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都市言情 > 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

384章 教学

384章 教学

临海狸猫 直达底部
    嘎嗞——

    手刹拉下,自公路岔道转下的轮胎彻底停滞在这荒凉旷野上,窗外寒风呼啸,车内恒温安静。

    司机、一名拥有典型南美特征脸庞的年轻男子,深黑色瞳孔先是看向十余丈外横隔车前的土丘,随即又瞅了眼后视镜,目光带有几分询问。

    “咳,迭戈,下去看看……小心点。”

    后座乘客,一名蜷缩在保暖羽绒服里的长者,面庞皱纹横生,瞧不出多少生气,灰白发际线完美地中海,不过打理得却是一丝不苟,咳嗽着推开车门,给出提醒。

    “放心吧,老爹。”

    两人走下来,不约而同都是低头。风干硬化的地面上有两道清晰车辙痕迹,在几丈外分开,一左一右绕向前方土丘——视线所及,左侧土丘边缘处能看到个大约三分之一的车屁股,右方则空空如也,什么都看不到。

    大致观察了番,咔嚓轻响,唤作迭戈的年轻人翻手亮出手枪,干脆上膛推开保险,随后大步走向土丘左侧。老者双手插兜默然跟在后方,神色平静不兴波澜。

    十余丈距离,短短半分钟不到,两人便一前一后绕过土丘。过程顺利,并没有预想中的袭击。土丘背面是辆熄火的车子,以及、一具仰面栽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就在前车轮胎大约十步开外。见状,年轻男人身躯瞬间紧绷,双眼警惕扫向四周,

    “没事,他走了……大概一刻钟前。”

    老者从车厢盖上收回手掌,摇了摇头,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尸体,西装革履作白领打扮,但那自然不会是普通上班族,左手还紧紧握着把手枪,食指就搭在扳机上,甚而嘴角还噙着点代表胜利的笑意,奈何眉心的血窟窿凝固了这一切。

    “啧啧,算上刚才那起货车事故,这是第二处现场了吧,怎么感觉我们跟警察似的?”年轻男子收起手枪,咧嘴自嘲轻笑,随即上前几步走到尸体旁边,居高临下打量,“倒霉的家伙……老爹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但看来是场公平的对决。”老者眯眼望向对面山丘,浑浊瞳孔貌似看到了什么,喃喃自语道,“一共有两辆车,开在前面的应该就是这次的任务对象,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亚洲人,他明显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主动把车开出了公路。跟踪者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已然暴露,但他胆子很大,或者说很自信,选择继续开车跟到这里,直至看到这座土丘……”

    稍顿,语调透露几分感慨,“到了这里,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各自从左右两边绕过土丘,熄火、下车,相对而行,接近、拔枪,最后分出胜负。”

    “哇,这还是杀手作风吗?”年轻男子闻言不由挠了挠头,略显夸张的摊开双手,“听着更像是上世纪的复古决斗啊!”

    “还是有点区别的,决斗是背面而行、转身开枪……这不重要,我们先离开这里。”说完老者干脆转身走回,年轻男子见状耸了耸肩,没说什么跟上。

    两人回到车里,发动车子原道驶回公路。没开出多久,后座闭目养神的老者忽然开口:“迭戈,你超速了。”

    “额……”实际目前车速只有九十几,远没有到眼下路面的超速界限。但年轻男子却一副被撞破的样子尴尬咧嘴,一边老实降速压回七十,一边表情无奈的拍了下方向盘,“老爹,这次任务我们真的要放弃吗?那可是整整三百万美金,拿到这笔钱你就可以安心退休了!”

    老者睁开眼来:“没有这笔钱我也可以退休,但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明白吗?”

    “明白!但是……”年轻男子仍是不甘道,“那个亚洲人就这么强吗?这还没碰面呢,老爹你可是出道几十年的潘帕斯雄鹰啊!”

    “那又如何?”老者平静道,“杀手这行业从来看得不是资历年限,出道几十年只能说明我已经老了,其他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你还正年轻,所以不用急着出任务,可以多看看,多学学,最重要的是不能折在这里。”

    说到这里,老者貌似失去了继续聊天的兴致,再度阖眼,“就这个速度,继续开下去,我有预感对方还会出手,或者说是主动反击……他似乎有点生气了……”

    沿着笔直公路,车子继续匀速向前,且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都没停,一路风平浪静,看着似乎是老者的判断有误,亦或者是他们并没能发现下一处现场,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公路两侧岔道口有很多,沿途也会驶过一些村镇,单单只是经过的话确实很难发现什么。

    直至临时中午时分,车子终于再次停下,目的地是座小镇边上的废弃电站。至于为什么注意到这里,

    “动静不小啊!”下得车来,年轻男子看着不远处仍在冒着火光黑烟的残破电站,不禁暗自咋舌。

    动静确实不小,如果说此前的电站建筑只是废弃状态的话,那现在基本就是废墟了,且明显不是自然倒塌,而是经历剧烈火药爆炸——不多扔几个手雷、不砸进去几发火箭筒绝难达成眼前这灾难效果。

    老者回过头来,镇子外围路口处已经出现晃动人影,那是小镇原居民,大概是之前有听到什么动静,此时正小心观察着,估计用不了多久,记者警察等等也会快速赶到。

    想到这里,老者干脆抬脚走去,年轻男子见状连忙抽枪跟上。、

    这电站显然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占地面积不小,细节处还能隐约窥见战时风格,修建得异常牢固方正,奈何再坚固的建筑材料也抵不过时间的风化,再加上横遭此次劫难,基本摧毁殆尽,也就中心处那栋低矮小楼,还能在残垣断壁中孤零零矗立。

    老者的行进方向也就是那栋小楼,并没有在外围逗留,径直穿过大门走进小楼,入得眼来便是具倒在楼梯上的白人男子,熟系的死状,熟系的眉心血孔,只是与前次山丘背后的杀手不同,白人男子的神情很是茫然,似乎是没料到会遭遇袭击,亦或者是没想到突击者会这么迅速的闯至跟前?总之有些措不及防。

    “雪狼……”低头看着白人男子右手背上的纹身,老者明显愣了愣,下意识低声叫出。

    “什么?”正警惕巡视周遭的年轻男子没听清。

    “没什么……”回过神来,老者摇了摇头,踩着阶梯上楼。刚转过楼道口,脚下蓦的微顿,

    “谁!”紧随其后的年轻男子随即反应过来,一步踏前、霍然举枪,厉声喝道,“出来!”

    “噢,镇定、镇定,放轻松。”一道魁梧身影自楼道上方墙壁后转出,是个脸挂鹰钩鼻、气质阴鹫的中年男子,穿着黑色敞怀风衣,一手抬起,一手拎着琴箱,神情轻松的看向楼道口两人。

    “放下手上的东西,举手背身!”虽然中年男子拥有一张明显的白人面孔,并不是任务中提及的亚洲人,但迭戈依然谨慎应对着。

    不过鹰钩鼻男子却没有依言照做,相反,微微抬起下巴笑了笑:“好久不见了苍鹰,上回我们碰面是五……六年前吧?我记得是在圣地亚哥,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哈……还带起了菜鸟新人?怎么,想让他接过你在行业内的传承吗?”

    稍顿,目光自老者身上移开,瞥了眼年轻的迭戈,以及他手里的枪,“小子,难道苍鹰没教过你需要对业内前辈保持起码的尊重吗?还是,你认为已经掌控住了局面?”

    “不然呢?”迭戈针锋相对的扬了扬枪口,以同样不甚友善的态度回敬,“前辈?”

    “哈,有意思……”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