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家园守望者 >

第二十六章:接踵而来

第二十六章:接踵而来

感情的奴隶 直达底部
    (先更新,后道歉……)

    一个星期了,时而暴雨不断,时而中雨连绵,总之就看不到晴天。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再到后来更糟糕,不仅仅是下雨,同时还伴有电闪雷鸣,好像永不停止的雷电带着耀眼的光芒和震耳的轰鸣声划过天际,天气恶劣的一塌糊涂。

    东北行营内谷,烈士陵园。

    大雨裹挟着林间的阵阵雾气向所有人袭来,洒落在每个人的身上、脸上,让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敬礼!”

    随着老马的喊声,独立师的军官和战士们在烈士的墓前庄严的行礼,稍后是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和以艾琳达夫人及老杜邦等人,其中还包括像阿廖沙博士和卡拉、卓娅这些外国幸存者,人群最前面则是烈士们的亲朋好友。

    不远处,一排射枪斜斜的举到半空中,砰,砰,每次枪响都整齐得好像只出了一个声音,枪声在陵园里不停的回荡着,最后越过树梢,穿透雨幕,和哭声混杂在一起,传到很远很远。

    开枪,为战友送行!

    委员会从建立之日起就没经受过如此重大的牺牲。

    即便医护人员全力以赴,即便基因修复装置和营养液挽救了许多重伤员,到最后牺牲的总人数还是又增加了一些,总计449人,一时间整个东北行营哀声一片。

    而华哥的牺牲则使众人更加悲痛。

    加强营在赤塔附近和变异人的包抄部队不期而遇,双方从侦查尖兵的小规模交战,到后来演变成两只部队的全面交火,本来敌人兵力就远远过加强营,再加上其中还有若干拥有异能的变异人特种士兵,以及变异人最新研制成功的威力能量枪,华哥他们一开始就陷入到苦战当中,最后还是小九带着特勤一分队拖后掩护,才堪堪顶住敌人猛烈的攻击,一直坚持到援兵到来。

    公孙泽和大宝返回前线指挥部后,老马得知变异人拥有数量不明的异能战士和新式能量武器,立即把余下的特勤队龙战士和预备队全派了出去,同时又抽调部分战机和坦克支援华哥,否则加强营的伤亡会更惨重。

    即便如此,包括小风和小九,特勤队几乎是人人带伤。

    许如清听到一系列噩耗后,在情绪激荡之下诱了早产,幸亏她本来也差不多到临产期了,助产的医护人员一通忙碌后,母子俩总算有惊无险。

    谁也没有料到最后的战果会是这样,变异人士兵同样悍不畏死,独立师普通士兵的伤亡大多数都是在敌人同归于尽的情况下造成的。

    此役过后,短时期内独立师元气大伤,好在成建制的变异人军队被彻底打垮打散,少数逃出去的也正在被追击,大宝和路天亲自带队,同时又出动了多半数的龙战士。

    变异人虽然被击败击垮,甚至连他们的奥谢大帝都成了俘虏,但委员会和独立师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四散而逃的变异人很可能会形成若干个小规模的游击队,指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会躲在暗处打黑枪,这可不是委员会想要的结果,宜将剩勇追穷寇才是正解。

    最关键的是,俘虏中没有变异人席科学家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这个老怪物不光是奥谢的帮凶,眼下他还是唯一掌握新式能量武器的人,另外变异人所有科研成果都在他手上,甚至还包括基因库。我们在战后收集上来的物资中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物品,哪怕是他实验室里的一张纸。”

    公孙泽家的会客室里,阿廖沙博士缓缓的说道。

    小会客室里的人并不多,除了阿廖沙博士和老沙之外,只有许如清、梅茹和公孙泽。听了阿廖沙的介绍,尤其是他提到的基因库,三人都是眉头一皱,不过都没打断阿廖沙博士。

    许如清他们三人可以说是委员会中能力和学识最全面的领导了,尤其是梅茹和公孙泽,梅茹的实验室就没少研究过基因克隆和基因修复等课题,更不要说还直接从基因库中提取了部分进行过终端实验,从而克隆了不少人出来。而公孙泽本来就是医生出身,后又继承了公孙小刀的部分资讯,对这方面内容也是非常敏感。

    “变异人掌握的基因库是俄罗斯国家基因库储备中的一小部分,奥谢最初的身份就是基因库的防卫指挥官兼某个实验室的第二负责人,这还是奥楚蔑洛夫告诉我的。末世爆不久后,俄罗斯看守政府的人口数量始终处在濒临灭绝的边缘,所以大多数人都同意动用基因库进行人口补充,估计也就是在那时候,他和阿列克谢生了交集,从而在基因频率的某种技术上取得了微进化式的突破。不过他们俩没有公开这些成果,一直等到第一批变异人出现,利用普通人对变异人的歧视和压迫收拢了不少亡命徒,最后利用手中的武器和人力一举奠定了他们的统治基础。据娜婕达说,拥有野兽基因的士兵只是第二批实验品,后续的研究也一直没停止过,具体研究到什么程度无人可知,就连奥楚蔑洛夫也是毫不知情。”

    老沙目前已经基本脱离了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阶段,除了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之外,已经跟正常人差不多了,说起话来也是滔滔不绝。

    “至于奥谢他们的电浆异能,私底下我们也讨论过,有人说是天生的,也有人说是后来突变的,真实情况谁也不清楚,这在整个皇朝都属于绝对机密,现在看来,这不是偶然。”

    阿廖沙博士接着说了下去,他的话几个人都明白,变异人军队中突然出现了大量异能士兵,显然,奥谢和阿列克谢的研究取得了突破,他们具备量产异能士兵的技术手段。

    对委员会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在公平条件下,龙战士在面对这种异能战士时还是具备一定优势的,但电浆异能对龙战士装甲的破坏力太直接了,梅茹在战后仔细研究了装甲的受损情况后,一直阴着个脸。作为龙战士装甲的研制者,她不得不承认,电浆异能确实是龙战士装甲的克星。

    再者,变异人还拥有少量最新的能量武器。吴浩天特意拆解了一把缴获的能量枪,整整研究了两昼夜,最后告知委员会众领导,这种能量武器的威力远远过现有的激光枪和能量枪,比公孙泽的原子枪还要强悍若干倍。

    这种新式武器的聚能和转换完全是采用采集自地下矿洞里的能量晶石,对比委员会和新世纪的武器来说,射程更远,穿透力更强,杀伤力更大。

    此外,这种能量武器在精确性和具体操作使用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用吴浩天的话来说,就现今地球科技而言,这已经属于最尖端的能量武器了,而且没有之一。在单兵武器研究上,一直倨傲自认是顶级武器专家的吴浩天坦言说道,阿列克谢是个天才。

    拥有基因库,只要条件具备,假以时日就可能克隆出大批士兵,这本身就是个不稳定因素。而新式能量武器则受限于能量果实或者说那种能量水晶的数量,虽然几个主要的能量矿都被公孙泽和大宝借助洪水给摧毁了,但公孙泽从几个高级俘虏脑中、口中得知,变异人手中还有一定量的储备。

    所以,绝对不能让残存的变异人有休养生息的机会,也绝对不能放过阿列克谢此人。

    追捕漏网之鱼是一方面,当然还要找到克制这种异能的有效手段,能否抓到阿列克谢还不得而知,除了他之外,最了解电浆异能并且拥有这种异能的人就是奥谢大帝,今天许如清三人把老沙和阿廖沙找来也是想多了解一下这个头号俘虏。

    许如清和梅茹都深知公孙泽的能力,一开始也没太在意审讯奥谢的事,但直到公孙泽在奥谢面前碰壁之后才意识到,这个世界没有万能的人和能力,百试不爽的脑电波聚能第一次碰到了对手,公孙泽无功而返。

    奥谢可以抵挡住公孙泽的脑电波侵蚀,这样的人公孙泽也碰到过,奥楚蔑洛夫也具备这种能力,不过奥楚蔑洛夫又和奥谢有着明显的不同。简单的说,面对公孙泽极特殊的脑电波攻击,奥楚蔑洛夫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但奥谢在此基础上还拥有相当强度的反击能力。

    这种程度的反击公孙泽还是头一次遇到,他怀疑和奥谢的电浆异能有关。

    杀了奥谢很容易,事实上自从俘虏他那天开始,奥谢的命运就早已注定了,不杀他不仅对不起那些受苦受难的无辜的人,更对不起在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所以,奥谢的死只是个时间问题。

    当然,奥谢本人好像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当然不会主动配合审讯,只是在地牢里平静地享受着他人生中最后的一段时光。

    可惜,关于奥谢的一切对其他变异人来说几乎全是空白,除了他以前的身份之外,就连他所在实验室负责的研究项目都没人了解,差不多所有高级俘虏都被审讯过了,无一例外,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小茹、公孙,不用浪费力气了,干脆点吧。”许如清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沉思了一会后开口问到。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处死奥谢。

    公孙泽松开按在太阳穴上的手指,轻轻吁了口气回答道:“那就交给小九他们吧,他们要亲手给华哥报仇。”

    许如清知道公孙泽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自从把奥谢俘虏回来后就一直这样,再加上前段时间连续审讯一些重要俘虏,极其耗费心神,现在更是疲惫不堪。

    老沙和阿廖沙博士走了没过多久,路天和小九、小风等人连决而来。小九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胳膊上还缠着绷带,而小风则一瘸一拐的。

    “公孙大哥,真的不能把华哥克隆出来吗?”小九性子急,没等落座就开口嚷道,一嗓子把正在悄声说话的许如清和梅茹吸引过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看着公孙泽如何回答。

    路天刚回来不久,他带回来一个新消息,据俘虏交代,一队变异人在独立师合围之前就向南逃散了,其中极有可能就有阿列克谢,所以大宝又集合了部分龙战士正一路追击下去。

    看到公孙泽和许如清都没明确表态,路天犹豫了一下,也开口说道:“公孙、许姐,委员会这次的损失有些大,适当补充一些兵力应该没问题吧?”他并没直接说克隆华哥,而是把问题延展到人员战损上,从展角度考虑,他的想法不算过分。

    许如清站起身活动了下手脚,走到窗口,眼睛盯着那下起来没完没了的大雨,想了半天后豁然回身对众人说道:“我没意见,不过这件事需要委员会主要领导集体通过才可以。”

    小九和小风大喜,随即把头转向公孙泽和梅茹。

    目前委员会的领导班子成员中,许如清恢复体力后势必又要承担起主要领导职务,她的意见很关键。

    梅茹就不用说了,委员会现在的克隆人并不多,但无一例外都是梅茹当年在实验室里克隆出来的,想来她也不会反对再多克隆一些,而且克隆的相关设备都由顾问团掌握,具体操作也需要她全权负责。

    事实上梅茹确实不打算反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只要公孙泽同意,那么委员会领导层几乎就不会有什么异议,小九他们都很清楚公孙大哥在其他领导心目中的地位,眼巴巴的瞅着公孙泽。

    “我问你们,如果有一天,假如我也牺牲了的话,你们是不是也要把我克隆出来?”公孙泽沉默了许久后反问了一句,没等众人回答又继续说道:“到那时,你们周姐如何面对克隆出来的我?小丫管我的克隆体叫什么?”

    公孙泽起身走到许如清旁边,抬头看了看天,皱了皱眉头又说道:“你们想没想过,委员会现在是由我们领导的,等到将来,等小丫他们长大了,委员会换了领导人,谁敢保证那些领导人不会为了私欲而任意妄为?!”

    顿了顿,公孙泽把语气加重说道:“如果我们克隆出士兵是用来打仗的,这种做法和新世纪有什么区别?”

    公孙泽拿自己举例子来表明态度,许如清没说话,路天也不言语,小九和小风更是不知说什么好,房间里一时沉默起来。

    “可是,我们现在有难处啊,目前委员会的人口数量过于稀少,尤其是青壮年,而且还要对付新世纪这个大敌,如果说内政展可以放缓,但总得有足够的兵力和新世纪打仗吧?我们虽然有三个女娲中心支持,但也消耗了许多,综合各方面情报分析,新世纪还是要比我们强大不少,武器装备先不算,人家新世纪可不会有什么忌惮,他们的克隆技术也相当成熟,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毫无顾忌就可以克隆出百万、千万大军的邪恶组织,公孙,你是不是有些迂腐了?”

    能这么不客气地跟公孙泽说话的只有梅茹。

    显然,梅茹有些不同意公孙泽的看法,她心里清楚的很,大量克隆人会导致道德观念冲突以及血缘伦理上的矛盾,也明白公孙泽是担心将来克隆技术会不受限制的滥用,这势必会引正常人和克隆人的冲突。

    不过梅茹相信,委员会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起码现在不会。将来?眼下难关都过不去,还谈什么将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

    在梅茹看来,只要能加强对抗新世纪的实力,什么都可以商量,而公孙泽早些时候曾经明确表态反对过克隆人,因此她刚才的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公孙泽咧咧嘴苦笑了起来。迂腐?如果不迂腐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话,他根本不介意采取什么手段。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刚从冷冻仓里出来的公孙泽了。

    “嫂子,我理解你的意思,可你想过没有,新世纪可以大量克隆士兵,那是因为他们这个组织本身就不在乎什么道德法律,新世纪的克隆士兵和朵朵她们也不同,龙组和凤组的丫头们毕竟还受过系统的教育和影响,知道好坏善恶,可你能要求新世纪做到这一点吗?”

    不等梅茹回答,公孙泽又继续说道:“肯定不能,新世纪要的是绝对听从命令的士兵,我们呢?好,我们也克隆士兵,然后呢?你真的忍心把他们训练或灌输成一群只知道杀人的机器?如果你真能做到,我不反对。”

    梅茹也无语了。她当然做不到这一点,否则的话朵朵她们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当年梅茹克隆出来的这些大明星现在基本上都是名花有主,共侍一夫的朵朵和蔡云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蔡云都怀上宝宝了。宋了了和杨波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虽然杨波岁数大了些,但经过强化剂调整后也不怎么碍眼,据说人家宋了了还就喜欢成熟的呢。

    其他克隆美女们最近也是成双成对的,而且大多数选择的对象都是原女娲中心的那些基因战士,这其中固然有老马和梅茹他们的特意安排,没事聚在一起搞个训练啥的,但双方无论相貌还是能力都属于一流,彼此间的吸引力本身就起到了催化效果。

    对此,众领导们很是乐见其成。

    这些已经和委员会融合在一起的克隆人,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公孙泽即使反对克隆人,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偏见,但是,如果为了某种目的大量克隆人,他绝对无法做到视而不见,无论是出于什么考虑,克隆人就是克隆人,他们不是、也不该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工具或玩具,任何理由或借口都不行!

    “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不是人多人少,这个常识你们都懂,我相信新世纪也不是傻子,天真的认为只要拥有大量的克隆军队就能统治全世界,不考虑克隆百万大军所需的各种物资,就凭地球目前的环境而言,仅食物和淡水就死死的限制了克隆人的数量,还要经受训练,还要配备相应的武器,新世纪即使有克隆军团,那也是几十年间不断积攒下来的,这个周期是无法回避的。”

    “公孙大哥,就克隆一次,就一次可以么?其实……我们就想把华哥给克隆出来,华哥是为了救我们才牺牲的。”小风忍不住说了实话。

    “对啊,再说华哥是孤儿,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他是克隆人出身。”小九也趁热打铁补充了一句。

    华哥确实是个孤儿,也没什么直系亲属,克隆他到没什么道德伦理上的麻烦。

    “有个开头,以后就很难控制,今天是华哥,明天就可能是别人,你们把生命当成什么了?!你们想过没有,这对牺牲的华哥本身就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

    “滴滴……滴滴。”公孙泽的话还没说完,墙壁上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梅茹离的最近,伸手把通讯器接通,一个急促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公孙校长,梅教授在你家不?女娲中心出问题了!”

    “我是梅茹,女娲中心怎么了?”

    “3分钟前,女娲控制中心突然出警报,空间站回一组图像后就停止了工作,据后台数据显示,空间站属于主动封闭,现在三个中心的所有空间站和卫星都停机了!技术人员正在分析图像和数据,请梅教授您马上赶回去!”

    对方一口气把情况汇报完,许如清等人大惊失色。

    三个女娲中心的空间站和卫星能够给委员会提供早期预警能力,这是对抗新世纪的巨大优势,一旦无法重新启动,一旦和新世纪生战斗,其损失和后果不堪想象。

    另外像公孙泽和许如清他们心里都清楚女娲中心还有一个无比重要的核心任务,那就是给飞向外太空逃难的宇航船队射空间信号和提供星系坐标。

    这个核心任务是在三个中心成功联网之后才显示出来的,独立并且高于整个女娲中心其它的操作系统,即便公孙泽和东北行营拥有女娲控制权也无法破译和改变,或者说只有这个任务才是女娲中心的最高指挥系统。

    这个操作系统借助几个卫星和空间站的转接,可以向外太空射高频电波,定期向架设在太阳系外缘柯依伯带和海王星之间的中转站传送坐标信号,这个中转站则有个大多数中国人都熟悉的名字——盘古。

    盘古中转站也是个空间站,它的运行轨道基本摆脱了海王星的引力,又安装了新型核能燃料,以便调整空间位置,理论上可以使用2oo年左右,是末世爆前国家宇航项目中极为关键的一环,被当作探索外太空的踏板,从计划到最后建设整整用了12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梅茹也是曾经参与部分盘古空间站项目的人,但末世后这个项目包括建好的空间站以及其它所有资料全都消失不见,当时梅茹还以为三个女娲中心是以盘古项目为主体改建的,后来才明白过来,撤离地球的国家宇航船队把盘古空间站给带走了,同时把它锁定在女娲中心的最远联络半径上。

    盘古空间站只有一个功用,定期给远航的人们提供太阳系的各种参数指标,在远比大海还要宽阔的茫茫星空中,哪怕它再微不足道,它也是一个灯塔。

    是的,盘古空间站还在太阳引力范围内,它以极其缓慢的度围绕太阳旋转,虽然几百年后因为空间位置的变化,它灯塔的作用会逐渐消失,但在这之前,在它的燃料消耗一光之前,它将是返航人们的希望。

    前提是,那些撤离地球的游子们可以返回家园。

    鉴于此事的重要性,整个委员会知道此核心任务的暂时只有少数人。

    女娲中心的空间站和卫星都具备独立的应急措施,一旦遭遇某些不可抗拒的不利外因,相应的防护手段就会立即启动,大型空间站的内部还有若干维护机器人,只要不被高端能量武器直接击中要害,其它故障都可以得到及时修复。

    几十年过去了,女娲中心一直运行良好,除了偶尔受磁暴影响之外,就连参与攻击被新世纪控制的卫星战役中都没受到什么损失,现在居然停机了?!到底生了什么?是磁暴造成的还是其它原因?必须要搞清楚!

    这对委员会来说可是大事,梅茹第一时间就冲出房门,许如清随后也跟了出去。

    关于克隆华哥的问题被搁置,小九还想再说几句,却被小风给拽走了。小风想的更全面一些,像克隆人这种影响深远的决定,确实会带来很大的负面效应。

    远的不说,假如单把华哥一个人克隆出来,其他牺牲的战士亲属如果知道了就肯定会有想法,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梅茹和许如清等人急三火四的走了,只剩下公孙泽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外面的大雨。

    眼下委员会的事情特别多,抚恤牺牲人员家属、接待外宾、安置战俘等等。大周妹妹正在帮着训练新一批的女子警卫队,小周妹妹则抱着小丫办公,陪同老赵等领导挨家挨户走访安抚烈士家属,而老马和独立师已经开始训练新兵了,都不得闲。

    公孙泽其实也有任务,他主要负责接待第一夫人和老杜邦等人,此外那些来自格陵兰岛上的幸存者的身份也令他十分好奇,还有警惕。

    直觉和偶然间的一次脑电波聚能反馈告诉公孙泽,这是一群有故事的人。

    这些老外冒着生命危险、苦苦在格陵兰岛守护几十年的是什么设备?他们是如何知道恐龙等史前生物的来历?既然他们不主动说出来,要不要找个机会问个清楚?

    还有,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停!?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半个多月了,这天就没晴过。就算是雨季吧,可为什么北至西伯利亚,南至长江流域都在下雨?不少江河都有泛滥的趋势。据追击逃散敌人的战士回来报告说,向西一直到青海湖地区都在下雨,而东边靠近朝鲜半岛的几个前哨站也回来消息,当地的雨已经下了一个多月了,这……正常吗?

    想到这里,公孙泽头又疼了起来。

    其实公孙泽还有个变化谁也不知道,他的脑电波聚能又有了新的展,他比任何时候都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人类!

    算了,还是去摸摸那几个老外的底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公孙泽刚走到门口,通讯器又嘀嘀叫了起来,他楞了一下,快步走过去接通。

    “校长,路主席让你马上去内谷,上游的水源出问题了!”

    (纯粹是个人原因造成的断更这么久,奴隶对各位读者大大说对不起了,鞠躬,再鞠躬。如果可以不打脸,那就三鞠躬。)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