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金小姐掉马了也不想结婚 >

第1章 发神经

第1章 发神经

冰河时代 直达底部

    七月盛夏,傍晚,平城褪去了白日酷热暑气,万家灯火次第亮起,人间烟火在黄昏与夜晚交汇处达到了顶点。

    某个僻静巷口,落地广告牌与建筑物缝隙处,年轻女孩正掩其间,蹲着,手里拿着化妆盒,抿嘴对着小镜子正在描眉画线,大概是不满意眼线,一直擦了画,画了又抹去,反反复复。

    三十几度高温,天鹅颈早已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流到身上,粘住了白色连衣裙,很让人不舒服。

    蓦的‘啪’一声,年轻女孩合上了化妆盒,紧紧抿嘴,目光盯着青白地面,恍神!

    夜色笼罩,她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样,偶尔路过的行人,听到声响,下意识寻着声音看过去,夜色中,繁华的街灯、建筑物光线投向广告牌,形成斑驳琉璃的影子。

    侧蹲躬身,紧缩一团,仿佛一只被抛弃的流浪小猫,抬头、仰天,侧颈细长雪白,与黑暗的夜色相撞,如同油画一般,纤秾韶华。

    行人眸光微动,只一眼,扫到优美侧颈主人的侧颜,只是她瞬间抬手,拭眼角的手挡住了脸……

    感觉有影子落向自己,女孩擦去眼角的泪花,转头看人,只看到行人颀长的背影,她不知觉的立起身。

    光看背影就好像很不错的男人,要是……

    她低头看向自己,一条及膝掐腰简款白色连衣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纤细身材,直发飘飘,肌肤白嫩莹泽如婴儿般弹滑,显得整个人干净透澈。

    她一直知道自己的优势,可是……此刻她好像做不到随意上去搭讪,仰头看向天空,还没来得及感伤——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手机铃声才刚响起,就被接通,“喂……”女孩声音低低,转身额头靠墙,无助中好像遇见了亲人朋友,显得有些依赖。

    已经走得有些远的男人脚步微顿,瞬间之后,消失在灯光璀璨的僻静巷口。

    对话那头,却不是什么安慰人的话,“金爱妮——”声音发冲又尖,仿佛透过手机就想把人逮着一样,“你在那里,赶紧说,我马上过来!”

    “你过来干嘛!”金爱妮声音依旧低低,有些鼻音,像个几岁的孩子糯糯的,手指无意识抠着墙壁。

    “你说呢?”对方恨不得打她一顿,可惜隔着电话够不着:“金爱妮,你别发疯,赶紧回来!”

    “我没疯!”

    “还说没疯,简直就是一神经病,你给我回来……听到没有……回来……”

    ……

    金爱妮贴着墙,任由电话那头的好朋友骂她疯子、神经病,“我以为你说着玩呢,谁知道你居然来真的……你她妈的赶紧给我回来……”

    暗黑的夜晚,转身,倚在墙上,看向城市夜空,那里没有星星,只有迷醉人间的璀璨灯火,“骂完了吧!”对方歇气的间儿,她悠悠的来了句。

    “什……”对方大吸气,估计肺炸了,“不……我说金爱妮,信不信,我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我去过了,医生说我心理强大,根本不需要心理医生。”

    “你……”对方一口气被堵,差点被噎死,“那你也不能胡来啊!”

    “我不是胡来,我是经过深思熟滤的,我能对我的人生负责。”

    “可……你……我……”对方大概是了解她为人,被她说的显然不知怎么辨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爱妮低低道:“不跟你说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我要进去了。”说完,没等对方回应挂了电话。

    她从广告牌后走出来,看向巷子前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这里是大厦地下车库的其中一个出入口。

    她本来想躲在这里化个妆的,热辣的高温,让她放弃了,低头,从小手提包里捏出一个电话卡,快速的换了手机内的卡,换下来的卡,她略一思索,转身……

    不一会儿,再她次出了广告牌,带着清颜素面趟进了夜色中。

    慢慢的,夜越来越深,纸醉金迷的喧嚣与奢糜取代了人间烟火气,浸透到城市深处,煌城会所内,该来的贵人尊客几乎都到了,三十几层,几乎每个包间都坐满了,或灯光摇曳、或烟雾升腾,或乐声震天……各自悠闲……抱团嗨番……

    一个年轻的职业女性从某个包间出来,手微颤、快速关上了门,感觉门没缝了,拍拍心口,才敢囫囵吐了口气。

    “姚姐,里面什么人?”让你害怕成这样?你可是煌城最红、最八面玲珑的职业经理人啊,谁见了不给三分面子,门童很好奇。

    看了眼门童,姚梅理了理昂贵的名牌职业小西装:“没什么!”说完,昂起头,又是最红最傲的女强人,抬脚就走,大步流星,中跟职业鞋没踩出丝毫响声,声音早已被地上奢华的毯子吃掉了。

    没打听到什么,门童暗自不满的切了声,刚想念叨,对面主管目光射过来,他连忙缩头,不敢造次了,谁让这间是煌城会所最顶极的包间呢,里面的人物……他不敢再八卦下去。

    姚梅憋着一口气,暗道,今天晚上出门没看皇历,居然让她碰到了京都来的几个公子哥,老板出国了,打电话让她招待,她当然不敢推,用八代孙子的态度去招呼,没想到,还是被这几个贵王八给难出来了。

    新鲜……清纯……小佳人?还不是一个,一要就五个,都这个点了,让她上那儿找去,早不说,现在说……她气得牙痒,可也不敢得罪人,拿起电话就打。

    一路打到自己办公室,两个助手马上贴上来,看到她面色不渝,带着讨好的语气谄媚道:“姚姐,谁气你了?”

    姚梅哼了一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L isa呢?”

    “在二十八层服务。”

    “Suan呢?”

    “在三十层。”

    姚梅又问了几个,结果都在工作。

    “姚姐,怎么啦?”

    姚梅没有回助手的话,拿起手机,咬了下牙槽,神态立即切换到讨好心肝宝贝的状态:“喂,玲姐啊……”又哆又媚。

    “哟,姚大红人……”电话那头,显然不吃她这套,讥笑的腔调能噎死人:“什么风能让你打我电话啊!”

    当然是南(难)风,我呸,姚梅不会讲,“玲姐,看你说的,没事就不能打你电话啊……”

    “你没事啊,那我有事,我挺忙的,不跟你说了!”说完,啪一下挂了电话。

    我勒了个去……姚梅气得原地转了几圈,想起人头没有落实,再次拿起电话……,真是把她十余年来结的人脉全都动用上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四个人,那第五个愣是没凑齐。

    一个……一个……姚梅咬咬牙,想起房间内五个公子哥,一个个都不好惹,难不成辛苦十年才爬上来的位置,要折在这几个公子哥手里?

    “姚姐?”助理看她发呆,轻轻唤道。

    突然,她放下抠嘴角的手指,“去暑期兼职的地方。”

    “姚姐,你干什么?”

    “找人。”

    “可那地方,好的已经都被挑了……”

    “我捡漏去。”

    会所奢华、让人敬畏生惧,员工休息室却逼仄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空调没开还怎么的,怎么这么热?”方彤彤用手扇着风,浓妆艳的脸上,汗水花了妆,很狼狈,等待,已经让她失去了耐心。

    “叫叫,叫什么叫,小瘪三……”

    “你骂谁呢?”方彤彤气得伸手指人,酷热憋闷,把人的脾气放大了十倍。

    “就骂你!”刘支玉一直看不惯她作为平城本地人的优越感,抱着胳膊,尖屑的勾了勾嘴。

    “小表子,你敢骂我?”

    方彤彤上前要打人,被其他女孩拉住了,“方姐……方姐,你还是补个妆吧,说不定马上就有活了,要是妆……”

    大概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方彤彤忍住脾气,掏出化妆包熟练的补妆。

    刘支玉勾嘴冷笑一声。

    “刘……”

    和事佬女孩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门口皮鞋落地的铿锵声与说话声一起传了进来:“里面新来的几个怎么样?”

    “回姚姐,这几个都是平城D大的学生,长得相当不错。”能进煌城会所门的都是有学历的年轻女孩。

    “有没有A大的?”

    “前几天有两个,已经挑走了!”主事知道姚姐嫌她们学校不够牌子,低头哈腰的跟着她进了员工休息室。

    说是员工休息室,实际上都是些新进等待赚职的女孩们,有些人真是来赚职打工的,有些嘛……大家都懂的。

    姚姐昂首负手,朝赚职的年经漂亮女孩们看了看,“第一次出来的……”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甚至有些模棱两可,可是休息室内很多女孩都懂了,个个闷着没吭声。

    “怎么?没有?”姚梅冷着脸,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叹气挠心,这个年代,还真难找到清纯女孩,暗暗撇嘴,难道真要失去辛苦爬上来的职业经理人位置?

    突然,一个怯弱弱的声音问:“我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打工,算吗?”

    众人齐唰唰的看向她。

    姚梅更像盯猎物一样盯着她,一眼看过去,五官长得并不出众,但那张脸上的皮肤却白莹细嫩的亮眼,她快步走到跟前,伸手就捏了她腮帮。

    年轻女孩显然被她的动作吓到了,连忙缩头后退,却没用。

    “化了多厚的妆?”捏着她下巴,嘴上这样问,手指却验出来了,这张脸什么也没有用,毫毛毕现,就是原生态。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