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道圣手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六章:龙渊部队(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龙渊部队(下)

暖心江南 直达底部
    薛胤听到后来,眼皮狠狠的跳动着,他还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老家伙的骨子里面,居然隐藏着这么强烈的热血铁马。

    当下,他也不敢盯着薛老的怒意,说些什么反驳的话,悻悻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大厅,把命令吩咐下去。

    薛老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双手轻微的颤抖着,昨晚他跟沈老聊了很多,可结果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跟着张居正来到了龙渊部队的卓飞,还没有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气息,其中还有好几道跟前者,身上散发出来的不相伯仲之间。

    几乎五米高的石刻大门上面,券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影,硕大的龙头居高临下,龙目紧紧的盯着卓飞。

    恍惚间,他就只感觉到了一股发自血脉深处的威压,从龙形中散发出来,使得卓飞不得不用自身的内力与其抵抗。

    突然,一道苍白色的光芒,从卓飞的身上散发出来,与其威压重重的抗衡在了一起。

    下一刻,他的双眼才恢复了清明,张居正惊讶的看着卓飞,这事没有想到,他居然恢复的这么快?

    “卓飞少爷果然是修为高强啊。”张居正赞赏的称赞着说道。

    指了指辕门上面的龙头,卓飞的双眼中流露出些许疑惑的神情。

    前者不急不躁的给他解释道,其实这条龙形石刻的龙头眉心间,有些一滴龙渊部队的先祖,无意中所得到的一滴真龙的精血。

    “真龙?先祖?”卓飞疑惑的说道。

    张居正一边往里面走着,一边给他解释,龙渊部队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大概在三千年前几天一直建立了。

    一只都在暗中守护者华夏的安定,而其最为主要的任务,就是解决来到国外修行者,所带来的种种麻烦。

    只不过由于时代的进步,华夏进入了极为黑暗的一面,龙渊部队才站了出来,跟普通的部队合力,一起把侵略者给驱赶了出去。

    从那之后,龙渊就成为开始正式的为如今的华夏效力,成为了最为锋利的一把利刃,

    “那个真龙的精血又是怎么回事儿?”卓飞眉头微皱的说道。

    他刚刚所听到的那些,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让他不禁觉得,华夏的修行者世界,可真的是卧虎藏龙啊。

    只不过他还不知道的是,类似于龙渊这样的组织,华夏究竟还存在着多少?

    道家如今想要重新复出,需要涉及的方面越来越多,能够触及到的东西也很广博。

    不过,张居正并没有过份的多想,只是得意的说道,在华夏的古代,一直都存在这龙族的。

    只不过由于真龙浑身都是宝的利诱下,人们大肆的屠杀,才能导致其灭亡。

    最后一条真龙倒地的时候,其中的精血,被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抢夺,他们的先祖无意离开的时候,却得到了一滴精血。

    其后,由他们后来的人,融入了这条龙形里面,让其具有了一股龙威,如若有什么不轨之人,想要私自进入龙渊部队的地盘,必须要经过这道辕门。

    要是,没有最后的修为的话,直接就会被挤压的粉身碎骨。

    突然间,卓飞身旁的空间发生了轻微的波动,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去,瞬间就朝着龙渊部队的深处覆盖而去。

    越来越强的气息出现在他的感知当中,甚至还有好几道,在张居正之上。

    这让他不得不对此而感到惊讶,卓飞的心中暗自想道:“这龙渊部队的底蕴,果然是比修行者特种部队的要高出许多倍啊?”

    就在这时候,卓飞果断的停住了两步,他面前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一道人影缓缓的浮现了出来。

    来者是一名老人,脸上所拥有的皱纹,恐怕是卓飞身上,所有的皱纹加在一起都没有他多,苍白色的呼吸,已经到了他的胸膛位置,两根悬吊着的眉头,微微的抖动着。

    卓飞警惕的看着他,并没有在老者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修为波动,就仿佛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

    不过,卓飞清楚的知道,正是这样的感觉,才能越发的证明,老者的修为恐怕已经达到了惊为天人的地步。

    “你就是道家的那个小娃娃?”老者一脸慈笑的看着卓飞,淡淡的说道,“已经到了太清的修为了?还真是有出息啊!”

    “哼!”卓飞双手环抱在胸前,连正眼都没有去看老者。

    看着前者的面容,老者缓缓的抚摸着自已的胡须,轻声的说道:“你跟你的母亲长的很像,可是性格却又特别像你的父亲!”

    “你认识我的父母?”卓飞快速的转过头来,看着老者的脸庞,紧张的问道。

    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已的父母,哪怕他的师父跟师叔,对他有多好,可是依旧没有亲人的血脉情深真实啊。

    小时候看着其他的孩子,被自已的妈妈抱在怀里面,被自已的父亲严厉的训斥着,卓飞不知道有多么的羡慕。

    他也问过他的师父以及赵敬德,可是,两人都没有直接回答他们。

    只要告诉卓飞,要是他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层次,才能够知道父母的情况。

    可是,他现在已经到了太清的修为,但是师父却被人给抓走了,师叔赵敬德也没有告诉,他父母的情况。

    老者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轻轻挥了挥右手,卓飞只感觉周围的事物,都变得虚幻了起来,下一秒钟他就来到了一处房间。

    此时此刻,卓飞心中的警惕性,简直就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顶点,虽说他也可以做到,但要是像老者这样,轻描淡写的就做到,简直就是做梦。

    “你究竟是什么人?”卓飞冷冷的问道。

    然而,老者只是很是随意的坐回了自已的椅子上,从一旁拿过一个热水瓶,给自已沏了壶茶,仿佛根本就没有把卓飞给放在眼里。

    后者诧异的看着老者的举动,觉得自已并不能坐着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也就抱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心理,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

    老者顺势给他推过了一杯茶水,缓缓的说道:“年轻人意气风发是好事,可是锋芒毕露就不见的了,有些事情做绝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闻着浓郁的茶香,卓飞微微挑了挑自已的眉头,没想到老家伙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了,居然还喝这么好的茶,还泡的这么浓,还真的有些暴殄天物的味道。

    此时此刻长白山的绝顶之上,玄候跟夜维几人站在凛冽的寒风中,静静的等候着什么。

    大约过去了五六分钟的时间,赵敬德带着灭魂几人,就出现在他们的跟前,几人冷冷相对。

    尤其是灭魂跟夜维,可以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激烈的碰撞着。

    “不知玄候大人来干什么?我们道家这里可以说是穷山恶水,可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极为贵客的啊。”赵敬德似乎都不紧张的说道。

    不过,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一年的时间不见,玄候身上的气息也变得不一样了,隐隐约约之间,还真有那种味道,只是没有动过手,赵敬德也不会直接就肯定判断。

    玄候拍了拍自已衣服上,所存在的些许雪渣子,淡淡的说道:“赵先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几人寒暄了一下有的没得的事情,说话的语气变得越来越冰冷,虽然说着心生怀念,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感情味。

    突然,赵敬德跟玄候同时安静了下来,局面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紧接着,两人的身影同时闪现了一下,瞬间就来到千米的高空中,土黄色的光芒从玄候的身上发出,一只猛虎的图案,隐隐约约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朝着赵敬德发出了阵阵的咆哮之声。

    后者也不甘示弱,身上的黑白两色越发的明亮,身旁左右两侧各自出现了一只凤凰的图案,只不过颜色却是一黑一白,仰天发出阵阵嘲笑。

    地上的剩余人为各自找上了对手,灭魂一个闪身就来到夜维的跟前,而白亦非则是找上了张明,老者同时对其余两人出手,展开了以一敌耳的局面。

    一年的时间,他们每个人的修为比起之前,都有大大的进步,所以,在此刻动起手来的时候,还真的有一种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的情景……

    “你从来都不知道你父母的事情么?”老者低头对着热气腾腾的茶水吹了口气,浅尝了一口浓郁的茶水。

    闻声的卓飞,放下手里面的茶杯,轻微的摇啊摇头。

    老者的双眼恍惚的看着茶水,淡淡的说着一些事情。

    原来,卓飞的父亲是当年国外一神秘组织的高层,其身手修为可是一等一的好,真的可以用普天之下,难有敌手来形容。

    同时,他的母亲,是华夏某顶尖家族的女儿,拥有倾国倾城的相貌。

    两人是在一场拍卖会上认识的,又是在荒漠之中不知所踪的,不过,这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者自已也不清楚。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