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科幻灵异 > 马林之诗 >

三百零一节:LeParrain(一)

三百零一节:LeParrain(一)

半步炼狱 直达底部
    两组人,同时在同一区域行动,却被以不同的手法修改记忆。

    这是马林目前唯一不解的问题,因为按理来说,他们在一起行动,如果碰到了什么,那也不应该是手法不同的记忆修改——那怕是两个不同人的,只要处于一个组织,基本上他们的修改手法都是差不多的,那怕有差异,也不应该是像这两个孩子一样,一个是受到东部王国施术者组织‘奥术之拳’的修改,这一点玛蒂尔达只是看了一眼那个孩子的眼底就确认了,而丰收女神教会的牧师们还确认了半天这才肯定了玛蒂尔达的分析。

    而另一个就比较离谱了——这个孩子是被智慧之主的守密者教派成员修改的。

    智慧之主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是原生神职的智慧之主,外表是年轻的女性,种族以信徒的种族而发生变化——比如人类看到的是人类少女,精灵看到的是精灵少女,以此类推。

    这是一个守序中立神,她有守护知识,传播知识的神职,在混沌入侵之间的时间里,她的信徒一直都在收集黑区等禁区里的上纪元知识,而在混沌入侵之后的岁月里,她的守密者教派分散于各大教会,比如说霍夫曼,这位老人其实就是智慧之主信徒的后代,那怕信仰着丰收女神,也依然支撑着这个分支教派,并封印着邪徒。

    另一个智慧之主就不用说了,这是学舌鸟所伪装的,它窃取了智慧之主的一小部份神职,蛊惑了一些守密者分支教派,它们在这个世界上传播着混沌邪神的信仰。

    依然信仰着真正智慧之主的守密者分支教派与这些背叛者是这个世界最互相憎恨着彼此的信徒。

    所以柯林确认了第二组孩子的情况之后,立即带着代罚者部队出门扫街去了。

    而马林有些好奇东部王国的‘奥术之拳’为什么会不远万里的来到卡特堡。

    从东到西,这些家伙可跑的有够远的。

    “应该不是和你有关吧,我听说你杀了一个东部王国的王子。”玛格丽特看着马林问道。

    “如果是来杀我的,那也不应该是奥术之拳,东部王国的内务部刺客从来不从奥术之拳里挑选,而且奥术之拳更像是一个中立组织,它基本上不会参与到人类内部之间的争斗,我可以通过法师塔给予奥术之拳以正式的外交照会,确认他们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克洛丝给了一个好办法,而马林觉得这一来二去的只怕得到了半年才能问出一个大概来,但是克洛丝告诉马林,所谓的外交照会就是直接通过法师塔向在这座城市城市的奥术之拳成员发出通告,很快,基本上不需要一个小时。

    ………………

    然后马林很快就见到了奥术之拳的一个小组的所有成员。

    这些东部王国成员大多有着棕色和灰色的头发,看到马林的时候非常客气,使用的是施术者礼节——这是施术者之间最普遍也最纯粹的礼节,不以凡人的贵族身份,谁的环多谁就能话说大声。

    马林虽然到现在还是一个学徒,但是马林在施术者的圈子里大名鼎鼎——大家都知道卡特堡有一个叫马林·盖亚特的混血儿是施术者界的天才与明日之星,要是他来鉴定环,至少也是六环的存在。

    所以这些最高也只有五环的奥术之拳成员与马林握手之后,将他们的任务说了出来。

    原来他们在猎杀一个巫师小流派,这些巫师是从东部王国一路逃过来的,而他们这支小组也是一路跟随着他们留下来的情报与证据追杀而来。

    在击杀其中一个巫师的时候,第一组的孩子看到了现场,出于不能暴露身份的理由,他们修改了孩子们的记忆。

    这个理由……虽然不怎么好,但是胜在正当,他们修改的手法也非常温柔,只是简单的封印,而且限定了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自认为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击杀这些混蛋了。

    “我们听说过,您在卡特堡有不少小跟班,这在超凡界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这些孩子穿着丰收女神教会的学徒服,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小组的负责人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们不能暴露自己,因为还有三个巫师,他们如今都在城北区,我们已经追踪到了第二个目标,正准备行动,就收到了您的照会,考虑到您的身份,我们特意前来。”

    “既然如此,我原谅你们的行为,我甚至可以帮助你们猎杀巫师,第二个人的身份是谁。”马林对于这些奥术之拳的成员有好感——从他们懂得尊重他人的身份,也懂得尊重自己的生命说起,这些家伙就已经获得了马林的好感了。

    “赛琳娜·J·斯坦森。”

    为首的小组负责人提到这个名字时,表情非常严肃:“她是这个巫师流派在卡特堡的负责人,我们必须抓活的,然后问出剩下的巫师在哪儿。”

    马林有些疑惑,因为赛琳娜这个名字他似乎是听到过的,斯坦森这个姓氏……:“我如果没有记错,他是杰森·斯坦森的夫人,是吗。”

    “是的,马林先生。”

    获得了这个答案,马林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热闹真的不好看。

    “她怎么会是巫师。”

    “没有足够的才能,却又想获得法师的身份,贪婪是原罪,先生。”负责人看着马林,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他也许发现了马林话中的意思——和赛琳娜很熟悉。

    “说实话,我认识他。”马林面无表情地说道。

    有奥术之拳的成员站起来拔出了枪。

    克洛丝二话不说端起了霰弹枪。

    然后场面不受控制,大家都拔出了武器,只有马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您的部下有些太心急。”

    “年轻人听风就是雨,您也别太在意,巫师是人类世界的敌人,我们不能放过这些定时炸弹。”负责人说完伸手按下了自己部下手里的武器:“马林先生不可能帮助巫师,他自己都是一位法师,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

    等到双方收起武器,马林揉了揉眉角:“我会跟你们去,我要亲口问赛琳娜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她不像是一个为了面子而活受罪的女人,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她和杰森已经有了孩子。”

    “我们必须斩草除根。”负责人这么说道。

    “我给孩子做保,不要动孩子。”马林看着负责人。

    “您这是在干扰我们的行动,马林先生。”负责人皱起了眉头。

    而马林摇了摇头:“不,我只是在和你谈条件,如果我真的要干扰你们的行动,我们就不会坐在这里了。”,说到这里,马林举起茶杯,菲奥为自己的主人倒了一些新水。

    “是的,先生,这一点我明白,但是为什么,您要袒护一个巫师的孩子呢,这个孩子在母亲腹中的时候有可能就已经接触过亚空间,这是一个巫师之子,甚至不需要喝下魔药就能够从亚空间获得灵能的可怕存在……先生,您还想要保护这个孩子吗。”

    “我说过,我要尽力让这个世界上的孩子都能吃饱饭,都能活下去……也许我管不到东部王国那么远,但是至少在卡特堡,在我所知道的这里,我不希望有一个婴儿因为母亲的罪过而死……这是我的底线。”说完,马林抬起头看向负责人:“您是希望多一个对手,还是多一个朋友。”

    负责人沉默了一下,最终伸出手:“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对手来的好,但是你必须保证,当这个孩子成为混沌入侵的坐标时,您必须亲手杀死他。”

    “我发誓。”马林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握手。

    马林起身,和玛格丽特告别:“我和他们出去一次,你就在教会,我让克洛丝留下来陪着你。”

    “你比柯林还烦啊。”玛格丽特苦笑着说道。

    对此马林点了点头:“是的,你见到了一个很烦的家伙。”然后微笑着吻了一下玛格丽特的手背。

    ………………

    杰森·斯坦森,卡特堡北城区警察局。

    刚刚洗过澡的他钻出了公共浴室,用毛巾抹去头发上的湿润,然后看向自己的同事:“我要回家了。”

    “辛苦了,杰森。”来接他的班的同事点了点头:“对了。”,他从一旁的桌上拿过一个小盒子:“这是我给你的小礼物,是蜂蜜。”

    “天哪,你从哪儿拿来的这么一大罐。”杰森看到了瓶子,他非常惊讶地问道。

    “马林小先生教我们的好办法,在田间放置蜂箱,这只是一个箱一个月的收获。”这位中年同事说到这里笑了笑:“快一点回家吧。”

    “那谢谢了。”杰森拿过瓶子,将它放到袋子里,穿好衣物之后带着它离开了警察局。

    年轻人走的有些慢,大半年前的战伤令他的脚有些不大方便,虽然已经接受了治疗,但是要完全回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没事的,在家里的感觉也很好,而且赛琳娜有了和他的孩子,谢拉也已经有了身孕,以后的日子,大概会和父亲那样,痛并快乐着吧。

    想到这里,他骑上了自己的马——在卡特堡,马还是一个年轻人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毕竟机车太宽,而街道太窄了。

    “罗伯特,我们走。”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