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玄幻奇幻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二章天罗地网逃无路,十面埋伏困霸王

第十二章天罗地网逃无路,十面埋伏困霸王

辰一十一 直达底部
    正文

    杨铁心抓着头皮,忍不住叹息,他原以为加快脚程,今天便能过曹娥江,但没想到刚走了半日,他们骑得几匹骏马中,就有两匹拉稀起来,让杨铁心忍不住去想,莫非昨天晚上住宿的时候露了行迹,被东厂的小人下毒害了他们的坐骑,叫他们无处可逃?

    原本杨铁心不是没有逃亡过,在山东的时候,他与义弟郭啸天被东厂追杀,连着逃了三天三夜。

    他赤足奔逃,内力深厚可以三天三夜不歇息,快比奔马。

    他能在途中设伏,杀的追杀的东厂番子闻风丧胆,他的智慧,耐心,毅力,决断,无不是数一数二的,敌人往往刚摸到他的踪迹,他就已经在八百里外了。

    但有了家眷,牵挂,杨铁心才知道,自己跑不动了。

    因为车中的妻子和腹中的血脉,像一根无形的线,牵挂着他,叫他无处可逃,也绝不肯逃。所以年轻时他能连续奔波三天三夜都不停歇,现在只是一晚上没休息好,他就担心包惜弱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李萍怀相可还安稳。

    杨铁心表面上沉着冷静,实则内里已经心急如焚。

    因为他知道,两厂一堂的耳目如何遍布天下,一口天罗地网,恐怕就在他们面前缓缓张开。

    杨铁心用剩下的两匹马拉车,自己将两匹拉稀无力的马匹在路边放开,任由它们自己低头吃草,这两匹马若是强驱马力,还可以再驱使半日,一日间跑出数百里,但这须得以内力刺激马匹的死穴,激发其潜力才行。

    杨铁心早年作绿林响马的时候,也是靠着一匹骏马来去如风,马上一杆杨家枪无人可挡,因此也是一个爱马之人,实在做不来此事。

    韩宝驹远远的跟在郭杨两家的马车后面,他甚至牵着杨铁心抛弃的那两匹青塘骏马,这可是大宋灭西夏,收复河西之后,才大量进入中原的西北良马,虽然并非他精心饲养的八匹汗血大宛马,也并非他坐下那匹用大宛天马与本地名骏混血的乌骓马。但在民间,一匹青塘马价值近千贯。

    韩宝驹是个马痴,实在见不得这样的好马被村人随随便便牵去拉货推磨。

    这等良马每日食料就要一斗精粮,一石干净的草料……升斗小民的口粮怕都不如,一匹好马价值千金,养马之费,怕也不遑多让。除了为官府办事的朝廷鹰犬,能在遍布天下的官驿中借宿,由驿卒供养官料来养马。民间武林人士骑马出门,也多是骑着粗饲矮小的蒙古马,或是中原马。

    也只有东西两厂这种皇帝的御用鹰犬,一帮子帮着皇帝管理家财的太监,才有这般手腕给自己的走狗鹰爪子,都配上这等民间难得一见的良驹。

    六扇门和两厂一堂的势力,就是借助大宋官府遍布天下的臃肿机构,才将自身的影响力沿着这个庞大的网络,延伸到大宋的每一个角落。六扇门和两厂办事,骑的是各地马监筛选的良马,住的是舒适安全的官驿,往来有地方上的保甲、衙前、里正、户长、乡书手、耆长、弓手、壮丁、捕快为耳目,就连各地的酒楼,房产,商铺,一应市场也大多都是官营。

    有人之处,无不有官府之人。

    一应交易,出行,住宿,都要与官府打交道,除非往深山老林里逃,否则想要在六扇门和东西厂不知道的情况下在大宋心腹之地往来,实在是不可能。

    杨铁心就面对着曹娥江苦笑,曹娥江乃是杭州湾支流之一,因曹娥入江救父而得名,东南乃是大宋繁华之地,故而曹娥江上桥梁也有几座,有古石桥,也有近些年才建的铁桥。寻常百姓过桥自然也方便,但惟独杨铁心这等受通缉之人,过江才有麻烦。

    能过车的大桥,都要收税,桥上有胥吏收桥税,还要严查货物,按货价收过路税。不能过车的小桥,居然也要按人头收过桥税,渡口收船税和泊费……总而言之,万税万税。

    “桥上都有官府的人!”杨铁心驾车绕了一圈,发现每一座桥上,都有差役严查。

    马王神捕一路紧跟着他们,却也不妨碍他通知本地六扇门,韩宝驹心知杨铁心乃是万人敌一般的绝世高手,召本地六扇门寻常捕快来围攻,也只是徒增伤亡。故而只让他们严密封锁车站桥头,水路关口……自己则沉着等待六个结义兄弟赶来。

    江南七侠办案也多有顾忌,先前东厂为了抓郭杨兄弟害死牛家村村民数千人,便觉得郭杨二人丧心病狂,宁可谨慎行事,放纵他逃窜,也决不可如东厂这般,殃及无辜。

    马王神捕韩宝驹临行前,飞天神鹰柯镇恶便有交代,发现杨铁心,郭啸天二贼,不可轻动,特别是在行人往来,百姓出入之处,决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杨铁心逼入绝路时挟持路人,伤害无辜。

    曹娥江虽然不宽,但也是一条大河,郭啸天,杨铁心,乃至于包惜弱渡江都不难,但李萍一个未曾习武的村妇,想要横渡曹娥江,却有危险。冬日里江水寒冷彻骨,郭啸天哪里敢让李萍涉水渡江?

    郭啸天道:“我去找船来!”

    车中的包惜弱和杨铁心异口同声道:“不可!”杨铁心叹息道:“郭贤弟,此次非同以往,我等赶路不快,东厂朝廷耳目严密,焉知没有埋伏。这地上的山林小路,东厂的鹰犬来了,大不了我们兄弟两杀上一场,但在水路上,若是中了东厂的埋伏。”

    “我们兄弟好说,我等的妻子怎么办?”

    包惜弱也道:“若是在江中遇着东厂的番子凿船,纵然武功再高十倍,如何护得住嫂嫂?”

    郭啸天皱眉:“那可如何是好?”

    杨铁心道:“白天桥上人多,我担忧若是闯关而过,动起手来伤及无辜。等到晚上封桥了。没有往来百姓,我们闯过去就是!”

    郭啸天忧心忡忡:“我等行踪,恐怕瞒不过有心人,若不能速速离开,恐怕会有十面埋伏。”

    车中李萍精神有些不好,听闻此话,强打精神道:“叔叔,外人。我身子实在拖累你们。藏我于左近农家,你们先走,日后风声过去了再回来接我。包妹妹还未显怀,身子也好,跟得上你们。我就是个累赘,不可再耽搁在我身上了。”

    包惜弱摇头道:“姐姐糊涂,东厂是什么东西,姐姐不知道吗?”

    “若是落入他们手中,郭大哥如何放心的下,反而要被他们利用陷害。”

    李萍悄悄低声道:“妹妹,我是不会落入东厂手中的。”

    包惜弱听闻这话,便心知李萍已有死意,断然道:“姐姐,此话休提。东厂那些宵小,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就是走投无路,死也要死在一起。先前才换过信物,难道姐姐就不想亲眼看到,他们长大之后,结义金兰或是相亲相爱的那一幕吗?”

    此时终究还未遇上危险,李萍只点头道:“若能看见他们平安长大,叫我下一刻立刻死了,我也开心无憾了!”

    包惜弱在车内道:“还是刚刚看过的,那座新修的铁桥最宽。我们把车停在附近零中,到了落日封桥的时候。就去闯关过桥……”

    韩宝驹对身旁两个当地捕快摇头道:“从河上先撤下一半人,叫他们马上去休息。桥上埋伏的人,也先撤下一半,他们看来是不准备坐船渡河了。只怕要到晚上,才会行动。我六个结义兄弟下午便能赶到,今晚叫你手下的兄弟打起精神来!毕其功于一役……”

    日头渐渐过了当头,偏西而下之时,在曹娥江上虞段附近的官道上,一行六名骑士,踏着哒哒的马蹄声飞奔而过。

    马上是六名高矮胖瘦,姿态各异的男女,他们一路疾驰,好似一阵风一般刮过。

    路上的行人已经渐渐稀疏,多是暮归的农人和赶路的行商,六名骑士中,为首约四十岁,腮尖,颇有凶恶之态的男子突然一勒马,远远望着前方开阔处,流淌而过的曹娥江。跟在身后的五人也及时勒马……旁边一位秀才摸样的文士开口道:“路上韩三哥发信,我已有筹划。大哥,杨铁心武功非同小可,据闻几有霸王再世之威。”

    “所以不能莽撞,只能智取!”

    他身旁一位摸着爱马头颅,为其疏通血气的女子笑道:“朱二哥足智多谋,想必已经有办法了!”

    朱聪大笑,随手展开铁扇道:“七妹,既是擒拿霸王,当然要用十面埋伏之计。”

    “十面埋伏,然后四面楚歌。这曹娥江,便是杨铁心的乌江折戟之处!”

    幻想世界大穿越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