甚至收费上千,甚至一掷千金的都有!

    不能怪蒋美婧眼红。

    阮芷白看向金爱妮,“金老师,那你就做高企员工疏导。”

    她点点头,“行!”

    “你们两个一会去人力资源部把具体的工作交接一下。”

    “好。”蒋美婧乐得嘴都咧到耳根了,高傲的哼了一声,抬头走了。

    阮芷白踩着中跟鞋,穿着一身米白色名牌职业套装,修身、端庄,手拿黑色小包,职业、干练,飒飒走了两步,突然转头,“金老师,既然你做疏导,上午十点半到我办会室来一趟。”

    “是,阮总。”

    难道今天出门没看老黄历,还是最近太顺风顺水了?

    上班前来了一出,被人挤了位子,来到阮芷白办会室,又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金爱妮反思,最近没得意忘形,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啊,老天啊,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喂喂……”阮芷白伸手在她面前挥挥,“发什么呆?”

    “芷白……”被她唤醒,她本能拒绝,“你知道的,我有社交恐惧症,你不能让我去做……”

    “停停……”阮芷白笑骂她,“金爱妮,你不会跟你的员工争位子吧!”

    “怎么会?”

    “你要是不答应去尚氏做疏导,我就觉得你跟小员工争高薪水位子。”

    “啊不……阮芷白,我和你是合伙人,不管谁挣钱了,最后都会成为我们的分红,我抢什么抢……”

    “那你为何不去尚氏?”

    “我有社恐啊,刚才不是跟你讲了嘛!”

    阮芷白摇头失笑:“金爱妮,你学心理学的初衷是什么?”

    金爱妮被这句反问得啥话也说不出来。

    转着老板椅,阮芷白玩着自己的寇红指甲,目光盯着对面的合伙人,感觉她情绪好像有些失控,社恐症?好像有些,但作为金牌心理咨询师,如果不能刻服自己的心里障碍,又怎么能帮助患者解决心理问题。

    可……想到那些大心理学家们的人生经历,作心理咨询师,有这些障碍,似乎更能与患者共情!

    “芷白,你找别人吧,让我先去小公司习惯习惯!”

    “金爱妮,作为合伙人,你也是老板,我让你隐藏在公司里做个不管事的咨询师,这也就罢了,难道,你忍心让尚氏这块大肥肉被我们的对头妙仁抢去?”

    我……

    对于以赚钱养老、三十五岁就退休为人生终极目标的金爱妮来说,好像不能失去这单大生意。

    想了想,她道:“可以派我们中心的高材生郑雪媛去!”

    “郑雪媛也去。”

    “也……什么意思?”

    “尚氏是大集团,这次,我会派一个五人小组,郑雪媛任组长,你是组员,可能会负责那边最低层的员工培训。”

    最低层?

    那么也就是说,不太可能遇到……

    金爱妮虽没有瞬间放心,但也没那么紧张不安了,“真的在底层?”

    “那是自然!”阮芷白挑眉一笑:“你不仅有社恐症,还有轻微反社会型人格。”

    “反……”金爱妮白她一眼,“你直说我仇富得了,还反社会人格!”

    “哈哈……”阮芷白就喜欢看她万年不变的老巫婆变脸生气!

    金爱妮起身离开她办公室,“没事不要找我。”关门之前说道。

    阮芷白耸耸肩,要不是导师钱慕云引荐,她根本不可能认识金爱妮这样奇怪到神秘的女人。

    老师说她被父母离异伤到了,曾有过心理问题,是导师把她引入到正常人生轨迹,可她总觉得这种‘正常’,太不正常。

    明明生得眉清目秀,却非要扮老扮丑,明明挣了很多钱,却穿又旧又丑的衣裳,明明可以做老板,她却非要做个平凡的小职员!

    多少没钱的人把自己打扮成伪精致白领精英、富二代、女企业家……

    她却反其道而行,她为何要这样生活?

    ------题外话------

    尚二:来了,来了,我的老婆来了!

    新妈:真香!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