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金小姐掉马了也不想结婚 >

第18章 太纯了

第18章 太纯了

冰河时代 直达底部

    听到好运气,不知为何,那个男人说过的话响在耳边,‘遇到我,你以后就都顺利了。’

    “发什么呆?”宋宁宁放下抱臂的手,敲敲茶几,“想什么呢?”

    “没什么?”金爱妮伸手扶了扶大黑镜框,“不忙嘛,你坐在这里?”

    “喂喂,金小姐,是谁知道你回来,就在家里迎接你,不要没良心。”

    “知道了!”

    金爱妮把手提电脑放到茶几上,窝在沙发里,“我的几个蔬菜店怎么样,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有,一切都很好。”

    “哦,那就好!”

    “不谢谢我?”

    “谢什么,你也是股东啊,我赚钱了,你当然也赚啦!”

    “你……”宋宁宁气死了,“我要退股,我要退股!”

    金爱妮笑笑,“随你。”

    “你……”居然不哄她,宋宁宁更生气了,“等暑假过了,我出国回学校,看谁管你。”

    好闺蜜生气了,金爱妮走到她边上,伸手捋她羊毛卷,“好啦,大小姐,知道这世上你对我最好,谢谢你啦!”

    “这还差不多!”

    “晚饭想吃什么?”

    “大鱼大肉!”宋宁宁毫不客气。

    “冰箱里有吗?”

    “知道你回来,我从店里带回来了!”

    金爱妮摘下黑框眼镜,翻了个白眼,“吃不胖你!”

    “我才不怕胖呢!”宋宁宁嘿嘿一笑,“就怕有人心疼钞票!”

    金爱妮哼了一声,进厨房忙活去了!

    宋宁宁做了个鬼脸,看好朋友回来安然无恙,她也放心了,也不是她非要吃大鱼大肉,只是她这个朋友对自己太抠,什么都舍不得花,一顿饭恨不就白米饭配小咸菜,她借着自己贪吃,让她一起吃顿好的。

    金爱妮这人不是没钱而抠,而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抠。

    两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她家什么情况,她都清楚,所以这一路走来,也不怪她没有安全感,论谁爸不要、妈不养,都没有安全感!

    她从初中毕业开始,就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一路辛酸,谁能懂?

    而且这家伙有事喜欢自己扛着,就算她这个有钱的闺蜜,也从没见过她出口叫过帮忙!

    唉!

    宋宁宁再次看向厨房,“妮子,要是你借种成功了,那你岂不是要休学?”

    “不要!”金爱妮在厨房里边切菜边回道:“我算过了,如果成功了,明年四五份生,然后想办法请一个月病假,过后就是暑假了,什么事也不耽误。”

    “哦!”

    看,这就是金爱妮,把自己的人生规划的一步不错!

    “你……真的一辈子不结婚?”

    “嗯。”

    宋宁宁抿嘴没吭声,父母失败的婚姻给她造成的伤害太大了,大到一辈子只想养孩子不要男人!

    “那……会不会对孩子不公平?”

    切菜的声音停了。

    好一会儿过后,金爱妮才悠悠的说道:“我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他(她)。”

    ——

    尚五七拐八弯、处心积虑也没能打听到‘小呆瓜’到底是那家派出来的,“还真是怪了,既不是尚家对头,又不是竟争对手,那是谁?”

    究竟什么人这么厉害,连我们尚家出手,都没有查到。

    助理敲门进来,“五爷,方三爷来了。”

    尚五正烦着呢,抬眉,“知道了,让他进来。”

    “是!”

    助理开了门。

    方卿华晃着悠哉的步子,一脸笑眯眯。

    “干什么?一脸鬼色。”

    “什么鬼色。”方卿华撇嘴瞪他一眼,“我是来给你送第一手消息了。”

    “什么第一手?”尚五斜眼不以为意:“娱乐八卦头条里,我家老二怀中的女人是谁?”

    “谁说这个!”

    “那是什么?”

    方卿华得意的眉毛直挑,“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尚云轩见不得他这副鬼德性,不屑性的收回眼神,继续想自己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老爷子呢?怎么告诉他既显得随意,又能打击到老二呢?

    还真是个问题!

    “喂喂……”方卿华伸手敲桌子,“真不想知道啊!”

    “有屁快放,别搞得神经兮兮的。”

    尚云轩并不认为方老三打听的消息,能比尚家强,至于娱乐杂志搜索头条里的照片、文章,真真假假谁在意,就图个热闹。

    方卿华见尚五不信他,站起来,摇摇晃晃离开,“那算了,我跟老孟他们说去。”

    尚云轩皱眉,难道他还真有料。

    “你不是一直想我那个限量版航模嘛,送你了!”

    “呀,真的?”

    “快说,什么第一手资料!”

    “哈哈……”未说先笑,方卿华连忙跑到尚五跟前,低头,压着嗓子道:“谦哥被人摆了一道!”

    “谁?”尚五差点没忍住惊讶的情绪。

    “当然是小呆瓜呀!”

    “什么意思?”

    “哈哈……”不知想到了什么,方卿华实在忍不住了,仰头大笑,笑得前俯后仰、一直笑到蹲下捂肚子,“哎呀,妈呀,真是笑死我了!”

    “艹,方老三,信不信,我一脚把航模踩扁?”

    “别别别……”方卿华连忙站起来,凑到他跟前,“主要是……”一句话没说完,又大笑。

    “你他妈要是再笑,我先踹了你。”

    “好好,我不笑我不笑……”方卿华憋着笑劲,“谦哥太纯了,被人骗炮!”

    “骗什么?”

    “骗炮啊!”

    尚五一脸严肃,“没懂你的意思?”

    方卿华一脸神秘的凑到他跟前,“小呆瓜一没要谦哥一分钱,二没带走谦哥送给她的东西,三是一夜过后就走人,不要钱,不要物,不是骗炮,是什么?”

    呃……事情就这么简单?

    尚五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的?”

    “我家在平城的产业多,人脉广,他手下打听事情时,被我的人嗅到了!”

    ——

    两天了,老板呆在酒店里,坐在窗口,看向窗外,沉默而孤独。

    八月天里,平城的天气,白天热的像蒸笼,早晚有风,又清爽宜人,适合人们夜生活。

    乔凌轻轻的走进来,没敢开灯,玄关处亮着吸顶灯,她能看到老板。

    侧身侧颜,吸引人的高挺鼻梁上,架着窄边金丝眼镜,整个人沐浴在静静的夜色中,浸透的还是作为下属熟悉的从容淡定。

    可是细辨之下,修长的脊背透出浓浓的孤寂之意。

    不知为何,乔凌突然想起公园湖心里的白天鹅,失去伴侣后好像就是这般引颈悲鸣。

    不能啊!乔凌叹道,煌城娱乐场所,老板你从那里带出来的女孩,只为逢场作戏啊,怎能像是失去一生至爱?不知为何,乔凌被自己这样的想法震得脊背发凉!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