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极品全能相师 >

第0483章 送你了

第0483章 送你了

关东风 直达底部
    “我保你不死!”

    李艳阳夸下海口,鲍彪微微一愣,外边监视的俞队长和曲莎莎也一脸惊讶。

    良久,鲍彪突然笑了:“你不仅会演戏,吹牛比也是一把好手。”

    李艳阳摇摇头:“我本来不打算进来劝你的,我知道你早都做好了准备,所以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你不曾恐慌,也不曾抓狂,十分平静。”

    鲍彪点点头:“没错,虽然我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但早有准备。”

    李艳阳点点头,道:“本来准备等你判刑了我再来看看你,不是死刑最好,若是死刑我就请你吃顿好的,但可惜,他们找到了我,让我劝你交代,既然注定要和你见面,出于哥们义气,我会尽全力替你争取,争取宽大处理。”

    “呵呵”鲍彪微笑。

    “说实话,我真不想争取,因为那会很麻烦,而且我觉得你死刑也不亏。”李艳阳道。

    鲍彪抬头。

    “我始终觉得愧疚,所以既然来了,我就会替你争取,我这人不开空头支票,也不会骗人,我要说不干,天王老子也奈何不了我,我要说干,天王老子也拦不住我,所以我给你个机会,把知道的都交代了,我保你不死,最多是终身监禁,怎么样?”李艳阳问。

    鲍彪微微一笑:“我和黄老板的交情不比你差。”

    李艳阳闻言看了鲍彪一眼,笑道:“黄志高肯定是死刑,毋庸置疑。”

    “所以我更不能上去踩一脚。”鲍彪说。

    李艳阳摇摇头:“你是不信我!”

    鲍彪哈哈一笑,点点头:“没错!虽然你以为我很幼稚,但我还没蠢到那个程度。”

    李艳阳无奈一笑,随意的拿出两根雪茄,递给鲍彪一支。

    鲍彪再次愣神儿,还有雪茄抽?

    “我保证你没抽过这么好的雪茄。”李艳阳说。

    鲍彪拿过来反复看了良久,没有牌子,但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也不是一般东西。

    “古巴的,忘了叫什么了,反正很贵,按根买的那种。”李艳阳说。

    叼在嘴上,坦然的让李艳阳点上,轻轻抽了一口,鲍彪点点头:“是好东西。”

    李艳阳笑了:“有没有很感动?在这种地方,能喝高档红酒,抽极品雪茄,别说其他人,你们黄老板也没这份待遇。”

    鲍彪摇摇头:“感动没有,只是觉得你费了这么大的周章太辛苦了。”

    李艳阳摇摇头:“不辛苦,家里拿的。”

    鲍彪觉得这家伙在炫富!

    抽了一口雪茄,李艳阳突然道:“对了,孙立成被停职了。”

    鲍彪一愣,惊讶的看着李艳阳,不明就里。

    “不好奇么?”李艳阳问。

    鲍彪点点头,还真的很好奇。

    “被我弄下去了,庆功会上,这家伙满嘴跑火车,把自己吹的都不行了,我两句话往拿一撂,给他定了三宗罪,然后公安部领导当即就下令了,停职处理!”李艳阳说。

    鲍彪目露惊疑,总觉得李艳阳说话像放屁一样,一点没谱,这家伙正该意气风发,怎么可能停职呢?应该升职啊!

    “知道公安部领导为啥这么干么?”李艳阳问。

    鲍彪被李艳阳的故事吸引了,下意识摇摇头。

    “因为我看他不爽,那些领导看出我不爽了,他们知道我不爽是件很麻烦的事,所以停了孙立成的职,就为了讨我欢心。”

    鲍彪雪茄都忘了抽了,他感觉亮子喝多了的时候都没飘成这个样子。

    门外的俞队长和曲莎莎也晕晕乎乎的,这家伙太奇葩了!

    李艳阳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道:“彪哥,知道么,如果是一般的卧底,就你那一套醉生梦死下来,估计都得反水,直接跟着你干了,比特么当警察逍遥自在啊!”

    鲍彪看着李艳阳,感觉隔了一层纱,看不正切。

    “真的,一般人真扛不住,但我能抗住,知道为什么吗?”李艳阳问了一声,不待鲍彪回答,自顾自道:“因为你所谓的神仙日子对我来说唾手可得。”

    鲍彪眉头皱的更紧了,外边那俩人也不淡定了,这家伙太能吹了吧?有那个能力,你还进什么军队啊,颓废呗!

    “在华夏,我想要什么就得有什么,不仅会有,还得很迅速!”李艳阳说。

    唰!

    李艳阳话音刚落,拿着卷轴的手腕轻轻一抖,一副卷轴落下。

    鲍彪微微一顿,正不明就里,接着就愣住了,不是上边的字,而是右下角的提名,李天佑!

    李天佑的字?

    鲍彪不知道李天佑写字是什么样的,但就是生不出一点怀疑。

    李艳阳看着鲍彪发愣,笑道:“我给李天佑打了个电话,说有个东北的兄弟挺佩服他,把你的事跟他说了一遍,然后他就写了这么一幅字。”

    李艳阳看了看卷轴,念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迷途知返是英雄。”

    鲍彪直直的看着那副字,良久,紧皱的眉头舒展了,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这是真的?”

    李艳阳叹息一声,道:“红酒是真的,雪茄是真的,孙局停职是真的,这副画也是真的!彪哥,我就算再不是人,撑死了不来见你,也不至于在你落到这般境地的时候还骗你,那不是咱们东北老爷们儿能干出来的事儿!”

    “可是你骗过我一次了,教训很严重。”鲍彪说。

    李艳阳点点头:“你之前选择了相信我,代价确实很大,但连那么大的代价都付了,还差这一次么?”

    鲍彪突的一笑:“不差!但我不想别人说我太蠢!”

    “好吧!”李艳阳点点头,又道:“那我问你一个事。”

    “啥?”鲍彪问。

    “我知道你是真心认我这个兄弟,是真和我拜把子,你就不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么?如果搞不明白这件事,你死的也不会太痛快。”李艳阳说。

    鲍彪沉思良久,轻声道:“我确实很好奇。”

    “我说了你也不会信,那咱们一起检验一下,你老实交代,看看你会不会死!你要是死刑,做鬼记得来找我报仇,如果不是,好好服刑,戴罪立功,出狱那天我来接你。”

    鲍彪闻言再次皱眉,似乎又开始思考,然而,李艳阳没有给他更多说话的机会,留下一句话,夹着雪茄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出了审讯室,俞队长和曲莎莎一脸迷糊,李艳阳道:“不要进去,让他抽完这根雪茄,完事再进去审讯,他交代就交代,不交代我也没办法了。”

    俞队长点点头,李艳阳道:“我有点事,回头结果通知我。”

    离开缉毒队,李艳阳和宁千寻打了声招呼,说自己有点事,明天再去京都。

    李艳阳为了林静姝的自由而来,所以案子破获之后自然要去看他,先给林静姝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她居然在家。

    “吃大排档出不出来?李艳阳笑着问。

    林静姝开怀一笑:“来接我!”

    来到林家别墅,林静姝早在门口等着了,看到李艳阳那伪装脸,林静姝先是一愣,随即道:“案子结束了,怎么还不摘掉?”

    李艳阳道:“这是很牛的技术,得回京都摘。”

    林静姝哦了一声。

    “这么快就回家了?”李艳阳问。

    “回来很久了!”林静姝道。

    “很久了?”李艳阳疑惑一声,随即明白了,确认了八方运业有问题的时候,其实已经证明了林静姝的清白。

    确实如此,只是警方还进行了一些对比联系,在确认无疑之后才放了林静姝,否则这个时间还要提前。

    上了车,李艳阳道:“公司那边怎么样了?”

    林静姝随意道:“完璧归赵!”

    “完璧?”李艳阳问。

    “哦,不是完璧,科研项目没回来。”林静姝道。

    李艳阳听林静姝的语气竟然没有多少不忿,疑惑道:“想开了?”

    林静姝点点头:“这烫手山芋丢出去也好,省的一天天活得和老鼠一样”

    李艳阳道:“交是交出去了,但别人知道么?”

    林静姝突然一顿,眼珠一转,哎呀一声,道:“对啊,别人不知道,我的安全还有威胁啊!”

    李艳阳没看到林静姝表情的诡变,道:“那不行啊!得让人知道啊。”

    “算了算了,等国家研究出来再说吧,忍一下没事的。”林静姝道。

    李艳阳狐疑的看了林静姝一眼:“代价可是你的自由啊!”

    林静姝笑着点点头:“个人利益是小,国家利益为大,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个人得失不算什么的。”

    李艳阳对这话有点熟悉,好像某段上学的时光一直被这个观点洗脑着

    聊着聊着,两人终于来到大排档,林静姝深深的呼吸一口:“还是熟悉的味道!”

    李艳阳笑道:“别陶醉了!”

    随后点菜,依然是林静姝单出头,只是李艳阳惊讶的发现这次点的少了很多品种。

    “咋了?心疼钱啊?”李艳阳笑着问。

    林静姝突然伸出四根纤长白皙的手指。

    “啥意思?”李艳阳问。

    “胖了三斤了!”林静姝很严肃的说。

    李艳阳一愣,怪异道:“你这心也太大了吧?就这还胖了?”

    林静姝讪讪一笑:“每天也没事,就让爷爷给我送这个了”

    “你爷爷也真惯着你”李艳阳想到了小馋猫皇甫月,笑着说。

    林静姝得意的哼哼两声。

    “对了,我要去京都,顺便回家待几天,可能还要环游华夏一小圈。”李艳阳说。

    “啊?那我又要闭关啊?”林静姝拧着眉头说:“我才刚自由呀”

    李艳阳耸耸肩:“你都没给我开过工资,不过分吧?”

    林静姝赶忙道:“你也没告诉我卡号啊!告诉我,我现在就给你,加班工资都给你!”

    李艳阳哈哈一笑:“算了,拿了工资就不自由了,先存着吧。”

    “大概多久?”林静姝问。

    “大概啊个把月可能要得”李艳阳说。

    林静姝无奈一叹:“今天的大虾不好吃!”

    李艳阳又是一笑。

    吃的多了,再好吃的东西也腻了,其实对于林静姝来说,现在最多的也就是喜欢和李艳阳一起吃饭的感觉。

    不知不觉一顿饭临近尾声,林静姝结了账,两人便向着大排档外边走去,林静姝道:“刚吃完坐车不好,咱们溜溜神儿?”

    李艳阳目视前方,笑道:“我可能得活动活动。”

    林静姝闻言点点头,刚要说话就愣住了,因为前边有一个大部队!

    林静姝愣住了,怎么会?怎么还有人要对我下手?

    “张亮!”

    就在林静姝愣神的时候,前边的人叫了一声。

    “呼原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林静姝松了一口气。

    李艳阳笑道:“冲着我来的!”

    “啊?”林静姝疑惑一声。

    李艳阳不理会林静姝的错愕,挺身上前:“你们要袭警?”

    “妈的!兄弟们,撕了他!”

    呼啦啦,一群人冲了上来,林静姝本准备坐看李艳阳大展身手,不料李艳阳突然叫了一声:“不许动!”

    诧异转头,就见李艳阳手里拿着一把金灿灿的手枪,她不认识沙漠之鹰,但觉得这把枪真的很漂亮很帅气!

    李艳阳手上的正是抛进海里的那把沙漠之鹰,当然没有沉海,有小金龙接着呢。

    呼啦啦的一群人猛然止住,一下子全愣住了,他们是黄志高的人,自然是来报复的,但别说进去的是黄老板,就算是他们亲爹亲妈,也没人敢顶着枪口往上冲啊!

    “报警!”

    李艳阳举着枪说道。

    林静姝一愣,赶忙拿起电话。

    一群人见对方报警,当下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不许动,谁动我开枪打死他!”李艳阳喊道。

    去你吗的,跑啊!有人挡着子弹呢,不跑等警察来了就进去了!

    前方的人抬腿就跑,后边的人也慌了,跟着就跑。

    李艳阳笑了,对于这些小混混根本不需要恻隐之心,既然来报复,那就留下吧,刚好练练枪。

    叭!

    一声枪响划破虚空,声音嘈杂的大排档顿时陷入安静。

    啊!

    一人应声倒地,腿上中弹。

    “草,你这点子真不好!”李艳阳说了一句,众人不明就里,哪里知道这货喵的是另外一个人的腿。

    一群人拼命跑,哪里理会受伤的兄弟,这节骨眼逃出生天才最重要!

    李艳阳也开心了,你跑我就打!

    叭!

    叭!

    十声枪响,十人应声倒地,其他人则四散逃亡,没办法,李艳阳的枪里也只有十发子弹而已,当然,李艳阳也一点不失落,因为他只是单纯的想练练枪而已,或者说享受一下开枪的感觉。

    不一会,警察来了,见众人中枪倒地登时就要查李艳阳的证件。

    李艳阳哪里有证件啊,只说自己出来没带,然后给俞队长打了个电话,良久才接通,李艳阳便告诉对方自己遭到了黄志高的人的报复,被迫开枪,让他跟警察解释。

    这对于俞队长来说自然不是问题,何况他是部里领导都得敬着的人,于是亲自作保给警方打了个电话。

    十个小混混被带走了,林静姝则走向了车子。

    “不溜神儿了?”李艳阳问。

    林静姝摇摇头:“太危险了!”

    李艳阳微微一笑,上了车,刚要启动车子,林静姝突然道:“给我玩玩枪呗?”

    李艳阳笑道:“女孩子玩什么枪啊?”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不也有做警察的么?”林静姝不服气道。

    李艳阳点点头:“行吧,但是别走火哈。”

    林静姝笑着点头,接过金灿灿的手枪开心不已。

    “太帅了!”林静姝激动一声,学着李艳阳的模样拿着枪比向前方,嘴上还配着声音:“叭叭叭”

    李艳阳随意的清了清嗓子,嗯嗯两声。

    林静姝突然一顿,转头:“你嗯嗯什么?”

    “啊?嗓子不舒服!”李艳阳说。

    林静姝眯起眼睛,突然枪口对着李艳阳:“举起手来!”

    李艳阳做惊恐状:“女侠饶命!”

    “哼哼!敢占我便宜!叭!”林静姝脑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画面。

    李艳阳很配合的瘫倒在了方向盘上,引来一阵得意的大笑。

    “玩够了没?”李艳阳问。

    林静姝摇摇头:“开车,咱们去抓坏人!”

    李艳阳:“”

    车子启动了,林静姝开始像个侦察兵一样左顾右盼,时而突然叭的一声,听得李艳阳一阵无语。

    “你还有子弹没?”林静姝觉得不过瘾,问道。

    “姑奶奶诶,不能太入戏啊!”李艳阳提醒道。

    林静姝道:“谁是你姑奶奶?”

    李艳阳道:“大姐行了吧!”

    “谁是你大姐?”林静姝不喜欢大姐这个称呼。

    “大妈?”李艳阳疑惑。

    “叭!”林静姝忍无可忍,一枪解决。

    李艳阳一脚急刹车,做阵亡状。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入耳,李艳阳会心一笑。

    “这个是你配的么?”林静姝问。

    李艳阳摇摇头:“哪有那么豪横啊,别人送的。”

    “送的?”林静姝疑惑一声。

    李艳阳点点头,林静姝突然道:“送给我呗?”

    李艳阳瞪大眼睛:“私藏枪支是犯法的!”

    “那你不也犯法了?”林静姝问。

    “我犯法没事!”

    “你都没事,我肯定也没事!”

    “为啥?”

    “我出了事你不是能救我么?”

    “送你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