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毒医凰妃 >

第四百章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第四百章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蜗牛雪雪. 直达底部
    洛铭轩与白幽兰两个人一路慢悠悠的,游山玩水似的回了京城,皇上就迫不及待的宣布他要退位,让洛铭轩继位,将北唐国这个江山就这么轻易的扔给了洛铭轩。

    洛铭轩看着经过一段时间调养,依旧显得很是消瘦的皇上,没有再冷漠的对抗,沉默的接下了这个重任。

    当时,只有皇上和洛铭轩以及荣王洛阡陌在,洛铭轩站在皇上的面前,三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洛铭轩神情无比凝重的出声说道:““父皇,在我登基之日,定会废除后宫。”

    “什么!”

    皇上和荣王都吃了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淡漠,仿佛说的好像是什么无关紧要之事一般的洛铭轩。

    尽管白幽兰并不在这里,可是洛铭轩依旧有如宣誓一般的郑重的说道:“今生我只娶幽兰一人,再无任何妃嫔!”

    顿了一下,洛铭轩看着皇上说道:“如果父皇不同意,那么就请将皇位传给阡陌。”

    愣了好半晌之后,皇上好像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般,怒吼道:“放肆!你当登基为皇是儿戏么!”并且一把将案几上的杯盏全都扫落在地,发出一串的碎裂声。

    洛铭轩微微勾唇,唇边的笑容与白幽兰时常挂在唇边的笑如出一辙,他说道:“父皇,在这世上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希望能够和幽兰一生一世一双人,两个人白头偕老永不相离!如果这个希望与北唐国江山相冲突,那么我宁可放弃整个江山,如果这个希望是被全天下的人所不容,那么我就与全天下的人宣战!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我!”

    “父皇,你也不能!”

    这最后几个字从洛铭轩的口中,轻飘飘的吐出来,听在皇上和荣王耳中却仿佛有千斤之重!

    皇上满面怒色,却在看向洛铭轩之时,即将咆哮出口的话语全都卡在了嗓子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洛铭轩就是那般随意的站在皇上面前,纯白色的衣衫微微舞动着,俊颜上隐含着冲天的气势,那样子就仿佛在告诉全天下的人,他洛铭轩绝对说到做到!

    “轩儿,你……”

    “父皇。”荣王洛阡陌忽然起身,跪倒在地说道:“儿臣忽然感觉五哥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很美好,儿臣也想尝试一下,找到那个可以让儿臣倾尽一生来呵护的女子,请父皇成全!”

    皇上彻底语塞了,看着面前一站一跪两个儿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感在涌动。

    荣王洛阡陌的话,并不仅仅是请求允许他自己找寻心爱的女子,而且在间接的表明,他不要那个皇位,他无意与洛铭轩争夺那个皇位。

    而思及这两个孩子的话,皇上忽然想起了曾经与安若皇后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了这段时间里柔嘉皇后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以及看到他宠爱其他妃嫔之时,那掩在娇柔笑意背后的苦涩……

    皇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阡陌你起来,你的请求父皇准了。”

    “谢父皇!”

    “父皇老了,等你登基之后,父皇就做一个逍遥太上皇,享受一下这些年从未享受过的生活。”皇上看着洛铭轩说道:“轩儿,你想怎么做就照着自己的心意吧。”

    “儿臣也谢过父皇!”洛铭轩的眸中也闪过某种流光,似泪又似高兴的华彩。

    看了看坐在那里,有些颓丧却又如释重负的皇上,洛铭轩眸光微闪,说道:“父皇,儿臣还有件事与父皇商议,希望父皇和阡陌能够给儿臣好的建议。”

    听到洛铭轩如此说,皇上和荣王洛阡陌顿时目光炯炯的望着他,毕竟他们几乎从未听过洛铭轩会用这种语气与他们说话的,两人不禁异口同声的说道:“什么事情,轩儿(五哥)说说看。”

    “是关于……”洛铭轩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望向了外面,仿佛穿透了那无数的院墙,直接来到了御花园里,定在了白幽兰的身上。

    新皇登基大典上。

    洛铭轩看着白幽兰一袭朱红色皇后衣裙,头戴凤冠站在他的身边,一起接受大臣们的朝拜,神情温柔却是有一点点走神的,从未见她如此盛装打扮过,心中确实有些不习惯的。

    登基大典到了最后阶段,洛铭轩与白幽兰两个人站在皇宫的城楼之上,而城楼下面,是无数的士兵,肃穆而立。

    当士兵看到了他们二人之时,不禁齐声呼喊:“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当着所有大臣的面,当着万千士兵的面,洛铭轩深情的凝视白幽兰,然后缓缓单膝下跪,轻缓的问道:“幽兰,你愿意嫁给我吗?”

    “洛……”白幽兰惊讶到不知所措,呆愣在原地!

    而洛铭轩唇角上扬,再次问道:“幽兰,嫁给我好吗?”

    “好!”

    嘴唇颤抖半晌,白幽兰才吐出这一个字来,伸手将他拉起来,她几乎要喜极而泣!

    他是皇上啊,这是他的登基大典啊,这么多人看着,几乎全天下的人都在看着,可是他却单膝跪地向她求婚!

    她只是曾经无意间和他提过,在原先那个世界男人是如何向心爱的女子求婚的,谁知他却放在了心上!

    洛铭轩站起身来,拥住白幽兰,在她耳畔旁轻声呢喃着说道:“幽兰,之前的那个婚礼被半路打断,而且那个时候我娶得并不是幽兰你,所以我要再给你一个婚礼,属于你和我的婚礼!”

    白幽兰抬眸,对上洛铭轩满含柔情的双眸,满心的感动化作了暖流在心底流淌……

    十里红妆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场婚礼,洛铭轩与白幽兰两个人所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由红毯铺就,道路两旁鲜花只是作为了衬托,那里摆满了聘礼!

    一箱又一箱,黄金白银玉饰……仿佛天下奇珍全都汇聚在了这里!

    满目的全都是最为喜庆的红色,大红的盖头盖了下来,彻底的映红了白幽兰的脸,也映红了她的心……

    殿堂中,礼仪官站在一旁,在太上皇的示意下,开口念唱道:

    “一拜天地!”

    洛铭轩与白幽兰拜向了在场所有的人。

    “二拜高堂!”

    洛铭轩与白幽兰郑重拜向了端坐在那里满面笑容的太上皇与柔嘉太后。

    “夫妻对拜!”

    洛铭轩与白幽兰面对面而立,缓缓下拜。

    白幽兰因为戴着大红盖头,看不到洛铭轩的表情,只看到他衣摆轻微的动弹,只看到他紧紧握着她一直不肯松开的手。

    不知为何,恍惚间白幽兰就想起了她的记忆中的那场没有完成的婚礼,唇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两人并未送入洞房,而是来到了一处偏殿,而洛铭轩正在伸手解开她的衣裙。

    “洛,你要做什么……”

    洛铭轩声音轻柔而带着某种蛊惑的说道:“嘘,什么都不要问,很快就好。”

    洛铭轩将她的外衫脱掉,从一旁拿起了一件纯白色的衣裙,温柔的帮她穿好,最后又在她的头上摆弄了好一会儿。

    映在铜镜当中的身影,又让白幽兰愣住了,那是一袭白色婚纱!

    虽然与现代的婚纱有着很多的差异,洁白的长袖很好的包裹着白幽兰的双臂,并且任何一处显得暴露的地方,但是那拖地摇曳的裙摆,白色仿似蕾丝花边的衣饰,以及那洁白轻盈的头纱,无一不在显示着这就是一袭婚纱!

    而转眸,白幽兰就看到了也换了一袭白色衣衫的洛铭轩,双眸瞬间睁大,那是……一身白色西装!

    怎么会!

    怪不得前段时间她养身体的时候,无意提到了她原先所在的那个世界的婚礼,洛铭轩就反复询问了好几次,又详细的问了婚纱以及西装的样式,甚至好奇的画了很多他想象中的婚纱和西装!

    原来……

    这次,热泪真的滚滚而下!

    “傻丫头,哭什么?”

    手指温柔的划过她的面庞,洛铭轩轻轻的将她的泪水擦干,才说道:“我没有亲眼见过婚纱与西装,而宫人们估计已经感觉匪夷所思,所以它们符合你心目中的样子吗?”

    白幽兰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用力的点着头!

    其实,不管它们符不符合,它们都将是白幽兰这一生中最珍贵的宝物!

    洛铭轩带着轻柔的笑意拥着白幽兰,两个人一起来到了摆宴席的麟德殿。

    整个麟德殿几乎摆满了鲜花,全都是百合与玫瑰,红与白的颜色给人强烈的冲击,殿正中那红红的双喜字,仿佛贴入了白幽兰的心中一般!

    大臣们都分站在两旁,音乐随着他们的脚步响起,是极为欢快的乐曲。

    洛铭轩携着白幽兰缓缓的来到了殿堂中央,太上皇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神情凝重却带着笑容,声音无比沉稳的开口说了话。

    那些拗口的话语,太上皇不明白洛铭轩从哪里弄来的,不过还是跟着他学了很多遍,此时说的很顺。

    “洛铭轩,你愿意娶你对面的这位小姐为妻,今后无论风雨和阳光,贫穷和富贵,疾病和健康,逆境和顺境,都要真心的爱护她,呵护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我愿意!”

    太上皇转向了白幽兰。

    “白幽兰,你愿意嫁给你对面的这位先生,今后无论风雨和阳光,贫穷和富贵,疾病和健康,逆境和顺境,都要真心的爱护他,呵护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我愿意!”

    这三个字几乎颤抖的不成样子,白幽兰只感觉她的心满满的,无比的满足与幸福!

    没有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穿着洁白的婚纱,走向婚姻的殿堂!

    原本,来到了这个北唐国,白幽兰一度以为她再也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了。

    可是今天,身为当今皇上的那个无比尊贵的男人,单膝下跪向她求婚,他补偿给了她一个圆满的婚礼!

    原本,她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可是,他又带给了她一个现代的婚礼,一个满足她穿上洁白婚纱的愿望的婚礼!

    这样的男人,她如何能够不爱啊!

    伸过手去,白幽兰与洛铭轩十指相扣,两只手紧紧的相握在一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夜幕降临。

    “洛,你又要做什么?”

    “当然是洞房花烛了,我的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